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三章 帝杀赌斗

“我们不吃亏!”烛龙晷怪笑连连的看着虞族老人。他这话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这条蜈蚣也好,这些蕴藏了庞大能量的妖丹也好,他们崩毁后化为混沌之气,都是被盘古世界吞噬,壮大的是盘古世界的本源。
白色云陆上的虞族、伽族、脩族众多高层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悻悻然的冷哼了一声。但是在表面的不满和失落之下,他们的眸子里隐隐有一丝狰狞的得意。
渐渐地这些银色妖丹承受不住两人的大神通,就听得一阵刺耳的碎裂声传来,一百零八颗妖丹同时被大力扯碎,无数妖丹碎片融入了虚空中,眨眼间就化为了混沌之气。
帝释杀眯着眼看着烛龙晷,慢悠悠的说道:“这个赌,是个人赌局。我和你们垚伯姬昊有杀子之仇,他注定死在那边无法回归,但是我想用一个赌局,赌他父母亲族的生死。”
又是一头背生四翼形如白虎的异兽怪叫着从盘羲世界喷了出来,这一次是烛龙晷身边的一个枯瘦老人hetushu.com出手,和云陆上的一名虞族老人相互竞争,这头生得颇为威武雄壮的异兽哀嚎一声,硬生生被两人大力神通碾成了粉碎。
跨界通道中彩光飞旋,每一瞬间都有无数山石、泥浆、花草、树木之类被吸入盘古世界。那些山石、泥浆之类一旦进入,就立刻化为混沌之气,随后被四周星辰吞噬。
“我用这枚日月血丹和你们对赌。就赌……我族精锐进入之后,最多三个月就能屠光尔等人族的小崽子。”帝释杀异常冷酷的笑着:“若是三个月内,无法杀光他们,这颗日月血丹就是你们的。若是三个月内,你们的小崽子被杀光了……你们亲自出手,灭杀垚伯姬昊全族。”
大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团团七彩光芒环绕着这些灵物,任凭他们被跨界通道中吹出的飓风飘飘荡荡的吹远。这些灵物若是有造化,或者能降落到陆地上,或者能在虚空中碰到浮空山峰,自然就能继续扎根生长,为盘古和-图-书世界增加一份新的灵根。
“嗯,好东西!”端坐在山头的烛龙晷突然咧嘴一笑,右手一挥,一道黑漆漆的雾气腾空而起,犹如怪蛇一样蠕动着,当头向这条大蜈蚣抓了过去。
盘古世界,苍天之上。
烛龙晷放出的黑气扣住了大蜈蚣,虞族老人竖目中的漩涡也禁锢住了他,两下一较劲,就听得一声闷响,偌大的一条蜈蚣炸成了漫天血雾,血水骤然消散,化为混沌之气被盘古世界吞噬。
烛龙晷冷笑了一声,摇头道:“没人会和你赌……哪怕这日月血丹很诱人!”
远远的,一个沙哑的声音突兀传来:“我和你赌。如果对面人族战士三个月内被杀光了,我亲自出手,为你灭杀金乌部!”
帝释杀冷冷一笑,他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通体血光四射的丹丸,淡淡的说道:“这是血月一脉秘炼‘日月血丹’,一颗日月血丹,可以增加三成突破日月境,大致等同你们所谓巫神境的概率。”
帝释杀双手m.hetushu.com抱在胸前,冷冷淡淡的看着烛龙晷,冷飕飕的说道:“还有几个月时间,我族精英才能进入这个世界放手杀戮。大家都这么枯等也无聊,不如来打个赌玩玩?”
烛龙晷和一众人族高层齐齐色变。
唯独那些花草树木,普通的植物被卷入后也是微光一闪就化为无形,但也有那些气候较深的灵草灵木,则是被一道道七彩光芒环绕着,犹如游鱼一样在虚空中逐渐飘远。
从这一点上来说,哪怕对面小世界内的一切都化为混沌之气被盘古世界吞下,占便宜的也是土生土长的人族。所以烛龙晷可以放手施为,哪怕从跨界通道中喷出的所有宝贝都被毁掉,他也不吃亏。
一百零八颗人头大小的银色妖丹悬浮在半空中,烛龙晷和虞族老人暗自发狠,各自施展神通锁定了这些银色妖丹,两下里相互较劲,这些妖丹一会儿往烛龙晷这边飞一段距离,一会儿往虞族老人那边靠近一些。
烛龙晷和他身边的人族高手又是一http://www.hetushu.com通大笑,云陆上的异族高层则是个个冷笑连连,一脸的不爽和恼怒。
烛龙晷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冷笑拒绝道:“我们没人会和你赌这个。我们没权力用垚伯的亲族和你打赌。”
帝释杀淡然一笑,突然手指一弹,距离他万里之内的所有灵物同时崩碎。
这些灵草灵木多是数百年、上千年的火候,无论是山峰上驻守的人族高手,还是远处白色云陆上的异族高层,都没把这些普通灵物当回事情。
云陆上,虞族宫殿中,坐在正中宝座上的帝释杀突然站起身来。
也不和身边的十二位执政大帝说话,帝释杀身形一晃破空挪移离开了大殿,来到了云陆的边缘,站在虚空中远远的看着烛龙晷等人。
骤然间一声凄厉的咆哮声响起,一条体长数千丈,煞气冲天隐隐有蛟龙之态的银白色蜈蚣从跨界通道中冲了出来,湍急的飓风环绕着这条巨型蜈蚣,一团七彩光晕包裹着他,飓风呼啸中这条蜈蚣眨眼间就飞出了数万里。
“该死和*图*书的老东西!”虞族老人气恼的咒骂了一句。
手指轻捻日月血丹,帝释杀冷声道:“我已经查清,那小子出身南荒,是一个小小金乌部的族人。对你们人族蒲阪的这些大人物而言,灭杀金乌部,并不困难吧?”
烛龙晷诧异的看了帝释杀一眼:“打赌?我们不是正在赌局中么?”
“当然好东西!”隔了上千里地,白色云陆上一名头发苍白的虞族老人眉心竖目闪烁,同样是一道黑漆漆的幽光闪烁,一个深邃的黑色漩涡在他竖目中赫然成形,无形巨力禁锢住了那条大蜈蚣,硬生生拖拽着他往虞族老人这边飞来。
烛龙晷站起身来,很是不快的看着帝释杀:“怎的?小儿,你对我们的做法不满么?”
一众人族高层纷纷笑了起来,笑声犹如雷鸣,震得好些喷出来的灵物纷纷碎裂。
一座大山悬浮在青蒙蒙的虚空中,山顶有一座简陋的木质大殿,众多人族高手或者站在大殿外,或者盘坐在山间大石上,一个个神色不善的盯着远处一块白色云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