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四章 作壁上观

老人轻轻的笑着,淡淡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伸出雪白如银的右手,轻轻的挥了挥手。
一百名堪称精锐的伽族战王,放在人族堪比一方镇守重臣,巫帝级的大能们,硬生生被犹如跗骨之蛆的降魔神雷疯狂轰击着,任凭他们怒吼哀鸣却怎么都无法摆脱。
“想不到,他们连上古天庭的镇山大阵都敢那来贩卖。”
整整一百根黑色短矛喷吐出丝丝黑光,不断轰击着天地大阵。黑光爆炸开来,无数比蝇头还要细小万倍的符文不断侵蚀天地大阵,在流光溢彩的结界中荡起了一层层淡淡的黑雾。
一座座高耸入云的神雷塔表面有水波一样的雷光荡漾开来,无数条长达数里的电光在神雷塔顶部迸射扭动,犹如无数躁动的巨蟒在狂舞。
这些伽族战王身上的甲胄粉碎,其他的防御宝物也纷纷被可怕的电流击穿,最后就连他们随身的兵器都被电流打成了大片大片的铁水洒得漫天都是。
低沉的雷鸣声不绝于耳http://m.hetushu.com,垚山城内布置的数以千计的大大小小攻击性雷塔已经蓄满了法力。
四下里督战的金乌部族人纷纷大笑了起来,异口同声的赞叹姬夏神威无敌。
大片雷光骤然闪过,沉闷的雷鸣声震得城墙上垚山领的战士同时捂住了耳朵。
垚山城内,大群大群垚山领的精锐战士纷纷涌上城墙,更有大群巫祭走入城墙上的神雷塔中,操控大阵抽取地下灵脉的天地灵气。
大地为铁砧,神雷为铁锤,一百名伽族战王就是混合了无数杂质的铁锭,正被无形的巨人疯狂的捶打。
“去和夸娥氏他们谈谈,我们涂山氏,也要这么一座城。条件什么的,比着垚伯的条件来吧。”
空气中有奇异的臭味传来,数万条拳头粗细的雷霆呼啸着掠过数千里虚空,狠狠砸在了那些伽族战王的身上。‘嗤嗤’声中,这些伽族战王的身体骤然亮了起来,原本厚重的甲胄在强电流的冲击下几http://www.hetushu•com乎变成了半透明状。
只是一弹指的功夫,一百名来势汹汹的伽族战王齐齐哀嚎了一声,带着满身的电光、黑烟和雷火余烬向后弹了出去。
姬夏看着神镜中的影像放声大笑,他得意洋洋的说道:“小心些,不要弄死了他们,把他们打得只剩下一口气,让他们恢复不了但是也活不下来,然后生擒活捉!”
每一个弹指的时间,黑色短矛就在天地大阵中侵入一层纸的厚度,但是天地大阵放出的结界厚达十里开外,以这样的速度想要彻底突破结界侵入天地大阵可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傲然昂着头,姬夏得意的说道:“姬昊这次肯定能立大功回来,我这做阿爹的,可不能给他丢脸。生擒活捉一百个异族巫帝啊,这份功劳怎么样?怎么样?”
蕴藏了各种极端属性的上古天庭降魔神雷轰击着他们的身体,撕碎了他们的皮肤,烧糊了他们的肌肉,洞穿了他们的骨骼,尽情的摧折和_图_书他们五脏六腑中的生命精气。
巨大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甲胄中喷出的一层层符文结界不断粉碎,很快电光就轰在了他们的甲胄本体上。脩族大匠耗费了无数苦功,萃取千种珍稀材料精华铸造而成的甲胄发出低沉的哀鸣声,在无数恐怖电流的冲击下急速的崩塌、融化,甚至有些属性被雷霆克制的甲胄直接燃烧起来。
这些玉版长宽都在十丈开外,厚达尺许的玉版上雕刻了无数怪异扭曲的符文,玉版相互拼凑在一起,这些符文就迅速亮起了幽幽光芒。一波波诡异的法力波动不断从玉版上扩散开,这些伽族战王将这些玉版轰向了天地大阵,顿时短矛刺穿结界的速度骤然加快了百倍以上。
但是这些伽族战王的确在破解天地大阵,虽然速度极其缓慢,可是他们的确对天地大阵造成了威胁。
“是夸娥氏那群无法无天的小崽子给垚伯建的这座城?”
上千雷塔同时轰下,伽族战王们掏出的大型玉版在雷光中瞬间化为乌www.hetushu.com有。他们身上的甲胄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层层透明的符文流光覆盖在甲胄表面,艰难的抵挡着无数道电光的冲击。
“垚山城的这座大阵能够抵挡破禁神矛的攻击?而且,这些雷塔的威力如此巨大?”
电光击穿了空气,死死的追逐着他们的身体,不间断的攻击着他们。
雷光追逐着他们的身体,将他们从高空轰到地面,一道道犹如水浆的粘稠电流不断从空中坠落,狠狠的轰击着他们的身体。他们身体下方的地面爆发出夺目的光芒,天地大阵加固了他们附近的地面,有大量的龙章凤箓上古神文不断的从地下涌出,将方圆百里的地面加固得堪比不坏金刚。
“既然能够卖给垚伯,为什么不能卖给我们涂山氏呢?”
每一波神雷落下,这些伽族战王都声嘶力竭的哀嚎一声,身上就有大片的血浆、碎肉不断被劈得泼洒出来。大地在隐隐颤抖,地下不断发出恐怖的轰鸣声,这些伽族战王一个个被轰得焦头烂额奄奄一息和图书
天地大阵,上古天庭的最强守护大阵,更是弹压三界的利器,上应星辰,下通地脉,蕴藏无穷天机变化。虽然垚山城布置的这座天地大阵因为材料和布阵之人实力的关系,并没有原汁原味的上古天庭那般强大,但是也有了原版天地大阵五六成的滋味。
“那是异族的破禁神矛罢?当年我族祖地外的阵法,就是被破禁神矛所破,族人惨遭屠戮。”
姬夏站在城墙上,看着自家战士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他顿时松了一口气。透过金色神镜中摇曳的光影,姬夏指着那些伽族战王冷笑道:“敢来我们垚山讨死,给他们万雷轰顶,先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垚山领的颜色。”
距离垚山城数千里外,一个白发苍苍,看上去苍老不堪,身形瘦弱好似风吹就能吹走的老人双手杵着拐杖,静静的看着雷光耀天的垚山城。
而且黑色短矛并非他们攻击大阵的唯一手段,将短矛祭出后,这些伽族战士更掏出了大块大块的黑色玉版,不断将其拼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