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机首杀

‘咔嚓’一声,蛮蛮咬碎了嘴里的一只兰华雀,她突然觉得没什么胃口了。
少司摊开双手,轻轻的说道:“所以喽,虽然我们没有这样的心思,但是架不住他们太聪明了。他们主动把自己放在了野猪的地位上,一个个很努力的想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想让自己被最强大的那个部族首领给看中啊!”
蛮蛮迟疑了一阵,琢磨一阵子,她笑道:“当然是挑选身体最强壮的,可以少生疫病;挑选块头大的,这样肉多肉厚嘛。谁会挑病恹恹的没什么用的野猪呢?”
虞族老人冷冷一笑,手中柔韧的刺剑荡起一道弧线,狠狠刺向天机长老的心脏。
少司笑看了蛮蛮一眼,若有所思的向远处的那些土著望了过去:“但是野猪的数量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你一个部族不可能养活这么多野猪,你会怎么办呢?”
“我是天机,谁来战我?”天机长老悬浮在半空,朝着耶摩唦和一众虞族贵族声嘶力竭的大吼挑战。
hetushu.com是天机长老身体一晃,好像早就知道虞族老人的攻击路线,身体紧贴着刺剑划过,手掌重重的排在了虞族老人的心口上。
少司将嘴里的兰华雀咽下,看着远处大声索战的天机长老轻轻笑了起来。
“蛮蛮,如果你是南荒一个部族的族长,有一天,出去狩猎的族人抓了好大一群野猪回来,你会直接杀光那些野猪,还是会怎么样呢?”
雨牧胖乎乎的脸蛋皱成了一团,长吁短叹了一阵,他手掌一翻,又掏出了一个白银铸成的四方斗。足以装下数十斤水的白银四方斗内满嘟嘟的装着烤蓝翎禾花雀,这又是盘羲世界的一种特有灵雀,体型比兰华雀大一倍,滋味同样鲜美。
雨牧坐在太司身边,舒舒服服的靠在喷涌着黄色光芒的城墙垛儿上,膝盖上放着一个硕大的金盘,里面装满了油炸兰华雀。这是一种长成后也只有拇指大小,依靠花粉花蜜为生的灵雀,肉质异常鲜美,过油后就连鸟骨和图书头也入口即溶,实在是无上美味。
“嗯,说得对啊,一个部族是养不下这么多野猪的。所以呢,要把野猪分群后或者送出去,或者交易出去。”少司若有所思的说道:“但是各个部族的实力有强有弱,有些部族很强盛,那些野猪能吃得很好;有些部族很贫瘠,那些野猪只能啃树皮……野猪也很聪明啊!”
“谁来战我?”天机长老冷厉大喝。
少司和雨牧的话,将一幕血淋淋的残忍真相在她面前彻底揭开,向来没心没肺的她也觉得很不是滋味。
往嘴里塞了几只兰华雀,感受着细嫩的鸟肉在舌尖慢慢融化的美妙滋味,雨牧舒服得叹了一口气。
“少司,少司,为什么他们要赶着去送死呢?”蛮蛮也蹦了过来,顺手从雨牧的盘子里摸了两只兰华雀,一只塞进了自己嘴里,另外一只塞进了少司嘴里。
天机长老的眼睛充血,瞳孔骤然变得异常巨大。他低沉的呼喝了一声,右手一掌向虞族和图书老人当胸打去。
蛮蛮眯了眯眼睛,呆呆的说道:“很多很多野猪么?那当然是养着,等下了小猪崽子,就不断有新鲜的野猪肉吃了。噫,蓄养家畜,我也会嘛!”
虞族老人看着天机长老低声说道:“盘羲世界的天机长老么?你们第一任天机,就是被我先祖斩杀,他的头颅制成的酒器,现在还放在我家祭祖的祭坛上,算是一件不错的战利品。”
“野猪很笨的。但是如果野猪很聪明,他们肯定要挑选最强盛的部族喽,谁都想要吃好的!”蛮蛮眯着眼,很幸福的抓起了一大把兰华雀塞进了嘴里。
慢条斯理的拔出了一柄细长的黑色刺剑,虞族老人轻声说道:“我希望,等我回去的时候,能带着你的头颅,这样我家的‘天机酒碗’,就能凑成一对儿了。”
一旁的雨牧含糊其辞的咕哝着:“看看那些异族,伽族自身很强大,他们还蓄养闇族战士和那些奴隶士卒做什么?闇族和精怪奴隶,就是他们的战兵……打仗http://m•hetushu.com的时候,死多少战兵都不心痛啊,可比死自己的族人来得合算多了!”
少司微微笑着,正细细咀嚼嘴里美味的时候,蛮蛮突然眼睛一亮,大叫了一声‘好吃’,一弯腰把雨牧的整个金盘都给抢了过来,眉开眼笑的放在了少司面前的城墙垛儿上。
少司悠悠叹息道:“姬昊不会这么做,不会这么想。但是,总有人这么做,总有人这么想。这些盘羲世界的土著,若是用得好了,可是一支很强大的战兵呢。尤其是南荒火神一脉、北荒水神一脉,乃至东荒、西荒,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们呢。”
一名虞族老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天机长老面前,一颗人头大小的黑色晶球围绕着老人缓缓旋转着,晶球内可以看到一枚竖目紧紧闭合,隐隐有一丝异样的气息从晶球中不断传出。
蛮蛮摊开双手,很坦诚的说道:“如果真的有很多很多的野猪,一顿吃不完,养又养不起……那就送一部分给自己交好的部落嘛,如果还有多http://www•hetushu.com,还可以拿出去交易嘛。”
“破!”天机长老身后天机罗盘冉冉浮现,无数烟云滚动,一股巨力从他掌心喷出,当场震碎了虞族老人的心脏。
“如果你是部族的族长,有无数的野猪供你挑选,你会选什么样的野猪呢?”少司扭过头,微笑着问蛮蛮。
看了看已经喝得有点昏昏然的太司,雨牧眨巴了一下眼睛,继续往嘴里塞了几只兰华雀,然后斜眼看了看站在一旁,双手撑在城墙垛儿上眺望战场的少司。
蛮蛮呆住了,她看向了那些一本正经的祖灵长老,低声咕哝道:“我们没有把他们当野猪嘛,起码姬昊不会这么想,也不会这么做嘛。”
“野猪群里面很多强壮的野猪头子,都想要自己找新主人。那么实力最强、地位最高,让所有野猪都听他使唤的那头老野猪长老该怎么办呢?”蛮蛮很深沉的看着天机长老,突然幽幽说道:“他好可怜哦!”
“干嘛去送死呢?”最高的一座城墙上,太司捧着一个酒壶,很惬意的喝着淡淡的蜜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