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二章 狱中

几近十万帝氏一族的族人被关押在这一层监区,除了有小孩的哭喊声传来,整个监区死气沉沉的没有任何活力。帝氏一族的族人们面无表情的坐在囚室的地上,犹如待宰的牲口,静静的等待着末日的到来。
这就是虞族贵族的种族性,看似高高在上犹如神灵一样尊贵威严,实则骨子里他们是一群彻头彻尾的‘贱人’!
“我和我的家族,会非常高兴有一个大贵族家族的血脉融入我的家族。”虞族青年咬着牙疯狂的咆哮着:“但是你不该弄大她的肚子后,在一个又一个午夜沙龙上吹嘘和炫耀!”
俊秀的脸蛋上满是狰狞之色,虞族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未婚妻,你弄大了她的肚子!”
帝逻用力的吐了一口血,讥嘲的看着虞族青年冷笑道:“但是你还是和她成亲了,不是么?”
几个虞族青年同时笑了起来。
虞族贵族之间的相互倾轧,他们见得多了,所以他们深深地明白他们的命运。
甬道尽头的一间http://m.hetushu.com囚室内,几个衣衫华丽、满身是血的虞族青年正大口喘着气,虞族的贵族们体力可不是很好,运动稍微激烈点他们就累得不行。
虞族的力量传承,更多的是依靠家族血脉来进行。
那些伽族战士已经闯入了帝逻受刑的囚室,听到姬昊的话,这些伽族战士毫不犹豫的拔出长刀,干净利落的一刀将虞族青年的脑袋劈了下来。
但是现在,帝氏一族落难了,他们迫不及待的赶来,花费了重金亲手报复帝逻。
锋利的标枪精准的穿透了金属栅栏之间的缝隙,狠狠撞在了虞族青年手中的铁棒上。虞族青年双手剧痛,铁棒脱手飞出,被标枪狠狠的扎在了后方墙壁上。
挥动着铁棒,虞族青年将铁棒对准了帝逻的脑袋:“你的曾祖父是帝延陀大人,你号称帝氏一族最年轻一代最有天分的年轻人。能够亲手打死你,我真的感到很荣幸!”
一个帝氏一族的青年被蟒筋绳hetushu.com索捆着双脚,倒吊在囚室的天花板上。他的两条腿到处都露出了微红、半透明的骨骼,地上到处都是零碎的皮肉。
囚室四壁以黑色的岩石混合金属汁液浇铸而成,粗糙、冰冷、没有丝毫装饰物。地下水汽深重,囚室的石壁上不时有一条条露水滑落。
手中铁棒正要挥下,突然十几名伽族战士甩开大步顺着甬道冲了过来,其中一人隔着近百丈远,随手投出了一支沉重的标枪。
宽达五丈的甬道往来交错,甬道两侧是规格整齐、长宽数丈的囚室。粗大的金属栅栏封住了囚室,透过栅栏可以清晰的看到囚室中的景象。
以前,在帝氏一族依旧高高在上的时候,他们恨不得跪在地上舔帝逻的靴子,因为那时候他们的身份地位是如此的天差地远。
帝氏青年轻轻的呻吟着,三只眼眸睁得老大,但是眼眸里已经没有半点儿神采。
对于虞族的年轻贵族而言,谁也不是贞男烈女,这点婚前的风流韵事,谁也别说谁的hetushu.com过错。
大豪族的血脉,代表着更强大的天赋潜力,未来拥有更强大的发展前途。所以像帝逻弄出来的这种事情,这个虞族青年和他的家族,会很开心的容忍那个孩子的存在,并且将他抚养成人。
“帝逻,喜欢我给你的小礼物么?”喘息了一阵,一个虞族青年拎起了一根沉重的、密布利齿的铁棒,握在手中轻轻的挥动了一下。
“一千万!”蚩战迅速的凑了上来:“再加一千万,趁着良渚乱成一片的大好时机,我帮你把他的家族也给收拾掉。我们需要很多新的囚犯,填充空荡荡的监狱!”
“当然,当然,我能理解。”虞族青年挥动着铁棒,得意的狞笑着:“这点点风流韵事,很寻常,对我们来说,只是我们日常的一种小调剂。但是你让她怀孕可以,因为你帝氏一族的血脉,我的家族会很欣然的收容那个孩子,让他真正成为我家族的一员!”
虞族青年阴沉着脸说道:“那是因为你给了我十万玉币,该死的!十万玉币和图书,你就羞辱了我!”
几根密布着倒刺的铁椎深深的扎进了整个帝氏一族青年的脊椎骨,点点鲜血不断顺着铁椎流淌出来,血水中还混杂着粘稠的脊髓,在铁锥上拉出了长长的细丝。
甬道的墙壁上,一盏盏石质油灯放出昏暗的灯火,照亮了囚室中神情麻木的无数囚犯。
“如果大家都不知道那个孩子的父亲是你,我会很开心成为他的父亲!”虞族青年近乎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但是你说了出来,大家都知道了……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每间囚室中都挤满了人,不管男女老幼,不管地位高低,每间囚室中起码被丢进了一两百人,人和人挤在一起,挨在一块,想要躺下休息都是一种奢望。
听到虞族青年的咆哮声,姬昊冷声喝道:“蠢货,帝氏一族年青一代最有天分的天才,我可是花了整整五千万玉币,才买到了他的命!你想要让我白白损失五千万玉币?砍掉他的脑袋!”
黑鲨堡的地下监狱规模巨大。
挣扎和反抗,除了自取其和_图_书辱、让自己遭受更大的折磨,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咚’的一声,铁棒狠狠砸在了帝逻的小腹上,帝逻‘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身体犹如濒死的鱼一样抽搐着。过了许久,帝逻才挣扎着喘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是她主动勾搭我!这种事情……不是很寻常么?你和她还没有成亲,你无权干涉!”
虞族的社会法则之一——不被抓住就是无罪的!
双手流血的虞族青年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该死的,这就是你们黑鲨堡监狱对待客户的态度么?我花了整整五十万玉币,就是为了亲手杀死帝逻!”
帝延陀已经站在甬道正中,大声的呼喝起来。
姬昊点了点头,冷冽一笑。
大群的精怪狱卒大步跑到了各处囚室外,掏出巨大的钥匙,打开了囚室厚重的栅栏。
姬昊在帝延陀、帝洛朗等帝氏一族的长老簇拥下,带着蚩战、哈门罗等人顺着甬道大步走了过来。
这个法则之中有着极其奇妙的衍生解读,其中玄妙只有真正的虞族贵族才能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