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三十六章 元月族人

一声巨响,两声惨嚎,敖礼被对方一拳打得胸膛凹陷向后倒飞了出去,对方则是被敖礼的刀锋在胸腹之间劈开了两条深入脏腑的刀口,两人同时重创。
大殿内沉重的金属制桌椅被无形的压力推动,桌椅腿子摩擦地面,发出沉闷的‘嘎嘎’声。地面上一片片防御符文亮起,金属制的桌椅腿划过的时候,符文上迸射出了无数火花。
两人都选择了低调行事,准备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一股难以形容的磅礴气息从闯进大殿的人身上扩散开来,大殿内的空气好似海啸前的海面,骤然剧烈的鼓荡起来。
他急匆匆的走到这个脩族老人身边,压低了声音,用某种密语低声的咕哝了几句。
但是敖礼、凤琴心的想法去和他们迥然不同,龙族骄狂,凤族骄傲,向来只有他们挑衅别人,哪里有人敢当面挑衅他们的?
对方的话刚出口,敖礼就已经大吼一声,额头龙角放出道道神光,浑身龙鳞不断生http://m.hetushu.com出,身高也拔高了一丈有余,眨眼间他就变成了一尊龙首人身的雄壮巨人。
伴随着‘呜呜’的啸声,大殿内的空气翻滚、盘旋、缠绕、碾压,就好像有数百条无形的巨蟒在大殿内肆虐。
如此强大而精妙的神魂之力,这些人肯定不是人族。
“不像是人族。”姬昊神识犹如粘稠的水银一波波的扩散开,很快就和对面那十几个黑人放出的神魂波动撞击在一起。
敖礼狂啸一声,双手向后一抓,凭空抓出了两柄通体紫气萦绕的金刀,反握刀柄向前狠狠一抡。
两者只是一接触,空气中就响起了沉闷如雷的撞击声。
一道道火光就在众人身边穿过,一名身披重甲的、虎头人身的大妖缓缓站起身来,冷声喝道:“那颗眼珠可不在我们手上……兄弟们,不参合浑水,撤!”
姬昊闷哼一声,神识受到剧烈冲击的他身体微微晃了晃,对面那些黑衣人中m.hetushu.com,领头那人身体也骤然一抖。
对方的神魂力量醇厚而灵动,犹如狂暴的飓风,变化多端却又蕴藏了可怕的力量。姬昊隐隐感受到他们的神魂气息的本质,很阴森、很肃杀,犹如盘旋在高空捕猎的秃鹫,带着一丝藐视所有活物的邪恶气质。
黑衣人中,一名身高超过两丈,周身气息肃杀阴寒的壮汉冷哼了一声。他一声不吭的一步踏上前,一步就跨过了两百多丈的距离,右拳如重锤,狠狠砸向了敖礼的胸膛。
以姒文命的性格,除非这些人不依不饶的找上门来,那么他会狠狠的教训对方如何做人。但是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挑衅,姒文命更多的时候会选择息事宁人。
老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他气恼的咆哮起来:“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赤坂集是公平做交易的地方!货物已经售出,管他是什么来头,和我们没关系!”
这些人似乎是为了元月天眼而来,但是也没有必要和http://www.hetushu.com他们打交道。为了营救帝氏一族的族人,他还有一大堆麻烦事情,哪里有空和这些人在这里浪费时间?
刚刚那冰冷、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和你们没关系,我们只找得到了元月天眼的人。元月天眼,这是一种亵渎,这是对尊贵的元月一脉的侮辱,他不能落入异族之手,必须回归。”
敖礼放声大笑了起来:“哈,你们是元月一脉的族人?可是宝贝已经到了我们手里,真金白银都已经拿出去了,这宝贝就是我们的!没人能从龙族的库房中抢走哪怕一枚铁片,没人!”
敖礼仰天大笑了一声,张口喷出一道浑浊的雷光,恶狠狠的向那些黑衣人一指:“那颗元月天眼,在你家大爷手上,你们想怎的?”
他们当中有龙族、有凤族、有人族、有妖族、有精怪,也有异族各大家族的代表,一共百多人带着大群护卫冲了进来,一名白发苍苍的脩族老人厉声喝道:“怎么回事?谁敢来这和-图-书里捣乱?嗯,怎么回事?”
那些闯入大殿的黑衣人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脱下头罩,露出了面容,看模样正是脩族的族人。
铁屑相互撞击,偌大的大殿内顿时密布无数的火花。
人族大巫可没有掌握神识之力的运用方法,就算是人族那些精通各种巫术诅咒的巫祭,他们对于灵魂力量的运用也很原始,更多的是依靠外物,比如说强大的巫宝,强大的祭坛,怪异的巫咒,邪恶的远古存在而进行。
“圆月天眼,给我们交出来!”那冰冷、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谁敢隐藏,死~~~”
一大群人从另外一扇大门中涌了进来,这些人全都是赤坂集的头面人物,是组成赤坂集的各方势力派驻在这里负责一应大小事务的实权长老。
原本留在大殿中的众人纷纷向闯入的一群黑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事不关己的他们低声咒骂着,迅速朝着大殿四周的几个出口走去。
“高手!”姒文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姬www.hetushu.com昊身边,而且他所站的位置,恰好在姬昊和那些突然闯入的人之间。无论这些人有任何异动,都必须击倒姒文命后才能和姬昊接触。
“不要惹麻烦,走吧!”姒文命老成持重,不愿意无缘无故的和这些人起冲突。元月天眼已经到手,那就尽快去执行姬昊原定的计划,没必要和这些突然闯入的人计较什么。
凤琴心傲然昂起了头,冷淡的说道:“藏头缩尾、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宝贝已经是我们的了,和你们没有关系。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这里是你们放肆的地方么?”
无形的漩涡呼啸着卷过,厚重的金属桌椅被可怕的力量扭曲、拧断、碾碎,大块的金属块被撕裂,然后碾成了细小的铁粉随着无形的空气乱流胡乱飞舞。
右脚狠狠一跺地面,一股浩浩荡荡、沛然难当的庞大压力犹如海啸一般向四周冲卷而去,大殿中原本就和开锅的稀粥一样的空气顿时变得更加的狂乱不安。
姬昊点了点头,认可了姒文命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