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四章 共工

跨界通道方向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一条形如大蟒,头生一对儿鹿角,周身寒气森森的奇异生灵喷吐着水花从跨界通道窜了出来。这条大家伙体长十里开外,一身黑皮上密布着银色霜花状花纹,看上去煞是美丽。
共工氏眉心水波符文急速闪烁,两人对视一眼,一道透明震波‘轰’的向四周扩散开,站在帝释杀身边的异族高手犹如风中落叶一样被震波扫出上百里,帝释杀脚下的白色云陆也轰然震荡,裂开了几条长有百里的裂痕。
“好一个共工氏……他居然也出山了。”
透明的血色剑身上多了五个白色的寒气四射的小点,丝丝寒气从五个小点中喷出,犹如蜘蛛网一般向长剑缠绕了上去。但是长剑上也有一抹奇异的煞气喷薄而出,化为血色雾气和白色寒气相互撞击,不断发出‘嗤嗤’脆响,两种颜色的雾气相互吞噬研磨,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烛龙晷眯着眼,浑浊的双眸中没有半点儿光芒。他颤巍m.hetushu•com巍的,用一种随时可能吊气的嗓音有气无力的哼哼道:“等着和你一起上路呢,有兴趣么?打个伴儿?共工,你若是活腻了,老头儿陪你一块儿走!”
“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两条黑蛟驮着中年男子来到大山上,中年男子缓步走下,淡淡的向四周的人族高手看了一眼,然后微微欠身,向烛龙晷行礼致意:“老烛龙,还没死呢?”
帝释杀冷着脸看着共工氏:“对我们而言,一颗日月血丹只能增加三成突破日月境的机会,但是对你们而言,这秘丹效力大增,或许有一半几率让一个人直接突破到日月境。”
共工氏斜睨了烛龙晷一眼:“需要你操心么?老烛龙!不要说他们住在南荒,就算他们住在祝融峰内,我要灭他们,说杀也就杀了。”
共工氏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颗日月血丹,他眉心一抹形如水波的黑色符文闪烁着刺目的蓝光,一波波强劲的灵魂波动不断的向日月血丹http://m.hetushu.com缠绕过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绕着这颗血光四射的秘丹转了好几圈。
一个身穿黑色长衫,下颌留了一部黑色美须,面色阴鸷的中年男子脚踏在两条肩并肩的黑蛟背上,背着双手随着黑蛟向这边飞了过来。
共工氏的手掌变成了墨蓝色,犹如水晶一样的墨蓝色,透过透明的皮肤,可以看到他的爪子里有无数波涛翻卷沸腾。他的五指掠过虚空的时候,空气中留下了五条淡淡的白光,那是虚空被可怕的寒气冻结,然后炸裂成了无数细小的白色碎片留下的痕迹。
‘当啷’一声脆响,共工氏的五指狠狠抓在了血色长剑上。
顿了顿,帝释天带着一丝讥嘲之意解释道:“但是,也要看福运。若是那人自身修为不够,承受不住日月血丹的力量,也有可能爆体而亡。”
帝释杀冷冽一笑,身体一晃,带着满身刺骨的寒气返回了大殿。
烛龙晷森森的看了共工氏一眼:“共工氏,金乌部和*图*书可是在南荒。”
共工氏傲然看着天空冷声道:“本尊太子共工无忧也在那小世界中,就你们那些土鸡瓦狗,根本不可能击杀本尊太子。若是你们真能在三个月内,杀光人族参加赌斗的所有人,本尊就认了这一场,亲自诛杀垚伯姬昊阖族,然后再来和你分一个高下。”
帝释杀三颗眼眸内血光大盛,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无数道极细的血光从他浑身毛孔内喷射而出。亿万道血光犹如无数水晶拉成的细丝,猛地向内一合,然后凝成了一柄透明的血色长剑,恰恰挡在了共工氏的手掌前方。
刚刚冲回大殿,帝释杀就一口血喷出。鲜血刚刚喷出嘴,就冻成了一块黑色的冰块。
两条黑蛟破空而来,蛟龙头尾摇晃,喷吐水雾,距离悬浮在苍天之上的大山还有数百里远,一股莫名的寒气已经冻得山上的岩石结出了白色霜花。
这一次人族、异族都没有人出手,中年男子双眼精光一闪,这条大家伙身体上迅速结出了厚厚的冰http://m.hetushu.com花,紧接着冰片碎裂,大家伙随之冻成了大片冰晶飘散,几颗白森森寒气袭人的妖丹随之飘出。
“当然想。”共工氏沙哑的说道:“有了这颗秘丹,可以让本族多一个巫神境的存在,谁不想要?只不过,我敢去灭了金乌部阖族,这些人没这个胆,或者拉不下脸而已。”
两条黑蛟欢声长啸,张嘴深深一吸,远远的几颗妖丹被他们一口吞入腹中,顿时黑蛟身上寒气大盛,眼看着比刚刚越发的灵动矫健了许多。
共工氏怪笑一声,他突然身体一晃,原地就留下了一片薄薄的冰晶,下一瞬间他直接出现在帝释杀面前。共工氏一把抓向了帝释杀厉声喝道:“但是和我赌斗,也要你有这个资格才行!若是我能抢下秘丹,我和你赌什么?你配么?”
一声长啸,共工氏脚踏水云向后飞掠,几个闪烁就退回了大山之巅。
“你想要?”帝释杀带着怪异的笑容向共工氏咧了咧嘴。
不等共工氏收回手掌,帝释杀已经带着一丝狞恶的笑和_图_书容,眉心竖目狠狠的向共工氏望了一眼。
他看着帝释杀厉声喝道:“好,你果然有资格和我对赌。那就赌了这一场罢!”
帝释杀则是轻轻鼓掌,日月血丹已经不知去向,他笑看着共工氏说道:“好,这一方世界,人族部落联盟有水火神族襄助,但是今日看来,水神一脉果然还是压过了火神一脉。真豪气,果然豪气。”
远远的,大山上一大半人族纷纷起立,或者肃然或者恭谨的向中年男子行礼问候。
“日月血丹?你们还有这种好东西?这种丹丸,对我们这一方世界的生灵也有效力?或者说,无论是人族,或者神灵血裔,都能服用你们这种丹丸么?”共工氏很认真的询问日月血丹的力量。
“我血月一脉炼制的秘丹,自然对一切生灵都有效果。而且,对你们这些孱弱的土著效力更大。”
当代水神共工氏干笑了几声,施施然丢下烛龙晷不理睬,而是看向了远远站着的帝释杀。
烛龙晷一张老脸不见丝毫变化,只是淡淡的冷笑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