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章 胆怯

金属宫殿虽然残破,但是依旧有防御阵法在运转,站在宫殿上还感受不到外界可怕的重力,但是脚一落在地面上,可怕的重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十个身体相对孱弱的虞族青年身上的挂饰主动激发护主,依旧有好几个人嘴角流血、鼻孔里也有鲜血不断的喷出。
姬昊等人站在火山口上,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的说不出话来。偌大的一座宫殿,若是放在平地里也就罢了,耗费了不少多少玉币。
但是陨落绝渊是盘羲世界的崩坏之地,这里的天道之力趋于乌有,天地灵气更是近乎为零。这么巨大的一座金属宫殿来到这里,就好像海里的巨鲸突然来到了陆地上,想要游动可就困难了。
这些出自异族之手的记功玉符很是灵验,这些虞族青年虽然是被自家的大殿碾杀的,但是归根结底,他们的死都是因为姬昊的缘故,所以这份军功很准确的落到了姬昊头上。
战堡四周的空间扭曲起来,巨大的重力场让空www•hetushu.com间好似迷离的肥皂泡放出炫目的光彩。
一路喷吐着火星、光焰向火山口的方向飞行了数百里地,堪堪距离姬昊修建的战堡还有千里左右,姬昊笑了笑,重重的跺了跺脚。
如此巨大的重力,他们虽然有秘宝护身,但是行走在这粘稠如胶的重力场内,他们每一步都要耗费巨大的力量。而且他们挥动着手中黑色的法杖,但是在盘羲世界内可以随意驱动,帮助他们开山裂石、移山倒海无所不能的天道法则力量,却一丝半点儿都感受不到。
“该死,他们做了什么?”一名虞族青年气急败坏的咒骂起来。
已经不堪重负的金属宫殿‘嘎吱’一声响,金属底座上无数阵法、符文爆裂,大片大片火光伴随着浓烟喷出,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这座金属大殿‘轰’的一头扎在了地上,歪歪扭扭的贴着地面向前滑行了一百多里地,在地上撕开了一条光滑的印痕。
但是和图书想要让这么大的一座金属宫殿飞上天空,还有着各种攻击、防御的功能,这么一座大殿的耗费可是一笔天文数字,更不要说铸造这么一座大殿需要多少脩族大匠耗费多少时间和心血了。
姒文命等人不由得啧啧惊叹,赞叹那些脩族的大将果真有奇思妙想,他们炼制器物的手段远超人族巫祭,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炼出了这么奇妙的玉符,能够这么准确的记录军功。
长达百多力的划痕上,百多条细细的血印子是如此的刺目。
还没交手,就斩落敌人攻防重器一件,击杀虞族贵族上百人,这份功劳可着实不小。
脚刚落地,十个虞族青年就怪叫了一声,他们身上的挂饰中有好几枚挂饰同时碎裂,一道道光晕牢牢裹住了他们身体,为他们抵挡住了外界可怕的重力。
“姬昊在此,帝释杀要杀我?你们想要换他那一份好处,就来呗!”姬昊上前了两步,站在一块凸起的山石上向着千里外一片狼狈的异hetushu•com族大笑道:“另外,帝释杀和共工氏打赌,你们要在三个月内击杀我等全部?若是做不到,让帝释杀损失了一颗日月血丹,你们会被如何处罚?”
‘嗡嗡’声不绝于耳,战堡的城墙上无数土黄色的符文亮起,很快土黄色的光芒就连成了一片浩瀚如海的光海。巨大的火山微微颤抖着,地下极深处,那块由荡魂钟转化而成的盘羲神镜放出璀璨光芒,无数浑浊黑气被镜面吞入,化为一缕缕精纯的大地之力注入城墙。
这么大一座方圆数里的金属宫殿,连上长宽三十里、厚达百丈的金属底座,这么沉重的大家伙想要飞翔在空中,每一瞬间耗费的灵气都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布置的浮空阵法也必须依托天地之力才能运转。
耶摩唦和他身后的异族战士措手不及,根本没想到腾空飞挪,一个个呆头呆脑的随着坠落的宫殿撞在了地上,惨嚎连连的满地乱滚。
巨大的金属宫殿撞碎了空气中弥漫的黑烟,慢http://m.hetushu.com吞吞的向火山方向飞来。
摔得昏天黑地的耶摩唦在几个近卫的搀扶下爬起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上百个虞族贵族刚刚见到了敌人,甚至还没说一句话,就被坠落的金属大殿碾成了肉酱。
也不知道异族是如何炼制的,那百多个被坠落的大殿碾死的虞族青年身上的玉符碎裂,一道道精光腾空而起,准确的飞向了姬昊,迅速融入了姬昊腰间悬挂的玉符中。
“这让我回去怎么写战损报告?”耶摩唦呆呆的说了一句和此情此景完全搭不上边的话。
姬昊等人纷纷站起身,眺望着那座巨大的宫殿。
站在宫殿上的耶摩唦等人还没感觉,但是姬昊他们旁观者清,已经看到宫殿下方的金属底座上有大量的符文亮了起来。这些符文光焰夺目,不断喷吐出大片火星,分明是一副正在全力运转的模样。
十个虞族青年呆在了原地,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姬昊等人所在的战堡,居然失去了上前的勇气。
十名虞族和*图*书青年同时抢身而出,他们分别手持一根黑色水晶雕成的法杖,在数百名伽族战士的簇拥下离开了还在喷火冒烟的金属宫殿,踏上了陨落绝渊的土地。
耶摩唦阴沉着脸看着火山之巅的姬昊等人,虽然距离遥远,但是耶摩唦眉心竖目寒光闪烁,依旧能清晰看到姬昊等人的一举一动。他冷声说道:“毕竟是能够在我族的攻势下坚持这么多年的强大族群,有一些秘法神通不足为奇……哼,他们居然在这里修建了一座战堡?谁去破城、杀人?”
耶摩唦等人相互骇然对视了一眼,一名伽族战士厉声喝道:“耶摩唦大人,想不到他们藏在这里,居然消息如此灵通。哼,日月血丹的名字都被他们知道了。”
那些皮粗肉厚的伽族战士倒是没几个受伤的,但是那些虞族贵族一个个细皮嫩肉,有上百个虞族战士被急速滑行的大殿卷入了地下,沉重的金属底座和坚硬的砂石地就好像两扇大磨盘,暴力的碾磨着他们的身体,将他们磨得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