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四章 混沌剑气

一声巨响,天机长老等土著祖灵齐声惊呼——盘羲圣地上凭空出现了一条深达万里的裂痕,光滑如镜的裂痕横贯了整个圣地大陆。
蚩喳他们绝对是巅峰巫帝级的存在,他们使用的兵器、甲胄、盾牌等物,绝对比人族最强大的巫帝铸造的巫宝要强出许多。脩族大匠的锻造技巧,可是远远胜过了人族匠师。
这一道白色剑光看上去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异样。唯独被剑光锁定成为目标的蚩喳他们,从灵魂最深处感受到了毁灭的降临。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厮杀,在尸山血海中打过无数个跟头,杀人无数也无数次险死还生,蚩喳自认为他已经遗忘了‘恐惧’是什么滋味。
‘噗’的一声闷响,白色剑光轻轻触及了蚩喳的圆盾,没有半点儿光芒闪烁,百多件块防御力惊人的盾牌灰飞烟灭,没有留下半点儿残渣,就好像他们从未在世间出现过一般。
凶残狠戾,不留余地,极端到了极致,纯粹是为了摧毁一切有形无形http://m.hetushu.com的存在而生。在蚩喳他们看来,如果天地间的‘毁灭’也拥有形体的话,这道小小弱弱的剑光,就一定是‘毁灭’的本体在人间的具体显化。
‘啪’的一声脆响,百多件套甲胄彻底消泯,一丝儿残渣都没剩下。
一面厚重的圆盾从蚩喳手腕上飞起,放出一轮圆光挡在了蚩喳面前。圆光直径超过三里,将蚩喳和他身后的百多个下属全都护在了后面。
黑色的法杖在白雾中哀鸣一声,化为一道黑色光芒想要遁走,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终,好像有一只大手从白雾中伸出,一把将他抓去了某个莫名的地方。
蚩喳怒喝一声,咬破了舌尖,一口血喷在了黑色法杖上,法杖上的竖目爆发出刺目的黑色光芒,蚩喳的甲胄胸前浮现出了一块大陆的虚影,仔细看去,这块方圆丈许的大陆虚影正是盘羲圣地的模样。
蚩喳他们恐惧了,害怕了,甚至是绝望了。
一道白茫茫的光雾http://m.hetushu•com冲出数万里远,蚩喳和他的同伴在白色光雾中彻底陨落,同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姬昊甚至听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哀鸣,因为蚩喳强行调动盘羲世界的天地大力和混沌剑匣喷出的剑光对抗,盘羲世界的天道甚至都受到了一丝损伤。
更让蚩喳他们无法理解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炼制出姬昊手上那么一个小小的玉匣子。这么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玉匣子,居然能放出这么一道灭绝一切、纯粹为了毁灭而生的剑光。
白色剑光轻轻巧巧撞在了第一具甲胄上,这正是蚩喳自己平日里穿戴的重甲。
无法想象,时间为何会有这样的剑光存在。
黑色法杖顶部的黑色竖目微微一闪,盘羲圣地内一阵阵风云变幻,一股浩浩天威从天而降,无数风云化为巨龙形状缠绕在了蚩喳等人的盾牌上,盘羲世界的天地之力加持在了这些圆盾上,起码将这些圆盾的防御力提升了十倍有余。
‘嗡嗡’m.hetushu.com声不绝于耳,蚩喳他们的甲胄上喷射出夺目的强光,甲胄表面有无数的符箓流转,姬昊草草看了一眼,这些符箓他只认识极少一部分,都是一些加强防御、坚固柔韧的符文。其他的符文显然是异族秘传,姬昊一概不认得。
但是姬昊催动混沌剑匣放出的剑光,却让蚩喳和他身后的下属们,回忆起了早已遗忘的大恐怖。他们好像回到了第一次的生死战场,第一次看到敌人的兵器当头砍下,第一次看到自己战友的头颅在血雨中高高飞起。
“不!”蚩喳尖锐的嚎叫了一声,他过于紧张和恐惧,气管剧烈痉挛,导致他的声音犹如少女的叫声一样尖锐、刺耳。
白色剑光毫无迟滞的继续向前飞去,盘羲圣地的虚影被剑光轻松划开,就好像用一柄利刀轻轻切过了豆腐一样轻松。
“挡住!”蚩喳怒啸了一声,他们身上的甲胄同时飞起,百多件套厚重的全封闭式甲胄脱离了蚩喳他们的身体,犹如一尊尊自行行动的金属傀儡快若和-图-书闪电般飞了上来,重重叠叠的挡在了蚩喳他们面前。
姬昊骇然瞪大了眼睛,玄都道人送来的混沌剑匣,居然有如此威能?
电火石光之间,蚩喳在脑海中回顾了他曾经见过的虞族、伽族、脩族以及无数族群的最强大的存在。那些远比蚩喳的力量强出无数的恐怖存在,蚩喳也从未在他们身上感受到这么可怕的‘毁灭’气息。
蚩喳的下属们也都惊恐欲绝的尖叫着,下意识的尖叫着,他们随身的盾牌不断飞起,不断喷吐着光晕飞到了蚩喳的圆盾后面,百多件面圆盾重重叠叠的连成了一条直线。
混沌剑匣一击,蚩喳以下百多名伽族精锐全军覆没。
白色剑光不紧不慢的向前飞去,大片风云翻卷着挡在了白色剑光前,但是剑光所过之处,盘羲世界的天道之力烟消云散,没有对白色剑光造成半点儿阻拦。
蚩喳举起了黑色法杖,惊骇欲绝的看着那道小小、短短、慢慢向自己飞来的白色剑光。
蚩喳等人的瞳孔缩小到了极致,他们因为惊和_图_书恐,身体绷紧到了极点,他们肌肉、经络下意识的痉挛跳动,以至于他们身体内传来了刺耳的筋骨碎裂声——他们痉挛的肌肉被超出自己承受极限的力量给崩断了。
蚩喳操控天道,将整个盘羲圣地的投影凝聚在自己甲胄前想要抵挡白色剑光的攻击,结果就是盘羲圣地差点被这一道剑光彻底摧毁。
白色剑光依旧是三寸长短,不紧不慢的飞到了蚩喳的面前。蚩喳绝望地哀鸣了一声,将黑色法杖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他们甚至不敢尝试穿着重甲抵挡这道白色剑光,他们唯恐自己一套甲胄无法承受剑光的穿刺给自己造成致命伤害,所以他们同时选择了脱去甲胄,将所有人的甲胄重叠在一起以增强防御力。
“给我挡住他!”蚩喳怒吼了一声,手中黑色法杖发出大片幽光,盘羲圣地的山川河岳同时剧烈的震荡起来,无数土著圣灵的宫殿楼阁纷纷坍塌,大团大团的天地灵气从盘羲世界的岩层中喷出,化为肉眼可见的各色珍禽异兽纷纷飞入了这些甲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