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四章 家族复仇

姬昊看着婆罗氐,很冷漠的说道:“既然你来了,你不想我在良渚出手,那么,帮我想个办法,我必须要让帝氏一族的那些蠢货,死在我的手里。”
婆罗氐摊开双手,看着姬昊苦笑道:“没错,尊敬的大人,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会被当做祭品斩首。”
“家族复仇,当然,您有报复的权力,您也有报复的义务。”
琥珀色的酒液散发出浓郁的花果香味,姬昊端起酒杯轻轻摇晃,酒液挂在杯沿上,粘稠犹如蜂蜜。明亮的灯火照耀在酒液上,散发出犹如宝石一样的光辉。
姬昊目光深沉的看着婆罗氐:“这就是你着急赶来见我的原因?你不希望我在良渚城动手?”
姬昊眯起了眼睛:“帝氏一族的族人,被关押在良渚城?”
姬昊轻叹了一声:“斩首,却不是死在我的手中,这对我是一种侮辱,我的心情不畅达,我就无法翻越横在我心头的高山,我就见不到更高的元月之力。”
月湖小镇的主人,衍月一脉的大执政hetushu.com官之一,在衍月一脉位高权重的婆罗氐端着紫宝石雕成的酒杯,热情洋溢的向姬昊连连劝酒。
十指放在长桌上,指头轻弹桌面,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响,会客大厅内卷起了一道道森寒刺骨的阴风,矗立在大厅墙壁下当做装饰品的数十套重型铠甲剧烈的摇晃起来,甲胄相互撞击发出刺耳的‘锵锵’声响。
婆罗氐甚至说出了一些不该泄露的机密:“您要知道,我们刚刚完成良渚城地下结构三成的重建工作,这已经耗费了我们两个月时间,如果您……”
就算是衍月一脉的伽族,他们对技战术的研究甚至超过了亢月一脉的同胞,好些匪夷所思的强大战技都是衍月一脉的伽族研究出来的,但是他们的实际战斗力只能用渣滓来形容,他们的战斗力在所有伽族族群中属于绝对垫底的存在。
婆罗氐深深地向姬昊鞠躬行了一礼:“睿智如您,当明白我们的苦处。十二位执政大帝给和*图*书我们颁发了死命令,我们必须在两年内完成良渚城的重建工作。家族复仇是无比神圣而正义的行为,但是如果您在良渚城动手的话,势必会影响良渚的重建。”
“但是这和我无关。”姬昊的话就好像冰冷的铁锤,狠狠一击打在了婆罗氐的心口上,憋得他半天喘不过气来:“我关心的是,良渚城被摧毁了,我的族人死伤惨重,我有权作出报复。”
原本热情洋溢、浑身好似充满活力的他骤然变得极其的憔悴和疲惫,他长长的喘出了一口气,无奈的呻吟着:“尊贵的大人,接到苦叱的传信后,我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
姬昊五指缓缓合拢,他的眸子里闪耀着疯狂的光芒,七彩光芒犹如一根根极细的牛毛针,逼得婆罗氐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
放下手,婆罗氐皱着眉头看着姬昊,沉声说道:“您知道,要重建良渚城,离不开我们衍月一脉的知识。良渚城的所有规划图纸,所有阵法结构,所有的一切,都由我m•hetushu•com们衍月一脉掌管。”
婆罗氐的笑容收敛,他放下酒杯,用力揉搓起手掌,狠狠的在自己脸上按摩了起来。
大厅的大门突然被撞开,数十名婆罗氐的护卫闯了进来。
婆罗氐心知肚明,以他掌控的可怜军力,姬昊可以轻松的屠掉他整个领地。谁让衍月一脉的战斗力是如此的可怜,而元月一脉的疯子们是如此的强大?
衍月一脉是异族的知识保护者,是他们的知识传承者,衍月一脉的异族,无论是虞族、伽族还是脩族,他们更像是学者,而不是战士。
“滚!”姬昊沉沉的呵斥了一声,那些被冻成冰块的护卫就被一道恶风卷起,‘咚咚咚咚’的滚了出去。
但是婆罗氐的话刚刚出口,一道可怕的寒气从地下冲起,数十名实力强悍的伽族战士还没发出半点儿声音,白色的冰霜就包裹了他们的身体,可怕的寒气侵入了他们的五脏六腑,将他们封印在了厚厚的玄冰之中。
“尊贵的大人,用我家族的荣耀发誓,这是和_图_书一瓶难得的好酒。真的,真正的好酒呀。”
而元月一脉的异族是最强大的大法师,他们当中的顶级强者拥有一人屠城的实力。在异族的军队组成中,元月一脉的大法师是最重要的尖端战力。
“外物的享受,对我没有任何意义。”姬昊放下酒杯,双手杵在面前用整块黑玉抠成的大长桌上,目光深邃的看着坐在长桌那一头的婆罗氐:“你来得很快,婆罗氐。”
婆罗氐的脸色很古怪,就好像刚刚被人逼着吃掉了十斤牛粪一样古怪。
姬昊举起了右手五指,手指如刀正要挥出,婆罗氐张开了双臂大声的呼喊起来:“啊,啊,尊贵的大人,我明白您想要做什么,我想,我可以帮助您。”
这些护卫还没开口说话,婆罗氐已经站了起来,威严的说道:“出去!”
“没错,很多都是机密。”婆罗氐疲惫的声音中透着一丝骄傲:“比如说,良渚城的地下结构,包括地下的防御体系,包括地下那些防御阵法的相互链接、阵法规格和样式,一切都和图书是机密。”
所以婆罗氐大呼小叫,可怜巴巴的看着姬昊。
“良渚城被摧毁了,我不在乎。但是我的族人死伤惨重……嗯,很多废物死了就死了,我也不关心。”姬昊看着额头上直冒冷汗的婆罗氐,冷漠的说道:“但是我的几个血裔,他们出事了。我有权报复,我也必须报复,至高无上的元月在上,为了家族的荣耀,为了我这一支血脉的荣誉,我必须报复。”
不等婆罗氐开口,姬昊很蛮横的说道:“你做不到,我就毁掉你的领地……所有的领地。”
“很多都是机密。”姬昊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尤其元月一脉的荒野流浪苦修士,这些为了突破血脉天赋的枷锁已经走火入魔的强大家伙,可没人愿意胡乱招惹他们。
一个时辰后,姬昊已经坐在了月湖小镇最高大的城堡中。
婆罗氐认可了姬昊的说法,他苦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姬昊:“但是,尊敬的大人呵,良渚城的重建工作全压在了我们身上,现在我们身负重任,如果您动用暴力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