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六章 气运劫掠

少司则是笑盈盈的将八颗妖丹一一收起,笑着向鸦公说道:“这些东西带回蒲阪,值很多钱的。鸦公,这里既然有这种水属性的妖丹,那么肯定就有火属性的……只是我们运气不好,还没碰到而已。”
少司轻轻一笑,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往这边,姬昊一定在这个方向!”
祝融豹拎着长戟大步跑了过来,三名祝融一族的巫王急忙迎了上去:“大兄!”
少司手指不断变换巫印,一道道白色的符印不断飞入自己还有蛮蛮、祝融豹、鸦公以及三个巫王的体内。
“只不过,这两天我也摸清了一些东西,比如说,这里的土著的气运,我依旧可以掠夺他们的气运加注在我们身上。只要我们的运气变好了,那么我们做什么都会顺顺利利的。”
祝融豹向几个同族战士点了点头,无奈的看了一眼犹如馋嘴的猫儿一样趴在篝火旁的蛮蛮,肃然向坐在篝火旁的少司走了过去,拱手向她行了一礼。
一丝丝淡淡的白光顺着白线向少司流了过来,这一丝白光就是少hetushu.com年的气运。紧接着,顺着白线流淌过来的白光越来越多,这是少年的直系亲人的气运……
一个时辰后,整个沼泽地中所有土著的气运都开始向少司汇聚过来,白光已经变成了一条十几丈粗细的大河。从一个人逐渐扩散到整个沼泽的所有土著,少司掌控的命运之力实在让人惊惧。
天空有雷劫黑云悄然浮现,但是少司的气息和太司一样晦涩无形,雷劫黑云中雷光闪烁了好一阵子,却怎么都无法发现少司存在的痕迹,过了一刻钟的样子,这团黑云最终无奈的消散。
过了一盏茶时间,顺着白线流淌过来的气运之力已经犹如水管中的流水,这是少年所属部族的族人的气运也开始流动。
两个时辰后,白线上已经没有多少气运之力流淌过来。
一刻钟后,白线上流淌过来的气运之力已经变成了一条尺许粗的小溪,少年族人认识的外族朋友的气运也因为命运轨迹的相互接触和纠缠,向着少司流淌了过来。
“先要学会这些土著和_图_书的语言和文字,然后,我们要尽快找到姬昊。”少司轻声说道:“大家必须聚集在一起才会更安全。但是这个世界这么大,我们之间的距离相差一亿里以上,想要找到姬昊,我们需要更好的运气。”
祝融豹举起手中长戟正要出手,一旁鸦公带起大片火光飞扑了过来,双翼一旋就好像利刀一样将这条大虫子切成了数十段。
和万分警惕的鸦公相比,蛮蛮可就轻松了许多。
气运之力,或者说命运的力量,这是时间最莫测、最神奇的几种力量之一。少司掌握了这种力量,这让祝融豹他们很是羡慕,同时又在心里庆幸万分——少司是自家阵营的人!
但是水属性的妖丹对鸦公而言无异于毒药,吞下去带来的好处还赶不上对他的伤害。
少司念诵着咒语,小小的光幕中少年的面容就变得模糊起来。
“少司,前面方圆五百里内,有大小十三个村落,人数从数千人到数万人不等,实力只是普通寻常。”
少司低声念诵起咒语,十指灵巧的围绕着和*图*书这个土著少年的面孔捏出了一个又一个怪异的巫印。
皱了皱眉头,少司柔声道:“你们发现了么?进入这个世界后,不仅仅我们的力量被压制住了,就连我们的运气也被压制了。所以这几天我要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一旦动了,很可能就有麻烦缠身。”
祝融豹悻悻然的点了点头:“没错,这该死的沼泽,水气太重了。”
话没说完,一旁沼泽中一片浑浊的泥浆突然翻腾起来,一条形如蚯蚓,通体瓦蓝的巨型虫子冲出泥浆,足足有一丈方圆的大嘴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向祝融豹一口吞了下来。
祝融豹和三个祝融神族的巫王敬畏的看着少司。
一脸泥浆的蛮蛮趴在一堆篝火旁,眯着眼死死的盯着篝火中几个烂泥裹住的泥团。这是姬昊教给她的烤叫花鸡的法子,刚刚鸦公猎杀了几只沼泽地中的飞禽,蛮蛮兴致勃勃的就做了这些泥团出来。
少司得到司命赐福后,她的巫法神通再次突飞猛进,她已经可以循着智慧生灵的生命轨迹线进行攻击。
‘嘎嘎和图书’叫了几声,鸦公得意的扑到了碎肉中一通乱抓,从大虫子的碎肉中抓出了八颗拳头大小的深蓝色‘妖丹’。鸦公用爪子抓着一颗妖丹仔细的审视了一番,然后失望的摇了摇头,随意将他丢在了地上。
每一条白线都代表了一个沼泽中的土著的生命轨迹,他们曾经无数次的出没于这一片沼泽,所以他们在这片沼泽中留下了他们的痕迹。哪怕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只要这些人还活着,这些白线就不会消失。
如果是火属性的妖丹,鸦公吞食后对他很有好处。
鸦公站在一棵死去多时的枯树桩子上,眯着眼警惕的打望着四周,嘴里不断有丝丝火星喷出。他浑身羽毛微微竖起,做好了随时扑击格杀的准备。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突然变得轻松了许多,被世界之力压制,只能施展出一成不到的力量,突然就能够正常的施展出一小半来。
不仅如此,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变得亲近了许多,原本给他们感觉很是阴冷生疏的世界,居然拥有了几分和母亲的和*图*书怀抱一样的温暖。
“运气不好呀!”少司眯起了眼睛,眸子里一缕神光闪烁了一阵,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向空气中抓了一把。她的手指之间有灰白色的光芒闪烁,随着她的手指挥动,虚空中有一丝一丝极细的白线突然亮了起来。
“这个沼泽中的人可不少呢。”少司的手指在一根白线上弹了弹,一缕灰白色的火光在白线上燃烧起来,淡淡的光芒撑起了一片小小的光幕,一个皮肤呈淡蓝色,生得很是精致的土著少年的面孔出现在光幕中。
三个祝融一族的巫王也是连连摇头,身处沼泽,到处都是泥浆污水,就连一点儿绿色都难见到,这种环境也就是蛮蛮满不在乎,对鸦公、祝融豹和他们三人而言,沼泽地的环境简直糟糕透顶。
这些白线犹如蛛丝一样在空气中漂浮,在这片沼泽地中,无数的白线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顺着少司手上的灰白色光芒望去,可以看到整个沼泽都被这些乱糟糟的白线笼罩在内。
沼泽地里水汽升腾,一缕青烟冉冉飘起十几丈高就被微风吹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