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狱传送

姬昊无奈的耸耸肩膀,淡然道:“这不是有你们么?等你们到了我的领地上,我希望你们能将你们的聪明才智毫无保留的献给我。”
他惊恐绝望的看向了远远站在甬道尽头,手里捧着一本硕大的账本在一个一个计数的蚩战。
格棱面如死灰的看着帝洛朗,灰色的眸子里尽是绝望。
拔舌,让你口不能言。
帝延陀和一众帝氏一族的长老无奈苦笑,一个长老低着头喃喃说道:“噢,好吧,我们掌握的知识,这是多么珍贵的财富啊……但是这不能怪我们,这可不是我们的错。”
大群大群的虞族贵族疯狂的嘶吼挣扎着,被如狼似虎的狱卒、看守连打带踢的赶了进来。
一名衣衫破烂的中年虞族男子嘶声咆哮着:“我是源沁统领的书记官,我是源沁统领的属下……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无权逮捕我!”
帝洛朗将手中法杖递给了帝妩,他走到格棱面前,伸出手指掰开格棱的牙关,亲自用剑割掉了格棱的舌头。
一队队的帝氏http://www.hetushu•com一族的族人集合了起来,第一队整整一千名女人和孩子走进传送阵,半盏茶时间后,传送阵喷出一道白光,他们在传送阵内消失了。
一名长老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姬昊按照虞族贵族的传统,在这种情况下,一向是长老和族长先离开,核心族人排在第二序列,然后是青壮年先走,老人、孩子和女人断后的……
封印,让你失去神通。
姬昊正在黑鲨堡监狱的最下层,在一个宽大的广场上,他正和帝延陀等人一起动手,小心的布置一座直径百丈的传送法阵。
“该死,一百万里?还没脱离良渚的直辖领地!”
“不,不,你们不能这样……你们居然敢公然的践踏虞族大法典?不,不,你们帝氏一族才是死囚,我们是无辜的,格鲁他们做的事情,不应该牵涉到我们!”
黑鲨堡的狱卒、看守们没有一个人吭声,他们熟练的将这些不知所以然的虞族贵族拉拽到了刑房,随后凄厉和图书的惨嚎声响彻了整整一层地牢。
一个又一个虞族贵族被惨厉的刑罚炮制,浑身瘫软犹如蠕虫一样蜷缩在地上不断抽搐。
“空间定位符文不够精准,会浪费一成左右的巫晶能量。”
格棱不蠢,正相反,在虞族森严苛刻的社会下层厮混的他,有着比那些上等大贵族更加精明的头脑。
剁指,让你无法书写。
将近十万名帝氏一族的族人,根本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下堂而皇之的走出黑鲨堡。
同样身穿整套华美的甲胄,面容扭曲犹如女鬼的帝妩紧随在帝洛朗身后,目露凶光的盯着中年男子。
传送阵表面亮起了一层柔和的光芒,随后一声‘嗡嗡’响声传来,一块玉符凭空从传送阵内飞出。
“真不幸,监牢一场大火,帝氏一族的很多族人面孔都被烧毁了。”肥胖的哈门德站在刑房门口,很快活的笑着:“安全措施很重要,所以我们一定要向诸位执政大帝申请更多的拨款,我们要好好的整修一下黑鲨堡的囚室。”
身穿覆和_图_书盖全身的重甲,金灿灿的甲片上密布着复杂而华美的花枝花纹,左手拎着一根半身高的法杖,右手握着一柄花俏的单手长剑,腰带上挂着数十枚精巧的法术佩饰,从头到脚武装到牙齿的帝洛朗在大群族人的簇拥下,大步走了过来。
鲜血从格棱嘴里不断喷出,帝洛朗咬着牙说道:“虞族大法典?不,我正在按照虞族大法典的法则办事——你们这些下等贵族肯定忘记了一件事情,制定虞族大法典的伟大存在曾经说过一句话……”
传送阵,这是姬昊和帝氏一族唯一的选择。来良渚之前,姬昊已经准备妥当,眼前这座传送阵的阵基和一切所需的材料,都是姬昊预先准备的。
“帝……帝洛朗长老!”中年虞族男子惊恐的看着帝洛朗:“你们……你们不是……”
帝洛朗身后的帝妩无比快慰的笑着,娇滴滴的说道:“他说,虞族大法典,仅仅是用来约束那些卑贱的存在。当你的力量和权势超越了法典的约束,你就可以将法典踩在m•hetushu•com脚下!”
“最终空间转化符文极其粗陋,这传送阵最多能传送一百万里。”
几个帝氏一族精通阵法架设的长老站在一旁,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传送阵。
最后一块阵基架设完成,姬昊迅速将一块块巫晶放在了传送阵各处插槽中。
黑鲨堡地牢的大门开启,金属门轴摩擦的声音犹如恶鬼的嚎叫,顺着甬道飘出了老远。
“能量回路结构有问题,我已经找到了七十三个可改进的地方。”
但是看到姬昊认真的面孔,这位长老无奈摇了摇头,低声咕哝道:“人族的伦理观念……太落后了!”
他立刻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更弄明白了帝洛朗的话是什么意思。
帝延陀苦笑连连:“尊敬的垚伯大人,必须要说,不管怎样,这座传送阵的性能,太让人失望了。”
姬昊抓住玉符用神识一扫,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我预先安排的人,已经在那边将传送阵布置好了。老人、孩子和女人先走,青壮留下断后,有问题么?”
一名狱卒拎和-图-书着一块烧红的烙铁走了过来,慢慢的,仔细的用烙铁将格棱的面孔烫得稀烂。就算是格棱的亲爹娘看到他,也绝对不可能认出他来。
挖眼,让你目不能视。
“我们不是应该蹲在黑牢中,倾听你们这些卑贱的下等贵族卑劣的子嗣玩弄我们的族人?”帝洛朗带着十成十的恶毒之意凝视着中年男子:“格棱,你有一个好儿子,格鲁真是一个好孩子……所以,你们被抓进黑鲨堡,你们将顶替我们去死,而我们就要离开了。”
一众长老在一旁絮絮叨叨的抱怨着,姬昊抬起头来,笑看着他们:“这是我们巫殿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传送阵。当然也有传送距离更远的,但是那样的传送阵体积太大,直径超过百里的传送阵,根本避不开外人的耳目。”
“卑贱的血统!”帝洛朗肃杀、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刚刚开口大吼大叫的中年男子绝望的朝着黑漆漆的地牢屋顶惨嚎:“给我一个理由,让我死得明白!我虽然只是一个下等贵族,但是我毕竟也拥有贵族的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