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章 河伯出战

但是河伯也是惨嚎一声,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河伯措手不及之下被震得昏天黑地,双手乱颤差点没把那钵盂给丢了出去。
河伯喷出的寒芒数以亿计,每一头金属傀儡都恰好分配了上百根寒芒。而且这些寒芒并非胡乱喷射,而是每一根寒芒都锁定了一头金属傀儡身上闪烁的符文阵法中的一处能量节点。
远远的,在尸道人、砵丘伽等人的环卫下,祝融天命酸溜溜的开口了:“我祝融天命乃天命眷顾之人,都损兵折将、损失惨重,这共工无忧……要说他没有勾结异族,大家信否?”
白芒撞击在河伯身上,他腰带中间镶嵌着的一块巴掌大小的黑玉配饰爆出一团强光,一条鲲鹏虚影在黑色的光芒中一闪而过。
姒文命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不知道河伯是故意还是无意,这一声鲲鹏怒吼却是无差别的攻击,除了共工神族的那些战士,其他人族各部战士都被震得摔倒在地,城内城外好些和-图-书土著更是被震得口里喷血。
尸道人、砵丘伽目露奇光,犹如站在腐尸旁的秃鹫,神色阴戾的盯着共工无忧。
“想要一击摧毁百万傀儡?不愧是河伯!”姒文命突然抚掌赞叹了一声。
随后无数尖锐刺耳的啸叫声差点撕裂了姬昊他们的耳膜,白色的寒光刺目,数以亿计的白色寒芒呼啸着从烟霞中反弹了回来,原本分散着向城墙下千里方圆的金属傀儡散射的白色寒芒聚集成了一束,只有寻常人腰肢粗细的一束白光倒卷而回,狠狠轰向了河伯的胸膛。
幸好盘羲神镜荡起一道幽光,这一声长啸所有威能都被反弹了出去,姬昊元神顿时恢复了宁静。
“去汝娘之!”河伯突然用地方口音很重的方言怒骂了一句脏话,手忙脚乱的一敲手中钵盂,顿时重重水波从钵盂中冲了出来,黑漆漆的水浪翻滚呼啸,在他身前急速布成了一层厚厚的水盾。
姬昊冷眼旁观,姒文命和*图*书等人也没有任何动作。
一声可怕的长啸震得姬昊眼前发黑,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神魂空间中元神震荡,四十九道禹馀道气荡起了点点涟漪,这一声大吼差点就震荡了姬昊的道基根本。
说时迟那时快,蚩尤突然冲天飞起,一个闪身就到了城墙上,右手砍刀狠狠向河伯劈去。
河伯听到了姒文命的大声感慨,他沉沉的笑了几声,全盘接受了姒文命的赞叹。
他身上的这些环佩饰物姬昊原本还没注意到,但是这时候,数十件饰物同时迸射出夺目的光芒,姬昊仔细看去,就看到这些环佩饰物每一件都古意昂然,造型古朴大方的环佩造型多为龙、鱼、龟、鲸诸般洪荒巨物,其中隐隐有灵光闪烁,厚重醇厚的水光让人心悸不已。
鲲鹏虚影一声长啸,巨大的翅膀往内一合护住了河伯,稳稳托住了蚩尤手中这一刀。
“些许傀儡,值得什么?”河伯捧出了一个小小的钵盂,淡http://www•hetushu.com淡的说道:“诸位呵,看好了,今日就让我共工一脉首开战果,让诸位见识见识我水神一脉的手段。”
‘昂~吼’!
唯有河伯站在城头上,低头俯瞰着下方数量庞大的异族金属傀儡。
河伯的手段好生强大,姬昊看得清清楚楚,城墙下起码有上百万的金属傀儡,大大小小的金属傀儡绵延上千里,一眼望去满地都是奇形怪状的金属傀儡乱爬乱跑。
数以亿计的寒芒狠狠扎进了烟霞中,蚩尤的身体微微一震,犹如被重锤轰击一样向后微微倒退了半步。
唯独共工无忧全须全尾的带着大群下属赶到了陨落绝渊。
所有人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和猜测,面对异族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面对盘羲这样可怕的存在,就连祝融天命都损兵折将狼狈而逃,嫡系亲卫火麟族的战士几乎损失殆尽。
刀芒闪过,鲲鹏虚影的翅膀被劈开了一条细细的裂痕,一条人影一闪而过,盘羲犹如鬼魅http://m.hetushu•com一样冲到了河伯面前,一拳轰在了河伯的胸膛上。
距离城墙还有百多里距离的蚩尤突然抬起了头,他抬起左手,四四方方的虚空之盾正中的鬼神头像突然张开嘴,大片烟云喷薄而出,眨眼间就化为一层淡淡的云霞覆盖了城墙下所有的金属傀儡。
一条巨大的鲲鹏虚影在河伯身后腾空而起,双翼张开足足有数千里长短,鲲鹏展翅,天地间一片浑浊,无数道凄厉的旋风直冲高空。无数白芒撞击在鲲鹏虚影上,硬生生被鲲鹏带起的飓风撕成粉碎。
隔着老远,共工无忧听到了祝融天命酸溜溜的抱怨声,但是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眼下的情势很微妙,稍有不慎就有难以预测的变故,饶是共工无忧也不敢胡乱开口。
鲲鹏长啸,震伤了其他人却也无妨,但是无差别攻击到了姬昊,盘羲神镜毫不犹豫的将所有杀伤力全盘弹回给了河伯。
河伯身穿黑色长袍,腰间系着黑龙皮制成的腰带,上面挂着数十件叮m.hetushu.com当作响的黑色美玉和晶石制成的环佩饰物。
但是蚩尤的虚空之盾反震之力极其强大,白芒反击的速度比去时更快了一倍有余。饶是河伯反应得快,白芒抢在水盾成型前狠狠的撞在了河伯的胸膛上。
冷笑一声,河伯沉吟了片刻,左手端着钵盂,右手伸出食指在钵盂口子上连连划了几圈。他的指尖喷出一丝丝白色寒气在钵盂口勾勒出了数十个细致的符文,四周空气一阵阵的震荡着,刺骨的寒意从钵盂中喷出,随后无数道细细的白芒从钵盂内激射而出。
“哼,上古天庭神物‘鲲鹏环佩’!”姒文命眸子里神光一闪,一口就说出了这块黑玉佩饰的来历:“按说,这是上古北方黑帝把玩之物,想不到落入了河伯手中!”
姬昊定睛看去,那些细细的白芒分明是一根根寒气凝成的细丝,一弹指的功夫,起码有数亿根比头发丝还要细上千百倍,大概百多丈长的白芒喷涌而出,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向城墙下的金属傀儡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