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三十九章 融合天眼

龙族潜势力庞大,尤其是在诸方水族之中更是有着堪比共工神族的影响力,在这几条水系中,龙族偷偷摸摸的布下了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隐秘水府。
拇指粗细、三尺多长的黑金杆子被泥土掩埋了大半,只有不到一寸长的一小段露在地面。黑黝黝的细杆上雕刻了复杂的阵法符文,一些细小的红宝石颗粒在细杆顶部镶嵌成了一颗竖目符文。
林木森森,墨绿的水草在河水中犹如水鬼的长发一样急速的舞动。姬昊飞开几条极其肥厚的庞大水草,悄然踏上了河岸。他向四周张望了一阵,深邃的林间并无人影。
姬昊收敛了全身气息,避开了这根细杆,尽可能的放慢了自己的动作。
姬昊远远的打量了一下,这座悬浮山峰中有十个左右的伽族战士,统辖着近千名闇族仆兵,还有数量不详的人族奴兵随军听用。
远处天边有低沉的轰鸣声传来,姬昊定睛看去,就看到一座通体呈青铜色的悬浮山峰几乎和图书贴着树梢慢慢的滑了过去。下锐上丰、上方大概有五百多亩大小的山峰上开凿了数十个大小洞窟,好些闇族仆兵骑着双头翼龙在这些洞窟内进进出出。
借着敖礼的令牌,姬昊一路上很是借用了几处龙族水府的传送法阵,大大的节约了他赶路的时间。只不过耗费了三天时间,他就已经来到了良渚城直辖领地的最南边。
元月天眼碰触到姬昊的鲜血后,就有无数晶莹剔透的细丝从天眼深处深处,迅速的钻进了姬昊的血肉中。姬昊的眉心颅骨发出细微的响声,这些细丝切开他的颅骨,在他的颅骨上切开了一个形如眼眶的凹洞。
这应该是直属良渚城的异族巡哨队伍。
整个天地的颜色,都变得不同了。
而姒文命则是全速返回蒲阪,敖礼、凤琴心更是连连发出了自家的求援令信,因为姬昊和帝洛朗之间的交易,暗流隐隐激荡起来。
在赤坂集的时候,姬昊不敢闹出大动静来,一路http://www.hetushu.com上又没有机会下手,一直到了快到目的地,姬昊才找到了祭炼这枚元月天眼的机会。
阿伂罗被姬昊一拳打成两截,差点被打杀当场,姬昊可怕的杀伤力让这些人乱了阵脚,丢下了几句威胁的场面话后就匆匆离开。
姬昊一路上施展水遁之术,借助赤坂山为源头的几条庞大水系,快速的向北方前进。
元月一脉的人来得匆忙,离开更是慌乱。
这里有太多见不得人的赃物,每隔一阵子,总有失主气急败坏的纠集一群人来寻访自家失窃的宝物。这种打上门来的桥段经历得多了,赤坂集的这些幕后掌控者们,也就不把这当回事。
一种说不清的奇妙感觉油然而生,姬昊突然感觉自己变得格外的敏感,就好像每一颗灰尘落在他的皮肤上,都能引发他最强烈的反应。
但是一旦有人施展任何法术从这些细杆旁路过,或者造成的动静稍微大了一点,这些细杆就会立刻和_图_书激活,向远在良渚城的异族预警。而异族在良渚城周边布置了重兵防守,一如刚才的那座悬浮山峰,一旦有一个地方示警,四面八方的异族军队就会立刻赶过来围剿。
前些日子,帝洛朗在垚山城被姬昊慑服,有意无意的说出了好些异族的隐私,结合姒文命提供的来自巫殿的情报,姬昊知道良渚城周边禁制密布,稍有不慎就会被异族发现自己的行踪。
几座阵法旗门布置妥当,又用云雾袋子放出淡淡的雾气遮盖了整个山谷,姬昊这才放宽心在洞窟中掏出了那枚元月天眼。
姬昊收取了元月天眼,又拉着姒文命和敖礼、凤琴心嘀咕了整整一晚上后,姬昊改头换面偷偷离开了赤坂集,一路向北行了过去。
在林中穿行了一个多时辰,姬昊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种细杆是异族独特的发明,他们炼制了不知道多少这样的法器,满天下的乱丢乱洒,就连异族都不知道究竟他们抛洒了多少这种简易的监察法器和-图-书
姬昊在山中梭巡了一番,避开了几支异族的巡哨分队,在山中一个僻静的山谷内找了个洞窟布置了起来。
迅速远离河岸,姬昊脚踏着清风紧贴着林中草丛的梢头急速掠过。
元月天眼和自己的血接触的时候,姬昊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他总感觉,自己将会拥有的形象,总有点怪模怪样的。
很多年来,好些人族的斥候、探子就是吃了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的亏,还没靠近良渚就被异族的军队围杀。
“不会。他的所有灵智都被抹杀了。但是他的生命印痕,也就是迦楼元伽的记忆都保持完好。”虚影显出身形,很认真的审视着天眼:“怕什么,就算他的灵智还藏在里面,敢在我面前放肆,那也是他倒霉。”
在一株不起眼的小灌木下面,姬昊放开的神识发现了一根细小的黑金铸成的细杆。
伴随着难以忍受的折磨和剧痛,元月天眼慢慢的和姬昊的身体融为一体。
两寸长,光滑润泽,坚硬堪比金http://m.hetushu.com刚石。姬昊将天眼握在手中,隐隐能感到其中一股可怕的力量在蛰伏。不仅如此,姬昊还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这颗天眼虽然被炼制成了法宝,但是他依旧是一件活物,并非纯粹的物件。
“老家伙,你说这里面不会有陷阱吧?”姬昊抓着这颗天眼望了许久。
姬昊就放下心来,他笑着点了点头,咬咬牙,按照赤坂集给出的祭炼方法,狠狠心用指甲将自己的眉心撕开了一条两寸多长的血口子,然后将这枚元月天眼放在了伤口上。
赤坂集对此倒是没有太多说法。
一路向前行进,好容易离开了这片丛林,前方一座大山挡路。
鸦公变成了一只普通的黑乌鸦,有气无力的缩在姬昊的袖子里不露头,两条小蛇更是变得和蚯蚓一般细小,一左一右的缠在了鸦公的脚爪子上休息。
哪怕现在良渚城被摧毁了,异族对周边领地的掌控力已经弱到了极致,但是这里毕竟是异族经营了多年的老巢所在,姬昊不敢有丝毫的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