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九章 残军

想想这些伽族战士所属家族的怒火吧!耶摩佗现在很想对盘羲下令,让她干净利落的一掌拍死自己算了。一战损失百万伽族精锐,这口黑锅他真的背不起,他身后的家族也扛不起。
原本高大雄伟的三重城墙荡然无存,城墙整个气化,没有留下半点儿存在过的痕迹。
如果不是耶摩唦被击杀的瞬间,耶摩佗抢过了耶摩唦用来命令盘羲的令符,并且及时以秘术招呼盘羲赶回来救命的话,耶摩佗就和其他的虞族贵族一样,要么被蛮蛮的火雷炸死,要么被摧城巨炮炸成灰烬。
蚩尤重重的跺了跺脚,他厉声喝道:“耶摩佗大人,先不要想着推卸责任了,先想想看,怎样才能完成这次的生死赌斗吧。如果我们就这么狼狈的回去,输掉这次的赌战的话,想想这个后果。”
随后一个又一个拥有巫帝实力的伽族战王冲出了陨落绝渊。
“这个责任,原本应该是耶摩唦来扛啊!”耶摩佗欲哭无泪的看着这些hetushu.com狼狈不堪的伽族精锐,身体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百万伽族精锐啊,整整百万武装到牙齿的精锐战士,就剩下这么点人逃了出来。
蚩尤冷冷的看了耶摩佗一眼,沉沉的解说了几句。
耶摩佗哆嗦着看了过去,有气无力的带着哭音说道:“就……就这么点人了。这,这,耶摩唦才是这次生死赌斗的指挥官,他,他才是……我,这和我没关系……我,我从来不赞成进入陨落绝渊。”
陨落绝渊内,姒文命等人力竭倒地,一个个浑身汗流浃背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五座玄武战车悬浮在他们面前,原本威武厚重的玄武战车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龟壳上更是破开了无数的裂痕和缺口。
耶摩佗的脸色瞬息万变,他看着蚩尤,竟然带着一丝谄媚的笑了起来。
姬昊化身金光飞了回来,看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姒文命等人,他大声喝道:“起来,反击!干掉所有的异族!”
低沉的和-图-书脚步声响起,浑身燃烧着黑色火焰的蚩尤大步走了出来,在他身后紧跟着数千名蚩尤军的战士。这些战士气息孱弱,很显然伤势不轻,但是他们数量有五六千人之众,对比伽族精锐们的战损,蚩尤军团的那点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陨落绝渊外的浑浊雾气一阵剧烈的波动,盘羲带着浑身烟火冲了出来,手中拎着面无人色的耶摩佗。此番异族参加生死赌斗,进入盘羲世界的万余名虞族贵族,此刻只剩下了耶摩佗一人。
“只剩下我一人,该死,只剩下我一人。这口黑锅,难不成要我一个人背起来?”耶摩佗的脸皱成了一团,万多个虞族贵族,个个背景雄厚,家族势力雄浑惊人。
敖礼、凤琴心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喷着血。万龙覆海阵和凤凰焚天阵都被摧城巨炮的自毁彻底摧毁,两人更是被大阵反噬重伤,同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如果能多逃出几个人也就罢了,现在只有和图书他耶摩佗一个人逃出生天,那些虞族大家族的主事之人会怎么想?虞族奸诈多疑,如果所有人都认为是耶摩佗设计杀死了这些人,那么他以后的麻烦大着呢。
蚩尤眸子里奇光闪烁,他低沉的说道:“百万精锐的损失,尊敬的耶摩佗大人。百万精锐的损失啊!呵呵,就算上次赤坂山大战,好几个大家族在恶龙湾被人族埋伏,损失也没有这么惨重呵。”
摧城巨炮自毁的时候,蚩尤燃烧精血舍命一击逼退河伯,用虚空之盾护住了蚩尤军团的战士,这才从那可怕的席卷一切的黑色光潮中救出了一半左右的下属。
城内损失惨重,数以亿计的土著被黑色的光潮带来的压力碾成粉碎,参加赌战的人族精英倒还好,他们都和姒文命联手抵挡摧城巨炮自毁的可怕杀伤力,无数人力竭倒在了地上,但是死伤却不是很大。
剑锋距离脖子还有一寸远,蚩尤一把抓住了耶摩佗的手。本来就没有怎么下定决心自尽的耶摩和*图*书佗,他的手上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蚩尤拦住了他,他就顺势丢下了佩剑嚎啕大哭。
“蚩尤!你的手下……怎么有这么多人活着?”耶摩佗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呆滞的看着蚩尤。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十几个甲胄碎裂的伽族战王冲了出来,他们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深深的喘着气。色泽怪异的毒气不断从他们嘴里喷出,雨牧的巫毒侵入他们身体,让他们吐出来的血块都变得五彩斑斓很是狰狞。
摧城巨炮第一次攻击的时候,蚩尤军团的战士正在姬昊修建的城墙上和人族战士血战。所以蚩尤军团的战士们距离耶摩佗他们比较远,距离摧城巨炮足足有百多里地。
耶摩佗呆滞的看着蚩尤,他突然绝望的拔出了佩剑,一剑向自己的脖子划了过去。
蚩尤淡淡的说道:“如果我们赢了赌战,那么一切罪责都是耶摩唦大人的,或者任何其他战死的大人,可以让他们来承担这次损失的罪责。只要我们最后能赢和图书,一切功劳都是大人您的。”
“死……死了!”刚刚见到盘羲世界清朗的天空,耶摩佗就犹如疯魔一样尖叫起来:“死了,都死了……耶摩唦死了,倒是好事,但是这么多人死了……”
耶摩佗的哭音消失了,他好奇的看向了蚩尤:“机会?什么机会?就算赢了,我……”
耶摩佗欲哭无泪的看着蚩尤。
耶摩佗呆呆的计着数,十个、百个……最终逃出陨落绝渊的伽族战王,只有区区六百七十七人。百万伽族精锐,就只剩下了这么点。
“耶摩佗大人,哭没有用,我们仔细筹划一下,看看怎么样才能完成这次的赌战吧。”蚩尤眯着眼,眸子里一抹深邃的血光一闪而过,然后他深深的看了盘羲一眼:“其实,我们还有机会。”
远处传来了破空声,最先逃跑的数十个脩族族人小心翼翼的又窜了回来。他们惊骇的看着耶摩佗和他身边的这些人,一名脩族老人嘶声尖叫道:“耶摩佗大人,只有……只有这么些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