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章 代理族长

帝洛朗的囚室太狭小,不适合商议正事,所以姬昊占用了蚩战的办公室。
专用的管道从伙房引来了热水,蚩战办公小楼内的两间浴室内水汽升腾,奇异的花香味四溢,这是上等的沐浴香膏特有的味道。
忙碌了整整半个时辰,坐在蚩战办公室落地窗边的姬昊已经喝了整整三壶茶后,他终于见到了帝延陀和帝洛朗等一众帝氏家族的权力长老。
但是他猩红色的瞳孔却好像两点融化的岩浆,里面充斥着近乎疯狂的火焰,姬昊只是望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心中充满了对某些人和事的怨毒恨意。
这里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关系着帝氏一族几近十万嫡系族人的生死存亡,关系着他们未来的命运,由不得帝延陀他们不谨慎、不小心。
眯着眼,姬昊静静的看着帝延陀不吭声。
哈门德把玩着一块首阳山铜锭,‘咯咯’笑道:“管这么多呢?大人,反正我们有好处就行。”
蚩战不在场,但是每隔一m.hetushu.com刻钟,会有闇族少女送一大壶滚烫的糖茶进来。
这是黑鲨堡监狱的所有防御神塔都全力发动了,如果帝延陀和帝洛朗他们敢于越狱,最可能的下场就是被电成焦炭,或者被砍成肉酱。
帝延陀打量姬昊的同时,姬昊也在仔细的审视他。
蚩战摸了摸下巴,有点含糊的咕哝道:“嗯,恐怕这里头还有其他的故事。这位不知名的元月一脉的大人……啧,元月一脉哪个家族,有这么大的胆子,庇护现在的帝氏一族呢?哪怕帝氏一族是块大肥肉不假,他们就不怕噎死么?”
甜腻的糖茶,还有桌子上的点心也都甜得发苦。姬昊不好甜食,但是为了保持对帝延陀的压力,他只能镇定自若的,一杯一杯的将那可怕的糖茶不断的灌进肚子里。
一伙重犯,一伙再过一阵子就要被处决的死囚,居然在监狱镇狱统领的办公室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打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还和*图*书能在镇狱统领的办公室内和前来探望的人正儿八经的谈判会议!
这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但是外部条件所迫,姬昊并不怕他不就范。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哈门德站在蚩战身后,低声叹了一口气:“怎么也是血月一脉排名前三的豪族,就算要卖身,也要卖个好价钱的!”
虞族人喜欢吃糖,而且到了近乎疯癫的程度。
姬昊看着帝延陀,轻轻的笑了笑:“事已至此,我能给的承诺就是——你们能活着!”
帝洛朗等权力长老按照地位高低、实际权力大小,整整齐齐的呈一排站在屋子里。
如此神奇的事情,也只有在虞族这里才能出现。姬昊为了借用蚩战的办公室,也不过是多付出了两根首阳山铜锭而已。
一波波肉眼可见的波纹在空气中滚动,偶尔有细密的电火花在空气中迸射出来。
监狱的围墙上,蚩战坐在瞭望塔最高处的瞭www.hetushu.com望哨里,眯着眼看着原本属于他的小楼。
小楼内,帝延陀终于开口了,一层血色光晕从他眉心竖目放出,笼罩了整个小楼,严防可能出现的窃听者。他看着姬昊,语气死板、没有丝毫变化的问道:“你能给我们什么承诺?”
几个美丽的闇族少女带着刮刀、剪刀各色器具进了浴室,里面很快就传出了细微的毛发割裂声。
姬昊不吭声,帝延陀也不说话,帝洛朗和其他的家族长老也都眯着眼,微微低着头,静静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姬昊放下茶杯,笑呵呵的说道:“贪赃枉法,总能弄到旁人弄不到的好东西。”
小楼外,近千名全副武装的伽族战士往来游走,监狱的围墙上,守卫的数量比平日多了十倍。隐隐有沉重的脚步声从围墙外传来,这是监狱四个方向的军营内的战士也调动了起来,唯恐帝延陀、帝洛朗他们脱逃。
一头灰白色的长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下颌有三寸短须,同样是灰白色的胡http://www.hetushu.com须一根根坚硬犹如钢针,透着一股子坚硬、坚毅、绝不屈服的味道。
姬昊不吭声,帝延陀也不说话,两人端着茶杯一杯一杯的喝着香浓但是甜得发腻的糖茶。
蚩战‘嘿嘿’笑了起来,得意洋洋的抚摸着怀里沉甸甸的铜锭。
一张标准的英俊无瑕疵的虞族贵族面庞,引起姬昊注意的,是帝延陀深陷的眼眶中,两只犹如花岗岩一样冷漠、坚硬的眸子,这代表他的内心很硬朗,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
胖乎乎的哈门德亲自跑了一趟良渚,在城外一座幸存的庄园中花了大价钱,买回了上百套奢华的服饰,同样是美丽的闇族侍女将这些衣服送进了浴室里。
帝氏一族的代理族长帝延陀则是认真的打量了一阵姬昊后,很雍容的坐在了他的对面,很自然的端起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香醇的糖茶,轻轻的啜了一口,很惬意的吐了一口气:“好茶,想不到居然能够在黑鲨堡监狱,喝到最顶级的黑山云雾红。”
在帝氏一族和-图-书原来的族长在良渚城意外陨落的时候,临危受命,被众多家族长老推上代理族长的宝座,哪怕帝延陀并不能挽回帝氏一族被丢进黑鲨堡监狱的厄运,但是这依旧证明了帝延陀在家族内的影响力。
漫天繁星闪烁,夜幕笼罩大地的时候,蚩战也不由得咕哝了一声:“故弄玄虚……刀都架在脖子上了,帝氏一族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这是一个典型的虞族贵族,身形高挑、腰身更是纤细,但是肩膀很宽,比寻常虞族人宽了一半左右,这自然给他带来了一股旁人没有的无形威严。
离开了狭小的囚室,又洗了几个月来的第一个澡,清理了乱糟糟的头发和胡须,又换上了虞族贵族特有的奢华服饰后,原本委顿、憔悴、通体脏兮兮犹如难民的帝洛朗等人,顿时变得贵气逼人。
墙壁上,脩族大匠师制造的精准计时工具上的长针在一格一格的跳动着,随着长针的跳动,落地窗外的阳光似乎都在一跳一跳的跃进。
一个冷静和疯狂交织,强而有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