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五章 蝇营狗苟

在这座城堡的下方,有一座巨大而复杂的地下监狱,数万帝氏一族的族人就被囚禁在那不见天日的地方。包括帝洛朗的直系后裔,他的儿女、孙儿辈,都被关押在那里。
囚室的木门上有一个小小的窗口,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窗外,眯着眼向囚室内看了进来。
这样的身份,这样的血脉,那个旁系后裔在帝洛朗的后人中,身份地位和仆役也没什么区别。
帝妩,那是他最宠爱的儿子最小的女儿,帝妩的母族血脉高贵,出身闇日一脉耶摩家族,在帝洛朗所有的后裔中,帝妩的血统最为尊贵,自然受到了帝洛朗最大的关爱。
良渚城西,一条浊浪翻滚的大河正中,浓浓的水雾包裹着一座石质的小岛。
本命法眼被封印,一切神通法力都施展不出,养尊处优的虞族贵族肉体虚弱,在这防御森严的监狱中,帝洛朗连一丝半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帝洛朗的脸骤然抽搐了一下。
“我,帝洛朗,帝氏一族的长老,身上流动着帝释罗天大hetushu.com帝君尊贵血脉的后裔,居然沦落到,被当做祭品!祭品,该死的,和那些卑贱的奴隶,下贱的牲畜一样,当做祭品!”
“帝洛朗长老?”一个带着一丝油滑的声音传了进来。
“我真蠢……我不该回来。”帝洛朗含糊的咕哝了一句:“我为什么要蠢到返回良渚呢?该死的帝释杀,他居然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我们身上。当年他出生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掐死他?”
帝洛朗正好认得这个家伙,这个虞族青年属于一个底层小贵族家族,这个家族本身并无多大的势力,族人多依靠为大贵族们充当书记官,或者在大领主的领地中担任税务官、商务总管之类的辅佐官职谋生。
“还有多少时间呢?”帝洛朗扳着手指,咬着牙暗自盘算着:“按照我们虞族的传统,既然我们承担了所有的罪名,那么就要尽快的杀人灭口,消灭一切翻案的可能。”
小岛最宽有七八里,长有二十几里,依着岛上地势,异族修www.hetushu.com建了一座造型怪异的城堡,十几座尖顶高塔瘦骨嶙峋的杵在城堡中,犹如死人的手指骨一样笔直的指向了天空。
如果帝洛朗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家伙曾经向帝洛朗的一个旁系后裔求亲。那个旁系后裔,是帝洛朗某个不看重的重孙辈的后裔,和一个地位卑贱的侍女所生。
城堡中一座高塔中段,帝洛朗面如死灰的枯坐在一间小小的囚室内,透过巴掌宽的透气窗,呆呆的看着远处河面上一只轻盈的水鸟。
‘嗤嗤’的笑了几声,格鲁向站在远处走廊尽头的看守望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轻轻说道:“尊敬的长老阁下,您还记得您最宠爱的孙女帝妩么?多么尊贵的小姐啊,多么美丽的人儿,我是来带走她的。”
城堡东南西北各有一座兵营矗立,兵营正中各有一座高三百丈的神塔,四座神塔顶部猩红的竖目缓缓旋转着,一圈一圈无形的波纹扫过大地,时刻监视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啊,我的手!”坚硬的岩石墙和图书壁上一抹幽光闪过,帝洛朗的拳头擦破了一大块皮,他痛得抱着拳头蹲在了地上,眼眶里不自主的流出了眼泪。
帝洛朗气得面孔发紫,他近乎歇斯底里的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噗’的一声轻响,水鸟距离城堡高高的围墙还有一里多地,空气中一道红色波纹闪过,水鸟被强劲的电流打成了一缕青烟,几片凌乱的羽毛翻滚着被大风吹远。
作为帝氏一族的长老,帝洛朗还颇受优待。哪怕是阶下囚,异族严苛的阶级性依旧展露无遗。帝洛朗能够在空气通畅、‘视野开阔’的高塔上拥有一间独立的囚室,虽然这个囚室只能摆下一张单人床,起码这也是一种优待。
帝洛朗的身体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从这只水鸟的身上,他好似看到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一代代的血脉优化,虞族贵族多俊男美女,身材也多高挑秀美。但是站在帝洛朗门外的这个虞族青年,身形比正常的虞族男子矮了一个头不提,身形更是有点臃肿,面孔也有和_图_书点肥胖,在极其注重外表姿容的虞族贵族群体中,这家伙注定被所有人孤立和鄙视。
一块一尺多长,用蛟龙腹部最柔软的皮革制成,经过秘法锻造,变得薄如蝉翼几乎透明的符箓贴在帝洛朗的额头。一丝丝极细的黑色光芒从符箓上喷出,犹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覆盖了帝洛朗的面孔。
“我们会好好宠爱帝妩小姐的。”格鲁兴奋得直哆嗦,他看着帝洛朗,一个字一个字,近乎诅咒的低声咆哮着:“相信我们,我们会好好的轮流宠爱她!”
帝洛朗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猛地上前了两步,凑到窗口向外望了过去。站在外面狭窄的走廊里的,是一个身穿华服的虞族青年。
帝洛朗松开手,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站起身来,拉了拉身上皱巴巴的长袍,努力保持着一个豪门大族长老的风仪。他看着窗口外的人,冷淡的问道:“有什么事么?”
“我们,一共有十二个对帝妩小姐仰慕无比的可怜虫,我们凑了一笔钱。”格鲁很下流的笑着,挑衅的看着面孔扭曲http://m•hetushu.com的帝洛朗:“这笔钱数量很可观,所以,这里的统领大人认定,帝妩小姐因为不适应监狱的环境,重病身亡了。”
帝洛朗的面孔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你……你叫……”帝洛朗还记得这张‘丑陋’的面孔,却记不起他的名字了。
相对于帝氏一族这样的顶级豪门而言,这个虞族青年所属的家族,属于一句话就能抹去的渺小存在。
但是帝洛朗悍然拒绝了这个小家伙的求亲,而且还动用家族力量,对这个虞族青年身后的家族不轻不重的打压了一番。
“那么,我们应该没多少时间了。要找个合适的日子,把我们帝氏一族所有族人斩首……当然喽,为了压榨我们身上最后一点利益,这同样是我们虞族最优良的传统——为了压榨我们身上最后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利益,我们应该被用来当做祭品!”
“格鲁。”虞族青年很油滑的笑着:“卑贱的格鲁向您致敬,尊贵的帝洛朗长老阁下。啊,囚室的环境怎么样?这间破烂的囚室,简直和您太相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