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三章 摧城巨炮

“他们不知道疼痛,也没有任何畏惧之心。他们可比那些伽族战士难对付多了。”祝融天命在一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当年轩辕圣皇斩杀第一位蚩尤后,有一支蚩尤军的溃军闯入南荒,我们南荒部族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屠灭了他们。”
“真是什么?”蛮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祝融天命身边,她眯着眼看着祝融天命,冷声说道:“可不要丢了我们祝融氏的脸!阿爹说了哩,祝融氏的男人可以死,但是不许是软骨头!”
就在华胥烈说话的时候,一个北荒巫帝手持长戈洞穿了一个蚩尤军团战士的身体,但是那蚩尤军战士的伤口内一道黑气喷出,恰恰喷在这巫帝的脸上,剧毒黑气让这尊巫帝睁不开眼,受伤的蚩尤军战士团身扑上,手中三棱剑连续十八次洞穿了这尊巫帝的胸膛。
对蛮蛮,祝融天命有点无计可施。但是对共工无忧么,祝融天命有着绝对的心理优势。
城墙上杀声震天、http://m.hetushu•com血肉横飞。
姒文命等人看着强横得离谱的蚩尤军团,不由得同时惊叹。
碾压,一步一步的碾压。
三名蚩尤军战士犹如疯狂的猛虎闯进了大队北荒战士的队列,他们左手盾牌一个横扫,十几个北荒战士就骨断筋裂飞了出去。三个蚩尤军战士带起道道残影,犹如闪电一样在北荒战士队伍中冲杀了三个弹指的时间,重伤了近百名北荒战士后全身而退。
这些蚩尤军战士的力量大得惊人,他们手中战锤更是脩族出产的极品兵器,沉重的战锤喷吐着雷霆火光,砸在那些北荒战士的头顶时,远近的人族都听到了那可怕的爆鸣声。
一声呐喊传来,站在共工无忧身边的数十头巨猿同时窜了出去,手中寒冰凝成的大棒狠狠的砸了出去。
耶摩唦大声呼喝着,数十名脩族族人围着这尊大家伙紧张的忙碌起来。
祝融天命的脸剧烈的抽了抽,他低声咕哝道:“真是和-图-书……”
一名盾牌破碎,甲胄同样破破烂烂,手中兵器也被连续重击斩断的蚩尤军战士张开双手,面无表情的扑向了前方十几名手持长枪的北荒战士。
兵器折断了,盾牌粉碎了,甲胄破裂了,肢体被锋利的屠刀切得稀烂,一波一波的打击连绵不绝,就算是顶在最前面的北荒巫帝们,他们的身体也在不断的流血。
一名脩族老人得意洋洋的拍打着这尊长有十里左右的巨大金属物件,得意洋洋的笑道:“这门摧城巨炮,虽然只是第三等的货色,但是只要给他提供足够的能量,眼前这座城墙,不过是一击的事情。”
昂起头,蛮蛮得意的说道:“这是这次参加赌斗前,阿爹特意叫人给我带来的信里说的。他说,如果你敢丢了我们祝融氏的脸,回去他就亲自打断你的腿!”
祝融天命的脸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咬咬牙,慢慢的拔出了一柄烈火缠绕的长剑。
就是这一瞬间的功夫,几名蚩尤军战m.hetushu.com士一拥而上,挥动着沉重的战锤砸碎了这些北荒战士的脑袋。
“据说他们平日里以精金美玉为食,辅之以脩族秘制的药膏以岩浆淬炼身体。”烈山亢咬着牙冷喝道:“他们对身体的淬炼秘法,远远超过我们人族战士,他们的力量更大,速度更快。”
共工无忧的脸骤然抽成了一团,他看了祝融天命一眼,从袖子里拔出了一柄寒气森森的白色长剑。这柄长剑的剑锋上密布着无数的雪花纹路,端的是精美绝伦。
“共工无忧,你的人实在是太无能了,既然你们水神一脉挡不住人家,那就让我祝融氏来亮亮手段!”祝融天命傲然昂着头,冷冷的嘲讽着被大群下属结结实实保护着的共工无忧。
十几根长枪同时洞穿了这个蚩尤军战士的身体,但是他若无其事的绷紧了身上肌肉,牢牢禁锢住了这些长枪,让这些北荒战士的动作迟滞了一瞬间。
共工一脉十几个顶级部族、数百个附庸中小部族的精http://m.hetushu.com锐联手,数十倍的人数,居然在城墙上节节败退。这些蚩尤军团的战士,表现出的战斗力如鬼如神,好些北荒部族的战士表情扭曲,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数十名北荒战士愤怒的投掷出了手中长矛,刚刚三位蚩尤军战士只有一人被长矛命中。但是他若无其事的带着四根洞穿了他身体的长矛蹿回了己方队伍,慢条斯理的将四根长矛慢慢的拔了出来。
头盔、头颅同时粉碎,半截身躯都被沉重的打击轰得支离破碎,十几个北荒巫王就此陨落。
密集的打击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凄厉的伤口,还不等这些伤口愈合,更多的攻击接踵而来。蚩尤军团的战士们精准、冷漠、无情的,在敌人身上一刀接一刀的切割着,丝毫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蚩尤军团的战士,手中兵器更锋利,盾牌、甲胄更坚固,厮杀技巧更狠辣,战斗经验更纯熟。敢于参加这次生死赌斗的北荒战士,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但是在这www.hetushu.com些蚩尤军团的战士面前,他们的作战经验和战斗技巧,就好像婴孩一样软弱无力。
“他们被脩族以秘法祭炼,介乎活物和傀儡之间,虽然保留了自身灵智,但是他们实实在在是‘非人’。”华胥烈也看得直咧嘴,这些蚩尤军团战士战力太强、也太诡异可怕。
就在城墙上打得血流成河的时候,耶摩唦等人的金属城池中,一尊巨大的金属造物冉冉升起。
“三皇之时,蚩尤军团首次出现,就号称铜头铁额、钢筋铁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姒文命低声感慨,就在他正前方,好几个人族战士的刀剑劈开了一个蚩尤军团战士的甲胄,却只是在他皮肤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随我,出战!”共工无忧淡淡的呵斥了一声。
剧烈的撞击声响成一片,这些巨猿都是无支祈的后裔,力大无穷、蹦跳如飞,更精通联手攻击的阵法,一击之下数百名蚩尤军的战士被打得骨断筋裂倒飞出去,北荒部族战士松动的阵脚顿时稳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