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一章 教化众生

好些木族族人站在田埂上,手持各色灵木制成的法杖低声念诵咒语,大片绿色光晕从他们身上扩散开来,绿光笼罩之地,这些作物嫩苗迅速的生长。根茎变得更加壮硕,叶苗变得更加肥大,一抹让人心醉的绿色在芽苗上几乎要滴出来。
一眼望去,宽广无边的平原上这样的村落何止十万,无数土著战士在校场上汗流浃背的训练着,他们身上已经隐隐有一股精锐的气息。
但凡有一个少年真正弄明白了姒文命阐述的道理,高空中就有一丝丝淡淡的黄气倒垂而下,不断注入这一团黄云中。
“所以,我今日教你们,何为‘孝’、何为‘友’、何为‘孝悌’!”
“唔,也只有他有这般耐心。别忘了我们刚来的时候,这些土著可是得了他们什么圣灵的命令,要诛杀我们这些天外邪魔的。”
当不远处一个畜牧场中,木族族人和水族族人联手施为,帮一群牲口接生,数十头活蹦乱跳的牲口犊http://www.hetushu.com子欢快鸣叫着来到这个世间时,更多的黄气翻滚而来……
到了最后,这些淘洗得干干净净的粘土被送到了河边一块平坦的石板地上,许多土族族人聚集在这里,接过水族族人送来的粘土团,施展各自的种族天赋法术,控制着这些泥浆扭曲变化,变成各色精美的器具坯子。
各族族人都在各尽其能的劳作,在村子和村子之间宽敞的校场上,大群大群精悍的金族族人混杂着一些其他各族族人,正排成了整齐的队伍进退有序的操演着。
这些精美的瓷器在以往的盘羲世界从未出现过,原本的土族族人虽然也会烧窑,但是他们烧制出来的只是简陋的陶土器,如此精美的瓷器以他们的技术和烧火的功夫,根本不可能烧制成功。
青山旁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蜿蜒流过,河边站着衣衫笔挺的水族族人,他们手持大鱼骨制成的法杖,操控着河水不断掀起一http://www•hetushu.com个个漩涡。一团团粘稠的泥浆被漩涡包裹着,细细的旋转、细细的淘细,砂砾杂质都被滤净,只剩下了最细腻的一团粘土。
“奇怪也,这等好处,却让姒文命得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他的教化之功,也得到了这一方天地的认可,天地功德不断落下,让姒文命凭空得了无数好处。
一座刚刚修建起来,城墙上的泥浆都还没有彻底晒干的城池正中,一座足以容纳十万人聚会的广场上,无数土著少年和孩童毕恭毕敬的跪坐在草席上,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个小小的台几,上面有笔、有墨、有纸、有砚台。
姒文命端坐在芦苇棚子下,他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法术,但是他头顶却有一片浓郁的黄云翻滚。黄云有百多亩大小,就悬浮在芦苇棚子上方,一道道温和温暖的气息不断从黄云中喷涌开,凡是被这道气息覆盖的土著少年,就觉得精神一振、m.hetushu•com耳聪目明,姒文命所讲述的那些道理,他们很快就能明白明悟。
“真想会会这个世界的高手啊……我们来这里,莫非就是为了做教书先生的么?”
一座挺拔的青山下,数百口火窑烟雾冲天,众多火族土著环绕在火窑旁,嘴里念念有词,神态自若的操控着火窑中熊熊烈火腾挪变化。
姒文命手捧书卷,很认真的向在场的土著少年、孩童传授经意。他的双眼坚定而温和,透着一抹洞彻一切的智慧之光。
当远处一个作坊中,火族、金族的族人联手锻造出一件精美的甲胄,远比他们以前分别锻造的甲胄精良百倍的时候,一道道水缸粗细的黄气呼啸涌来……
他来到这个世界,并不像共工无忧那样肆意的掠夺杀戮,他只是依仗本心平息争斗,小小的传授了这些土著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让他们消泯了无数年来各部族之间的仇恨。
姒文命淡淡的笑着,他看着这些数个月前还在疯狂厮杀争斗,却被和-图-书他用强大武力震慑平息了争斗,然后用极大人格魅力征服的土著,只觉心头一阵快意。
农田里各种作物的嫩苗脆生生的,在阳光下泛着让人欣喜的绿光。
远远的,华胥烈和烈山旭看着姒文命头顶翻滚的黄云,两人满脸的不解和震惊。
突然间一声欢呼冲天而起,青山下几口冷却完成的火窑被人开启,大量雪白如玉、晶莹剔透的瓷器被人小心翼翼的取了出来。
在河流的对岸,农田之中,土族族人施展法术,田地里泥浆翻滚,所有害虫的虫卵都被绞杀,所有野草都被翻滚的泥浆拔了出来,远远送到了田埂上堆积。
大量身披重甲的人族战士混在这些土著战士之中,声色俱厉的告诉他们如何惊退,如何配合,如何长枪短剑组成杀阵,弓弩手和长枪砍刀之间又该如何呼应。
因为土族族人对于泥土的操控已经到了出神入化之境,所以这些器具坯子精美异常,比如说那些茶盏、酒盏之类的小器件薄如蝉翼,放在和*图*书阳光下几乎能一眼看透。
盘羲世界中部,一望无边的平原上阡陌纵横,整整齐齐的行道树将大地切割得犹如棋盘,一座座村庄就是棋子,错落点缀在棋盘之间。
广场正中是一个高只有三尺的小小平台,上面搭了个简陋的芦苇棚子,姒文命端坐在芦苇棚下,手持一卷书卷,肃然向这些土著少年、孩童传道授业。
“所以,尔等无论金、木、水、火、土,乃至雷、电、毒、风、空,都是同源血脉,是这天地的子民。”
无论是控火的火族,淘土的水族,还是制造器具坯子的土族,各族族人聚集在一起,欢天喜地的看着这些还带着烟火气息的精美瓷器,一个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当远处青山下一处火窑开启,大量精美的瓷器被取出的时候,一道道水缸粗细的黄气不断垂下……
“所以,尔等尽为兄弟,同根同源,无论自身部族属性,乃是血肉至亲。故尔等不该厮杀,不应征战,当同心协力,繁衍族群、强大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