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章 一片混乱

在这些凶兽身边,十万多个穷凶极恶的西荒部族战士嗷嗷嚎叫着,犹如一群饿极了的野狼,踏着血云向下猛冲猛打。
手持长戟的穷奇部巫帝金唋挖了挖鼻孔,回头向敖礼看了看,满不在乎的说道:“啊,敖礼太子,你这么大的块头,我眼睛这么小,没办法把你放进眼里哈!”
金唋扣了扣耳朵,长戟一挥,指着下方盘羲圣地厉声喝道:“诸位老祖宗,冲啊,抢啊,我们西荒贫瘠,连粮食都长不出多少!看看这里的地多肥啊?上次我们来的人不够,好东西没抢到一件,这次可要抢个痛快!”
尤其穷奇、梼杌这些凶兽一个个生得狰狞丑恶,几乎只有噩梦中才能见到这些丑陋得无法形容的生灵。他们摇摆着头尾,喷吐着涎水闯入盘羲圣地,顿时吓得无数土著嘶声哀嚎。
一些宫殿楼阁中的土著侍卫勉强冲出来想要阻止这些西荒战士,结果只是一个冲锋,这些侍卫就被打得溃不成军。
但是这些凶兽哪里管什么破阵技巧,他们纯粹用最原始和_图_书、最粗鲁的暴力,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发动攻击,两百多道烟云、火光从天而降,所过之处,一座座大阵被轰得粉碎,一间间宫殿楼阁被震得稀烂,更有大片山岭被轰得支离破碎,露出了厚厚岩层下光芒耀目的各色珍宝矿脉。
金唋指着凤琴心喝道:“凤凰家的小娘儿,我又不是你们仆役,我们是结盟的战友,是战友啊!我干嘛听你们使唤?”
敖礼气得跳了起来,他指着金唋吼道:“我是说,你们要听……”
敖礼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金唋,我才是三方结盟的首领,我才是首领!你要听我的,听我的!”
这些几乎血脉灭绝的凶兽就依托西荒人族,逐渐恢复了一丝元气,侥幸有极少数的纯种凶兽延续至今。而这些秉承了凶兽力量体系的西荒部族,也就成了人族中最好战、战斗力最强横的族群,是人族部落联盟军队的主要力量。
金唋再次指着凤琴心喝道:“听你的?你问问凤凰家的小娘儿听不听你的?”
尤其和_图_书这些战士个个身后血雾翻滚,血雾中都有穷奇、梼杌等各种凶兽的幻象若隐若现,滔天煞气逼人,滚滚杀意犹如潮水一样向四周翻滚扩散开,刚刚结阵的土著圣灵们阵脚大乱,好几个部族被冲散了阵营,狼狈无比的让出了一大片空间。
一名身披重甲、手持长戟的穷奇部巫帝仰天狂啸了一声:“爷爷又杀回来了!哈哈,还记得上次爷爷们差点被你们用大阵困杀的事情么?爷爷找到了同族兄弟,又杀回来了!”
金唋抓了抓脑袋,‘憨厚’的笑道:“我没有违反结盟时的话啊,我们兄弟答应了你和凤凰族的小娘儿,你们抢人,我们抢东西。嘿嘿,我都还没动手,你叫个屁啊?”
一眼看去,这些人族战士哪里是人?分明都是地狱里冲出的一群恶鬼。
穷奇、梼杌、混沌、猰貐等凶兽,洪荒太古之时曾经横行大地。他们族群庞大,战力强横,甚至力压初生的龙凤两族,搅扰得天地一片混乱。
刚刚凤琴心麾下的大孔雀一击摧毁了数千和-图-书个土著圣灵布下的大阵,她是用五行生克之术以巧破阵,大阵被摧毁了,但是大阵中的一花一草都没被破坏。
两百多头穷奇、梼杌、混沌、猰貐之类的凶兽齐齐张嘴,一道道黑气、绿烟、蓝火、紫冰带着可怕的轰鸣声从他们嘴里喷出,犹如一道道泛滥的大河轰向了地面。
敖礼瞪大了眼睛,俊朗的脸蛋彻底扭曲。
敖礼气得双眼发绿,他厉声喝道:“金唋(tu),你可将我放在眼里?”
闯入盘羲圣地的凶兽也不过十几种,总数不过三百头,但是这些秉承天地凶煞之气而生的凶兽,他们每一头都杀戮无数,周身煞气冲天,区区两百多头凶兽身上的气息连成滔天黑气弥漫数万里,气势居然比上千龙凤族人的气息还要强大凶狠许多。
不提盘羲圣地那些普通的侍女、护卫,就连好些养尊处优,从未经历过血腥厮杀的土著圣灵、祖灵都被这些穷凶极恶的凶兽吓得手脚发软,一个个浑身战栗。
金唋则是欢天喜地的嚎叫着:“冲啊,抢啊!和*图*书兄弟们,抢钱,抢粮……欸,看到中意的小娘儿,也放手抢啊!我们西荒贫瘠,一根草都不要放过!”
他跳着脚吼道:“下手抢,我们只管抢东西,让龙凤两族的肉头给我们挡刀!”
凤琴心有点傻眼了,她捂着小嘴,有点恼怒的尖叫着:“金唋,你们怎么不听使唤?”
敖礼呆了半晌,突然跳着脚叫了起来:“不废话了,给我放手抢!下手太晚了,毛都不剩一根了!”
凤琴心呆了呆,恶狠狠的转过身指着敖礼喝道:“敖礼,你说什么?你是首领?我要听你的?你信不信我找到你阿姆告状,让你阿姆狠狠的揍你一顿?”
后来人族崛起,这些曾经以人族为食的凶兽几乎被族灭,只有极少族人遁入西荒最穷乡僻壤之地苟延残喘。西荒之地秉承先天庚金之气而生,生灵好战如狂,就连在西荒之地繁衍壮大的人族也沾染了这等气息,一个个变得凶狠暴力。
敖礼气得暴跳如雷:“你可记得,在外面结盟之时怎么说的?我们三方联手闯入土著圣地,我们http://m•hetushu•com……”
两百多头凶兽嗷嗷嚎叫着,一个个疯狂的吸着气,将身体极力的膨胀到最大。这些凶兽都是洪荒血脉,一旦放开身量,身体最小的都有百里长短,其中混沌凶兽放开全部体型后,最小的一头从头到尾都有三千里长,简直犹如一块小型大陆沉甸甸的向盘羲圣地砸了下来。
紧随着这些凶兽冲杀进来的人族战士数以十万计,他们全都是西荒部族最强横、最嗜杀的战士,一个个身披重甲,脚踏各色兽骨制成的战车,车驾上插满了用兽皮、兽骨制成的战旗,旗面上尽是血淋淋的符文喷吐着血光。
超过十万穷凶极恶的西荒凶兽部族的战士齐齐举起兵器仰天狂啸,两百多头太古凶兽喷吐火光血雾,一个个龇牙咧嘴得意洋洋的大吼大叫,他们不仅没把盘羲圣地的土著放在眼里,更是彻底夺走了龙凤两族的威风和势头。
天机长老气急败坏的尖叫了一声,指着敖礼怒声呵斥:“住手,给老夫住手!”
龙凤两族顿时闻风而动,乱杂杂的冲着四周土著圣灵下了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