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五章 认输

“一个干净的,崭新的坐标,值得一切。”帝释杀冷静的看着耶摩椤椰:“一切!耶摩椤椰,我给出的代价已经足够。我同样不愿意成为耶摩家族的敌人!所以我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补偿。”
“卑贱的奴隶,耶摩唦、耶摩佗他们是怎么死的?”耶摩椤椰厉声喝道:“把事情的详细经过一五一十的讲出来,不然我抽出你的灵魂,放在闇日的怒火下煅烧恒古。”
骤然间一声大吼传来,一团血茫茫的雾气包裹着数千条人影从盘羲世界中冲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蚩尤从血雾中显出了身形,一言不发的向着血雾一招手,将那面血色大旗收了起来,然后大步走到了帝释杀面前,面无表情的向帝释杀跪倒行礼。
蚩尤站起身来,浑身血雾升腾的他大步走到了帝释杀身后站定,犹如一头忠诚的老猎狗站在了主人身后,浑身气息鼓荡如潮,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凶威。
“愚昧而贪婪的土著,总是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以及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http://www.hetushu.com。”帝释杀抬起头,看着头顶悬浮着的五六千枚元魂神牌,向身边站着的十二位执政大帝淡淡的说道:“这一次,或许我们真的输了。但是我们输掉的,只是一次赌局。”
梵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阴沉、肃杀,他沉沉问道:“如果事情不幸泄露?”
站在山顶,遥遥和帝释杀相对的共工氏突然眯了眯眼睛,他眸子里闪过一抹森森寒光,很是诧异的看了共工氏一眼。若是有人能在这时候凑近共工氏,可以看到他瞳孔内有无数影像翻滚,正是一百名伽族战王被降魔神雷乱劈的场景。
“耶摩唦、耶摩佗他们呢?”耶摩椤椰尖锐的呵斥了一声,她眉心竖目张开,一个漆黑的漩涡在她的竖目中涌现,漩涡缓缓旋转着,一股可怕的吸力从漩涡中涌出,牢牢的禁锢住了蚩尤。
蚩尤三言两语,更用了春秋笔法,简简单单的将盘羲世界内发生的诸般事情一笔带过。
帝释杀轻轻一笑,很m.hetushu•com轻松的向耶摩椤椰点了点头:“放心,只要大家配合,这次的事情不会带来任何不好的后果。只要大家信守诺言,为我封锁住一些不该传回去的消息,那么每家一个干净的、全新的坐标,我说到做到。”
巨兽残骸骤然爆开,化为一团混沌之气被虚空吞噬。
帝释杀摊开双手,笑着向人族阵营方向欠了欠身:
人族、异族两方高手同时出手,无数道寒光闪烁,山间的飞禽走兽,哪怕是一只小虫子都被暴力斩杀,纷纷夺走了他们体内孕育的妖丹。唯有那些稀奇古怪的、年份足够久远的奇花异草纷纷飞出,被七彩光晕包裹着飞向了盘古世界各处。
不等耶摩椤椰、帝释阎罗和梵骸等人开口,帝释杀自顾自的说道:“仅仅是一次微不足道的赌局,赢了也好,输了也好,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同。”
跟着蚩尤闯回来的五千多名蚩尤军战士一言不发的组队、列阵,整整齐齐的站在了蚩尤的身后。
耶摩椤椰等人和图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蚩尤和他麾下战士的动作清楚的表明——他们完全投靠了帝释杀,已经不再遵从他们十二执政大帝联席会议的命令!
“怎么个情况?”帝释杀冷冷的喝问了一句。
砂石土壤等全部粉碎,轻轻一抖就化为混沌之气融入虚空。
轻松的耸耸肩膀,帝释杀一挥手,巨大的云陆上云烟翻滚,迅速向中陆世界飞去。
低沉的轰鸣声不断响起,大片雷光裹着灰尘从跨界通道中冲出,跨界通道旋转的速度加快了许多,一座体积极其巨大的山脉从盘羲世界喷了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一座高有数万里的巨大山峰,山间还有无数的飞禽走兽在惊恐的大吼大叫。
这些奇花异草受到剧烈的震荡,还有很多已经成熟的花草喷射出了大量的种子,这些种子同样纷纷扬扬的落向了四面八方,为盘古世界又多增加了一脉灵根。
帝释杀淡然向梵骸望了一眼:“那么我承担一切责任。不管怎样,你们没有损失,也不会有损失。”
“那么,一切和-图-书结束了。我承认,你们赢了!虽然这个结果让我有点失望,但是没关系,你们赢了!”
“耶摩椤椰,镇定!”帝释杀开口了:“你没有权利追究蚩尤任何问题、任何罪责。不说整个蚩尤军团现在由我接管,就说在以前,蚩尤军团也要你们十二人联名下令才能调动。所以,你无权问他什么。”
轻轻一笑,帝释杀向蚩尤打了个手势。
“有趣!”共工氏深深的看了帝释杀一眼。
气恼的盯着蚩尤看了许久,耶摩椤椰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帝释杀大人,耶摩家族不愿意成为您的敌人。但是如果我……”
一声奇异的鸣叫响彻云霄,一条生了九颗头颅,形如巨龙,却生了双翼的巨兽翻滚着从跨界通道中冲出。体长千里的巨兽刚刚冲出来,一道血淋淋的刀光一卷,巨兽九颗头颅被一刀斩落,每颗头颅中都有十八颗妖丹飞出,被一名人族老人一手抢下。
十二位执政大帝同时松了一口气,他们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骤然消失,看向帝释杀的目光和_图_书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帝释杀不再搭理他们,而是带着神秘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共工氏。
耶摩椤椰的脸骤然赤红一片,她气恼的指着蚩尤,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半晌没说出一个字来。
耶摩椤椰绝美的面容一阵抽搐,她看着帝释杀阴沉的说道:“但是,帝释杀大人,这次的所有赌斗条款都是你一人决定,所以……”
蚩尤抬起头来,很平静的看着耶摩椤椰:“耶摩椤椰陛下,您……无权追究我什么。”
“我们输了。”蚩尤很干净利落的回答了帝释杀的问题:“摧城巨炮被人族一箭击穿,符文阵法混乱,导致巨炮自毁,百万精锐被炸得灰飞烟灭,只有我们逃了出来。”
耶摩椤椰闭上了嘴。
“贪婪……贪婪是一种非常美好的品德。”帝释杀无声的自言自语:“我喜欢贪婪的人,尤其是贪婪的敌人。他们总以为能够掌控一切,但是实际上……土著就是土著。”
帝释杀身份特殊,拥有他们无法比拟的特权,所以蚩尤投靠他后,耶摩椤椰拿蚩尤根本没有任何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