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天降救星

格鲁的胖脸抽搐了一下,他惊慌的看了看左右,似乎是监狱高耸的围墙、围墙上密密麻麻的狱卒和看守给他带来了勇气,他挑衅的抬起头,向高塔做了一个极其下流粗鲁的手势。
拉开厚厚的窗帘,姬昊透过落地窗看向了小楼外的广场。
“格鲁,黑鲨堡是有规矩的地方!”
格鲁厉声喝道:“所有大家族都期盼着你们死!所以你们必须死!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呢?”
众多帝氏一族的长老和其他大人物纷纷咆哮怒吼,但是四周围墙上的狱卒和看守则是纷纷鼓掌叫嚣,更有一些地位卑贱的精怪战士兴奋得手舞足蹈。
格鲁眼珠子几乎能喷出火来,他死死盯着少女暴露的肌肤,嘴角隐隐有一丝口水流出。
帝妩痛得嘶声尖叫,眼泪水‘哗哗’的流淌了下来。
大吼了一声,两个闇族壮妇硬拽着帝妩走回了格鲁身边,格鲁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他粗短的大手捏住了帝妩细嫩的小脸蛋,然后用力的拧转了九十度。
姬昊手中的这www.hetushu.com块首阳山铜,在脩族的黑市上足可以换取上千万玉币!
姬昊‘咯咯’笑了几声,慢悠悠的掏出了一块一尺二寸长,宽两寸、厚一寸的金色铜锭:“精炼首阳山铜,这一块体积虽然小,但是重一千标准虞斤,配合其他材料,足够锻造好几柄极品兵器。”
首阳山铜,这是人族的战略资源,异族曾经花费了无数心思,也不过通过人族的败类走私了极少一点。
“帝延陀?帝氏一族的代理族长?噢,多么辉煌的大人物!可是我格鲁可不怕你!”格鲁昂着头,色厉内荏的大吼道:“你们已经完蛋了,没人会来救你们,你们毁掉了整个良渚城,你们毁掉了跨界通道,甚至上次的生死赌战,都是因为你们家族的缘故我们才失败。”
广场上,一个身穿单薄的白色长裙,头发蓬松凌乱的美貌少女正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因为我给你很多钱!”姬昊冷漠无情的指了指格鲁:“帝妩么?这个女人很漂http://m.hetushu•com亮,我很想对她狠狠的进行家族复仇。她的血统很高贵?那就更好不过了。高贵的血统繁衍下来的后代,会有更高的天赋,而天赋就是力量,尤其对我们元月一脉而言。”
身躯臃肿、面容普通的格鲁趾高气扬的走在两个闇族壮妇的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少女的腰臀部位。因为剧烈的挣扎,少女的长裙在后背裂开了长长一条,露出了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鲜血四溅,蚩战威严的抬起了头:“在这里,我就是规矩!”
这些狱卒也好,看守也好,乃至那些精怪战士,他们在虞族的阶层结构中位于最底层,曾经帝氏一族的大人物可以犹如屠杀猪狗一样的屠杀他们。
蚩战大吼了一声,一拳震碎的面前的落地窗,大步跳了下去。
但是现在尊贵的大人物们落难了,他们能欣赏到一个尊敬无比尊贵的贵族小姐在他们面前被人肆意的侮辱和蹂躏,这些狱卒、看守们激动得差点高潮,好像正在亵玩帝妩的和*图*书不是格鲁,而是他们自己一样。
他抬起头来,很大方的笑道:“尊敬的爷爷,您安心呆在这里吧,我特别花钱,给您预订了一瓶好酒,话说您有多久没有尝到一滴美味的酒水了?”
“该死的杂种!”数十个透气窗后面,帝氏一族的长老和其他核心大人物纷纷露出脸来,他们气急败坏的咆哮着,用最恶毒的语言问候着格鲁。
蚩战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铜锭不放了。
蚩战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呵呵呵,帝延陀的话可真有趣。我为什么帮他们呢?嗯?”
帝延陀怒极咆哮:“该死的蚩战,如果你不想和我帝氏一族成为死敌,就干掉这个该死的家伙!”
帝洛朗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帝妩,我的心肝宝贝!”
喘了几口气,格鲁摊开双臂,向帝洛朗所在的那座高塔放声挑衅:“帝洛朗长老,还有诸位尊贵的帝氏一族的大人们,看啊,我就要带走你们帝氏一族最娇嫩的鲜花,我和我的朋友们,会好好的呵护她的!她的血脉http://www•hetushu•com是如此的尊贵,所以我会让她为我和我的朋友们生孩子!”
蚩战站在他身边,眯着眼向外望了望,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噢,一个不成器的小家伙格鲁,他花了一百万玉币,要带走帝洛朗最宠爱的孙女帝妩。”
曾经他们高高在上,格鲁这样位于虞族最底层的小人物,他们一句话可以杀掉成千上万个。
他落在了格鲁身边,干净利落的拔出一柄短刀,在格鲁回过神之前,一刀剁掉了他的脑袋。
但是该死的帝释杀闯了大祸,他坑害了整个家族,他用最无耻的手段,让整个家族陷入了绝境。曾经不值一提的蝼蚁,居然都敢在他们面前放肆!
后方一座高塔上,离地三十几丈的地方,一个巴掌宽的透气窗口内,帝洛朗露出了半张脸,艰难的探出了手臂恶狠狠的指着格鲁的方向:“格鲁!我诅咒你!卑贱的小子!该死的杂种!我发誓,我要让你和你的族人受尽折磨而死,你们一个都跑不掉,一个个都要死!”
格鲁得意洋洋的转过身,http://m•hetushu•com很优雅的向帝洛朗鞠躬行了一礼。
‘嘎嘎’大笑了一阵,格鲁突然跳着脚指着帝洛朗的方向咒骂起来:“该死的老杂种,想要报复我?没机会了,你永远没机会了!帝氏一族注定要灭亡,你们一个个都会是死人。”
“嗯?”蚩战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姬昊,他没有搭理姬昊的长篇大论,而是很敏感的问道:“很多钱?钱呢?”
姬昊紧了紧裹在身上的斗篷,轻轻的哼了一声。
“格鲁,你今天的作为,会给你和你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高塔最顶部的一个囚室中传来:“我,帝延陀,以帝氏一族代理族长的身份向你保证,你,还有你的那群卑贱的朋友,还有你们身后的家族,注定毁灭。”
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格鲁这个该死的小人物,居然要染指帝氏一族最娇嫩、最美艳的一朵鲜花!
两个身高力壮的闇族壮妇一左一右的牵制着少女的双臂,几乎是拎着她离地而行,快步的走向监狱的大门。肥胖的哈门德带着怪异的笑容,已经等待了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