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六章 预兆

终于这一日,天空裂开了一条宽有万里、长达数万里形如眼眸的裂痕。
姒文命低头向胶泥板望了一眼,顿时灿烂的笑了起来:“垚伯果然福运极大,此番这些子民却是有福了。陨落绝渊么?我们耗费了这么大力气,都还没查探到这地方哩。”
烈山亢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火烧蒲阪倒也不怕,垚伯的那位老丈人就是玩火的祖宗。也不知道凤凰神炎和祝融神火到底哪个厉害些?”
一些地方大山坍塌变成了深坑,一些深不见底的峡谷突然隆起化为高山。
大地轻轻的动摇着,盘羲世界一座又一座火山不断爆发,湍急的岩浆犹如泛滥的洪水淹没了一个又一个山谷。习惯聚居在火山边的火族土著哭喊着离开了家园,哪怕他们亲近火属性能量,他们也不能像鱼儿在水中一样居住在岩浆中。
时间一天一天流逝,盘羲世界开始发生一些奇异的变化。
同时还有另外的谕令不断的传播开,无数土著按和-图-书照这些谕令疯狂的往来奔走,四处打探着消息。
于是一些土著行走在河边,他们看到河水突然波动起来,河水中出现了晶莹剔透的字迹;一些土著行走在路上,他们面前的泥沙突然蠕动起来,同样形成了清晰的字迹;还有一些土著藏在山林中,他们身边的树叶、草叶无端端的膨胀到桌面大小,上面也有绿色字迹浮现。
无数土族部族开启了自家的祭坛,哭喊着向祭坛献上自家最好的祭品,苦苦哀求着自家祖先的启示和庇护。于是所有祭坛上都有各色光芒出现,一道道来自土族圣灵、祖灵的旨意不断传来。
天机长老勒令那些祖灵和圣灵,用一切手段向自己的族人传递信息。
一道道信息在盘羲世界土著部落中飞快的传递着,这是来自他们祖灵和圣灵的旨意:所有部族放下一切仇恨,所有部族按照地域远近相互汇聚在一起,深挖洞、广积粮、藏起来、努力的生儿育女繁衍和*图*书下一代。
“异族掌控了这个世界的天道运转?要我带人赶去陨落绝渊会和?大家合力抗击异族?”祝融天命讥嘲的抖动着手中的草叶子,将其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尸道人等一众道人炫耀着:“看看,看看,我这妹婿还是有几分鬼机灵的,知道要找为他卖命的替死鬼!”
土城中,姒文命正在向规模大了数倍的土著少年和孩童讲课,讲授如何治理族群、如何调节族人矛盾、如何做到公平公正的道理,突然一个土族长老踉跄着跑到了姒文命面前,将一块胶泥板恭恭敬敬放在了他的脚下。
一些地方海水干涸了,一些地方暴雨泛滥。
广袤无边的平原上,一座被火焰笼罩的城池中,祝融天命端坐在宝座上,接过了一个战战兢兢的土著战士递上去的草叶子。
这一日,盘羲世界天空三轮大日和三轮月亮同时出现,金光、银光交错,照耀得天地一片通明。随后日月光芒同时黯淡了下去,天地间变得昏和图书昏暗暗,一如到了黄昏时分。
站起身来,姒文命向站在身后的华胥烈、烈山亢等亲近帝子笑了笑:“垚伯来信了,找我们过去汇合,那就过去汇合吧。想不到龙族、凤族的太子、少主都在他那里?这龙凤二族……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得给姬昊这小子盯紧点,别让他被人给卖了还帮着数钱。”
草叶上,一行盘古世界人族文字清晰可见,下面还用了垚伯姬昊的个人印玺。
一通大笑之后,姒文命有条不紊的下达了命令。他迅速按照胶泥板上的方法联系姬昊,然后让他治理的领地中那些土著开始收集各种灵药、农作物的种子,开始收集各种牲口、家禽的幼崽,并采集各种矿石矿产,准备带去陨落绝渊。
狠狠的跺了跺脚,祝融天命厉声吼道:“就我这座天命城,没有一千万异族,别想攻下!区区百万人就想破我城池?呵呵,城内还有数亿土著可以拼命哩!”
大雪和冰雹同时从天空坠落,浓雾和闪电并和图书存,飓风卷着雨雪乱糟糟的席卷大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整个盘羲世界的天道运转一片混乱,就好像第一次醉酒的孩子一样手舞足蹈的使劲折腾。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共工无忧、公孙元,还有其他几个野心勃勃的大部族帝子身上。他们断然拒绝了姬昊的善意,把姬昊抱团取暖的好意当成了寻找炮灰替死鬼的恶意,一门心思的想要依靠自家营造的战堡抵挡异族。
满堂大笑,无数人在尽情的嘲笑姬昊。
每一头硕大飞禽一次都能运走上万人,数万头飞禽一次就能运走数亿人,前后不知道多少飞禽往来搬运,姒文命领地中还有周边大片领域中的土著族人纷纷被飞禽运去了陨落绝渊。
手指一弹,硕大的草叶子炸成粉碎,祝融天命站起身来,自信满满的看着汇聚在自己身边的尸道人、羿神、烈山旭以及好些南荒、西荒、东荒大部族的高手。
华胥烈慢悠悠的说道:“文命大兄怕是说错了……落到垚伯手中,咱们和*图*书要担心龙族九太子不要被他抽筋扒皮下汤锅……凤族少主,可万万不要大着肚皮回去,当代凤凰女主怕是要火烧蒲阪出气的。”
高空中所有云彩都好像被激流冲刷的墨锭,在青灰色的天空拉出了一条一条长长的印痕横贯虚空。一条条云彩整齐的排列在天上,一头指向远远的天际线,一头指向了盘羲世界和盘古世界交接的位置。
黑漆漆的眼眸悬浮在高空,随后在瞳孔的方位,一座异族金属大殿冉冉落了下来。
大片的森林枯萎,好多木族族人失去了遮护他们无数年的家园;但是也有一些地方草木异常的茁壮生长,以至于一些原本的草原已经无法行走,因为这些草都长得又高又壮、密密麻麻排在一起犹如一座座高墙。
“有诸位鼎力相助,姬昊那小鬼头,让他自己去玩吧。”
过了几日,就有数不清的硕大飞禽从天而降,帮助姒文命将他领地中的土著们一一运走。
一些地方土地成了沙漠,一些沙漠则是突然化为泥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