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九章 送财长老

帝洛朗不安的扭动着身子,然后抓起酒樽喝了一口酒。他又吃了几块瓜果,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不是我们家族的本意,一百名高阶战王,这对我们家族而言是不能容忍的损失,尤其是在那么愚蠢的命令下,损失一百名高阶战王,这种事情简直太愚蠢了。”
姬昊顿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了一阵之后他一变脸怒声喝道:“上次的价钱?上次我们只抓了两个活口,这次是整整一百人!”
姬昊几乎将嘴凑到了帝洛朗的耳朵边,低声的笑道:“真高兴见到您,尊敬的帝洛朗长老。”
帝洛朗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坐在了客位上,端起了酒樽和姬昊遥遥敬了一下,昂起头一口气连喝了三大樽酒。
帝洛朗的心都在流血。
一众伽族战王越发的恼怒,一个个穿着粗气恼羞成怒的盯着姬昊。
用力拍了拍手,姬昊笑道:“你们真应该羞愧得抹脖子自杀。但是一定要在返回家族后再自杀,和图书因为现在你们很值钱。”
“帝释杀?”帝洛朗抬起头,很平静的向姬昊说道:“帝刹和帝罗的父亲,曾经一度我们以为已经死亡的族人,一个冒险参加日月大劫试炼,却顺利突破,拥有大君封号,被授予特权,拥有巡查使者职位,对十二位执政大帝的权力都造成威胁的人。”
姬昊愤然看着帝洛朗喝道:“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帝洛朗长老,不要用任何粉饰的言语侮辱我的智商,不要破坏你和我之间的友谊,这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咬了咬牙,帝洛朗不等姬昊开口,很干脆的说道:“比如说,如果我们能干掉帝释阎罗,让我们帝氏一族执掌血月一脉,您觉得怎样?”
姬昊眯起了眼睛,一言不发的看着帝洛朗。
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姬昊欣然笑道:“很有想象力,但是我喜欢。”
“看来,你们知道帝洛朗是来做什么的了。”姬昊笑呵呵的向这些伽族www•hetushu.com战士点了点头:“嗯,强大的伽族精英,战王级的存在,强大的虞族最顶级的战力,整整一百人,被弱小的土著生擒活捉,劳累家族长老来拜访敌人,掏出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把自己赎回。”
友谊?他和姬昊之间有任何的友谊么?如果说姬昊狠狠的敲诈勒索了帝氏一族一笔,差点让帝氏一族破产这种事情是友谊的象征的话,那么他们之间姑且算是存在着友谊吧。
沉默了一会儿,帝洛朗压低了声音:“我会告诉您更多,超出您想象的更多的情报。如果您愿意的话,或许我们还能达成更多的……合作!”
他们的表情变化很古怪,先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但是很快他们被冻得惨白的脸上突然多了一抹血色,然后一个个很颓丧的低下了头。
“他和您有私仇。”帝洛朗捻起了一枚果实,目不转睛的看着姬昊:“您或许已经听说了,他用一颗珍贵无比的日月血丹,和共www•hetushu.com工氏打赌……赌注是您的家族所有族人的生命。”
一队侍女走了上来,悄然无声的为姬昊和帝洛朗奉上了款待客人的酒水、瓜果。姬昊端起了一个精雕细琢的白玉酒樽,笑容可掬的向帝洛朗说道:“请,请,试试我们垚山领自家产的百果酿吧。垚山的山林之中多野果,我们驯养了一群猴子,专门为我们酿酒。”
“这话就没劲了。”姬昊皱着眉头,故作怒气冲冲的看着帝洛朗喝道:“整整一百个巫帝,一百个,趁我参加生死赌战的时候,突然来袭击我的封城!难道在你们帝氏一族,任何一个族人都可以随意调动这么强大的一支力量么?”
“比如说?”姬昊好奇的看着帝洛朗。
在垚伯府邸的大殿中,姬昊见到了帝洛朗。隔着老远,姬昊就大笑着张开了双手,热情的和面孔抽成一团的帝洛朗用力的拥抱在了一起。
姬昊愕然看着帝洛朗。
帝洛朗急忙说道:“但是上次您和_图_书抓的是我们帝氏一族的嫡系子弟,这次您抓的只是……只是家族的附庸。您要明白,虞族贵族和伽族战士之间的身价相差很大。”
帝洛朗愁眉苦脸的看着姬昊,最后他耷拉着眼皮,淡淡的说道:“除了财物,我想您对某些情报也会感兴趣。坦白的说,赤坂山一战,我们家族付出的赎金已经让很多族人不满,所以这次我们无法付出太多。但是我想,您肯定对很多情报感兴趣。”
姬昊笑看着帝洛朗:“你这样说,简直就是逼着我狠狠的多敲诈你们一些。”
姬昊沉默了半晌,过了许久许久他才说道:“我要得知有关帝释杀的一切。”
抓起两块香甜的瓜果吃了下去,帝洛朗擦了擦胡须上的酒水汁液,赞叹道:“好酒,好果子。酒水技法略差,但是材料真好,真正好材料酿出的好东西。”
姬昊没吭声,他走到了大殿上属于自己的宝座前,慢慢的坐下了。
“该死!”虽然被泡在阴寒刺骨的水潭中,但是那http://www.hetushu.com些伽族战王依旧气恼的齐声咒骂。
说这番话的时候,帝洛朗的眸光闪烁,透着一股子心虚的味道。
帝洛朗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挣开姬昊的双臂,退后了几步,肃然向姬昊欠身行了一礼:“看来您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我依稀感受到了家族空荡荡的宝库中吹过的一阵阵凉风……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来袭击垚山城,并非家族长老会的意思。”
姬昊也陪了三樽酒,将酒樽放在面前长案上,他双手按住长案,居高临下的看着帝洛朗:“好,待客的礼节算是成了,现在来算账吧。一百巫帝犯我垚山,这是要斩尽杀绝的意思?你们帝氏一族,愿意给多少价码,平复我的怒火。”
苦苦的笑了一声,帝洛朗摊开了双手:“就算是我们帝氏一族的族长,也不可能随意调动一百名高阶战王,冒冒失失、没有任何紧急预案的侵入人族腹地。”
帝洛朗的脸皱了皱,他皱起眉头沉思了一阵,小心翼翼的说道:“按照上次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