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六章 断后

但是道行法力比尸道人高出百倍,那岂不是阿宝、龟灵那种水准的存在?这样的人物,在砵丘伽身后的师门也只有寥寥两三人,那可是两位掌教祖师压箱底的心肝宝贝,根本舍不得轻易动用的真传弟子!
“有话好好说!”姒文命站了出来,声音隆隆道:“大家乃是战友,异族才是我们的敌人,应当同心协力应付他们才对。”
远远地,站在城墙上正和雨牧比拼谁吃东西比较快的蛮蛮抬起头来,嘴角还挂着半支松鸡爪子,含含糊糊的说道:“祝融天命,我不用你照护,有姬昊就够了!你爱去哪里去哪里吧,嗯,我可没请你过来。”
盘羲神镜将尸道人偷袭的一掌原样反弹了回去,因为是尸道人自己的攻击,他身上的几件防御宝物,包括花道人刚刚赐下的一件护身宝衣都全无反应。
骤然间一片黑气弥漫开来,刺骨阴寒四散,森森寒气中大队大队的土著失心落魄的狼狈逃进了陨落绝http://www.hetushu.com渊。在大概十几万土著拖家携口的逃进来后,共工无忧在河伯的庇护下,带着数千丢盔弃甲的残兵败将也溜了进来。
踏着一朵黯淡的火云,祝融天命阴沉着脸向陨落绝渊战堡的方向飞了过来。
姒文命也扭头看了过去,然后骤然吓了一大跳:“祝融天命的手下呢?羿神、嬴云鹤那些人呢?支持他的那些帝子呢?还有各部族的精英呢?”
‘唔、唔~呜~’!
公孙元清朗、刚硬的声音从黑雾中隐隐传来:“他们已经服了我的教化,那就是我的子民。既然是我的子民,他们撤退逃难之时,我当亲自为他们断后。善待子民,这是我有熊氏的祖训,我不敢忘!”
一声闷响,尸道人鼻梁凹陷了进去,两条鼻血喷出老远。
尸道人被这一掌打得欲仙欲死,满脸喷血的向后连连倒退。这一掌打得太实在了,差点把他自己的脑袋拍碎裂开。尸www.hetushu.com道人此刻眼前金星乱闪,大片黑雾弥漫,元神剧烈震荡,半晌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姬昊摊开双手,没吭声。
“贫……贫道……”尸道人含糊其辞的咕哝着,拼命的晃动着脑袋,满头血水‘滴滴答答’的不断洒了出来。
陨落绝渊上空,一团火云突兀闪了闪。
砵丘伽正要卖弄口舌,姬昊的脸色骤然一变,狠狠一耳光向砵丘伽抽了过去。
冷哼了一声,祝融天命强行端着架子,淡淡的说道:“若非看到蛮蛮的份上,你当我会来你这破烂地方?看看这天,看看这地,看看这乌烟瘴气的模样,哼!”
就在尸道人面门前不到一寸的地方,一只金灿灿的半透明的手掌呼啸着拍出,掌心一朵白色莲花印若隐若现,充满了寂灭、死亡之意的寂灭神光环绕在手掌上,尸道人结结实实的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祝融天命张了张嘴,黑漆漆的面孔又变得通红一片,他怒极看hetushu•com着姒文命,恨不得把姒文命切成十万八千片——混账东西,能不能不提这件事情?羿神那些人,搞不好已经彻底完蛋了啊!
刚刚冲进陨落绝渊,共工无忧就嘶声大吼:“公孙元,你还理睬这些没用的土著做什么?赶紧进来!”
姬昊思忖了一阵,同样踏着一团火云迎了上来,远远的向祝融天命打了个招呼:“天命太子,我托了天机长老,着人三番五次的请你,今天你可算是过来了?”
尸道人何等修为,这可是在盘古世界洪荒之中就创出了名号的积年老鬼。他这一掌看似无声无息,实则用了五成力气,更有一层淡淡的灰白色寂灭神光在他掌心凝成了一朵奇妙的莲花印,这一掌若是打在实处,就算是高阶巫帝也会被他一掌打碎了身体。
姬昊眯着眼,任凭尸道人偷袭一掌狠狠拍在了自己身上。
祝融天命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漆黑一片,砵丘伽则是突然上前了三步,指着蛮蛮厉声喝道:和图书“祝融蛮蛮,天命太子怎么也是你的兄长,他一番好意你不心领也就罢了,怎么还口出恶言?似你这般无才无德的女子……”
识海中,被姬昊元神抱在胸前的盘羲神镜微微一荡,姬昊身上一抹幽光闪烁,尸道人骇然看到自己的手掌没入了这层幽光后居然不见了踪影。
正和姒文命对坐,琢磨几个古朴符文的姬昊抬起头来,一眼看到了神色颇有点狼狈的祝融天命一行人。三五个火麟族的巫帝护着他,除此之外,就只有尸道人、砵丘伽和他们的数百个门人弟子跟在祝融天命身旁。
砵丘伽脸色一寒,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恰恰避开了姬昊的耳光。一旁的尸道人见机一掌悄无声息的向姬昊的肋下要害拍了过来,等得他手掌距离姬昊的身体只有不到一寸了,尸道人才阴损无比的大叫了一声:“垚伯有话好说,干嘛动手?”
祝融天命阴沉着脸,下巴微微挑起,倨傲的说道:“虽然我不相信你说的那些话……那些异和-图-书族,怎可能掌控一方世界的天道呢?但是,毕竟蛮蛮在这里,我这做兄长的,总得多照护一二。”
祝融天命傻呆呆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砵丘伽则是骇然看着姬昊——这戏法是怎么变的?尸道人怎么就中了姬昊的暗算?能够把尸道人算计得如此狼狈,姬昊的道行法力得比尸道人高出百倍不止吧?
皱了皱眉头,姒文命大声问道:“天命太子,你的那些人呢?羿神太子呢?嬴云鹤呢?还有那些支持你的帝子呢?”
共工无忧带着人逃了进来,还有无数的土著不断的从黑雾中涌入陨落绝渊,难不成公孙元是在为他们断后?
姬昊顿时一呆,断后?断什么后?
“你,你!”砵丘伽哆哆嗦嗦的指着姬昊,直以为自己见鬼了。
“这糟老头儿失心疯了,没事给自己来了一巴掌!”姬昊看着一脸狼狈的尸道人,一边震惊于盘羲神镜的神奇力量,一边讥嘲道:“啧啧,这一巴掌可真结实,幸好不是打我,不然真能一巴掌拍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