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三十二章 黑市再见

姒文命低声咕哝了一句:“西荒睚眦部,镇族神兽睚眦王的独子,他也来凑热闹了。”
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条被啃了一半的兽腿就从一座高台上呼啸着飞来,狠狠砸在了中年男子的脑门上。
姒文命轻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一个月前,夸父族的一位长老以大神通,撕开了盘羲世界一块大陆,从地肺深处找到了一处天生的洞天福地,这九颗铃铛就是天地生成的一套‘九音震天铃’。”
飞快的扫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姒文命,姬昊‘嘿嘿’的笑了几声。
“诸位大人,又是三个月一次的大会……”
姬昊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些人,这些人个人实力或许不强,但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强横,若是碰到三五个纨绔性子的和自己竞争起来,那枚‘天眼’所需的费用可就难说了。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盘坐在大殿四周的高台上,那里是为贵宾特别准备的席位。他们随从护卫人手众多,一个个大马金刀的坐hetushu.com在宝座上,居高临下的俯瞰整座大殿。
那座高台上,一尊身高五丈许,额头生了一根独角的巨汉指着中年男子恶狠狠的咆哮了一声。四下里无数人齐声喧哗,更有人唯恐天下不乱的跺脚欢呼。
姒文命眯着眼向四周扫了一圈,然后低声说道:“敖礼,凤琴心,这两个麻烦家伙怎么来这里了?盘羲世界的地皮刮干净了?”
姒文命吧嗒了一下嘴,下意识的看了看姬昊——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人,他不会做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吧?以姬昊在盘羲世界的表现,敖礼、凤琴心不见得玩得过他啊。
两人选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了,出自本能的,他们避开了敖礼、凤琴心所在的高台,选了距离他们最远的地方坐定。
“少废话,开始正经的。谁闲得鸟痛听你呱噪?再废话,拖下去砍了!”
飘带的一端系着九颗拇指大小的玉铃铛,飘带一动,铃铛就‘叮叮’和图书脆响,姬昊听了这铃声,就觉得眼前一阵阵的眩晕,好似整个天地都在扭曲、旋转。
干笑了几声,姒文命压低了声音:“夸父族为了这件事情,差点拉上他们的盟族龙伯国人,全面和凤族开战……这事情传出去太难听,所以,现在知道这事的人也就这么几个。”
姬昊顺着姒文命的目光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同坐在一座高台上的敖礼和姒文命。
巨大的殿堂珠光宝气,无数人头大小的夜明珠按照周天星辰方位镶嵌在天花板上,珠光如水,照耀得大殿一片通明。
幸好拉上了姒文命做帮手,崇伯姒熙的家底子极其厚实,有姒文命出手帮忙,拿下那枚‘天眼’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万一实在竞争不过人家,姒文命也带了大批精锐过来,事后拦路打劫也不缺人手啊。
中年男子苦笑了一声,当即手掌一翻,双手一拉,一片瑰丽的银光犹如飞瀑流水倾泻而出。
姬昊深深的看了凤琴心一www.hetushu.com眼,干巴巴的说道:“龙族豪富,凤族多宝,感情是这么来的。他们刮光了盘羲世界的地皮,可不要来这里和我们捣乱,那就头痛了。”
姒文命摸了摸下巴,干声道:“夸父族的长老被凤琴心的身边的一位凤族长老打闷棍敲晕,九音震天铃被凤琴心抢走了。这事闹得很大,帝舜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事情平息下去。”
一些人则是满不在乎的相互打着招呼,嘻嘻哈哈的相互笑骂,得意洋洋的吹嘘着自己最近又得到了什么好处,自家部族又增添了多少丁口。
这些人完全就是来凑热闹,对姬昊和姒文命的目标不会造成任何的威胁。
如果敖礼和凤琴心也看上了那颗天眼,那么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情了。
敖礼满脸谄媚的凑到凤琴心身边,满是笑容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他嘴角晶亮的涎水,就知道这家伙定然是在大拍马屁,正在极力的讨好凤琴心。
急忙转过头来,姬昊m.hetushu•com沉声道:“上次还没见这丫头身边有这宝贝?”
用财力竞争的话,就算是他父亲姒熙的有崇部倾尽全力,也不可能比得上龙族、凤族的财力。这颗天眼可关系着姬昊潜入良渚的大计,关系着姬昊能否救出帝洛朗,能否收服一支异族贵族的大事。
“如诸位大人所愿,今日的第一件宝货,以东方太白金星星芒之力洗炼十二万年的太白金沙三万六千粒,顶级的铸剑材料,底价一亿玉币,诸位大人万万不可错过了。”
裹着斗篷,带着面具的姬昊和姒文命进场的时候,大殿内已经坐满了人。
一些人和姬昊他们一样,面具遮挡了面孔,斗篷盖住了身形,甚至有人用巫法扭曲了身边的光线,更放出淡淡雾气护住全身,唯恐人认出自己的来历。
姬昊诧异道:“那,应该归夸父族所有啊?”
一个生得很是英俊潇洒的中年男子笑着从一扇门户中走了出来,大殿正中地板上‘咔咔’一阵响,一座方圆丈许,用精金铸成和_图_书的圆台从地下升起,中年男子身形一晃就到了圆台上,笑着向四方深深鞠躬行了一礼。
在四海宫休息了一晚,见识了一通龙族版本的酒池肉林,第二天姬昊和姒文命改头换面,走进了赤坂集最大的竞拍窝点。
等人聚得差不多了,大殿的大门轰然关闭,墙壁上亮起了无数符文,一座巨大的防御阵法封锁了大殿。
如果真被敖礼、凤琴心买下这颗天眼的话……
后面熙熙攘攘的还有不少人走了进来,足以容纳数万人的大殿很快就坐得满满的,四周的数百座高台上也坐满了趾高气扬的各方大人物,人族也有、异族也有,更有一些年月深久的山间巨怪啸聚其中,一眼望去大殿中群魔乱舞,端的是一场盛会。
姒文命也很头痛。
他们也不吵闹,三五成群的坐在大殿角落里,目光森冷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这些人,显然都是有所为而来,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而凤琴心则是冷冷淡淡的坐在那里,无聊的把玩着一根水红色的飘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