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五十七章 脩族大师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面色铁青的阿伂罗,蚩氏是亢月一脉战力最强的伽族大家族,想不到居然有蚩氏的族人效忠其他虞族大贵族,这可是挺有趣的事情。
蚩战看着那个浑身是血,身体软绵绵任凭人拉扯的脩族老人,不由得失声叫道:“古罗大师?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居然敢对幻月一脉的古罗大师下毒手!”
姬昊和蚩战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一眼,两人心头都一阵雪亮。
蚩战当即答应了姬昊的请求。
一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球从古罗的手中飞起,淡淡的幽光不断的在水晶球内闪烁。
蚩战站在城墙上,阴沉着脸看着监狱外的军队:“没有恶意?为什么带这么多人过来?这里是黑鲨堡,关押的都是重犯,如果因为你们的行为,走丢了囚犯,这个责任算谁的?”
以阿伂罗为首,大群亢月一脉的虞族、伽族战士披挂着重甲,手持重盾,大踏步的冲到了黑鲨堡的正门口。他们沿途洒下了某种秘制的药粉http://www•hetushu.com,那些毒荆棘黏上药粉后,居然迅速的化为灰烬。
蚩战冷冷的看了老人一眼:“这可由不得你们说了算,万一,总归有万一。”
一群丢在黑牢中静静的发霉发臭的‘皮、肉、骨’,一群早就在异族的户籍档案上消失的人,每天都要浪费大量黑鲨堡口粮,浪费黑鲨堡经费的废物,还能卖出一笔巨款!
帝延陀、帝洛朗等人跟着哈门德急匆匆的跑去地下监牢,挨个去寻找有价值的囚犯。
看样子,在异族内部,打黑鲨堡这块风水宝地主意的人不少啊,阿伂罗带来的人如此行事,很显然他们对黑鲨堡是早就有所准备的,而这些准备对蚩战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有姬昊只是把异族当做‘猎奇’的对象,他心中从未将异族神话过,而他做事向来对于‘规矩’、‘底线’和‘操守’之类的东西不是很看重。
姬昊笑呵呵的站在一旁没吭声,闹吧,闹吧,拖和图书延时间,拖得越长越好。下面传送阵正在不断的将人送走,大概两个时辰,足够所有帝氏一族的族人离开。
帝舜和姒文命的能力比他姬昊强得多,之所以姬昊能够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无非是行事手段和思维风格不同而已。
蚩战的脸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眯着眼,厉声喝道:“阿伂罗,我是蚩氏一族的族人,但是我效忠的大人可不是阿氏一族的任何一个族人!在黑鲨堡,能够对我下令的,只有十二位执政大帝,或者掌管刑罚的那几位大执政官!”
阿伂罗倨傲的抬起了头,他看着蚩战厉声喝道:“蚩战,我,阿伂罗,以亢月一脉阿氏一族的名义,命令你开门!该死的家伙,你忘记了么?蚩氏一族,只是我们阿氏一族的附庸!”
最初说话的虞族老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面皮上的银色斑点同时发出夺目的银光,他深邃的目光扫过蚩战和姬昊以及他们身边的大群看守,冷冷的说道:“蚩战统和-图-书领,我们并没有冲击黑鲨堡的意思,我们来这里,只是因为我们追踪一件重要的物品来到了这里。”
所以姬昊和蚩战这种人一拍即合,他和这些无底线、无节操的异族厮混得如鱼得水,他能够很轻松的就从这些家伙手上弄到意料之外的好处。
姬昊耸耸肩膀,没吭声。
帝舜和姒文命,还有绝大部分人族的高层,包括历代人皇在内,他们行事一板一眼,他们讲规矩、守底线、有操守。正因为他们被‘规矩’、‘底线’、‘操守’这些东西约束着,所以他们无法想象,虞族是一个多么没有‘规矩’、‘底线’多么低劣,多么缺少‘操守’的种族。
历代人皇和他们的臣子,都把异族当做最强大的敌人,所以无形中,他们在心中过多的美化了异族。
无关于能力,实在是做人的‘人品’关系。
神魂空间中,虚影很郁闷的咕哝了一声:“帝舜、姒文命他们,如果知道你用一堆死物就能买走一大群脩族的匠http://m•hetushu•com师,他们肯定会郁闷得吐血!”
这笔买卖,可以做!
一个白发苍苍、满是皱纹的面皮上密布着无数银色斑点,看上去苍老至极的虞族老人咳嗽了一声,抬起头来,用法杖轻轻的杵了杵地面:“蚩战统领?开门吧,我们并无恶意。”
后面大队战士左右分开,十几名身材矮小、浑身带着刺骨血腥味的精怪奴隶拖拽着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脩族老人快步走了上来。
姬昊晒然一笑,果然是追踪这颗元月天眼而来。奇怪的就是,他们怎么追过来的?
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可以让任何人铤而走险,更何况姬昊的提议带给蚩战的,何止是三倍的利益?
姬昊则是蹲在蚩战身边,静静的看着元月一脉和亢月一脉的联合军队。蚩战已经发动了岛上的禁制力量,那些密密麻麻疯狂生长的毒荆棘消停了下来,所有毒荆棘都在萎缩,让开了通往黑鲨堡的大路。
至于说,姬昊买走这些伽族战士和脩族匠师后,是否会危害到虞族的hetushu.com利益,蚩战和他身后的人,从来不考虑这些。这也是虞族伟大而光荣的传统之一——自身的利益高于一切,种族的利益和自身的利益起冲突的时候,让种族的利益见鬼去吧!
遍体鳞伤的古罗艰难的抬起头来,干声说道:“我制作的那颗天眼,就在百丈范围内。”
老人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如果真因为我们的行为让囚犯走丢,那自然是我们摩喉家族的错。但是,我们已经包围了整个岛屿,谁能走丢呢?”
大片大片的毒荆棘化为飞灰飘散,随后大群元月一脉的重甲战士护送着一群身穿长袍、手持法杖的老人慢慢的登上了小岛,来到了黑鲨堡正门前。
用力的跺了跺脚,阿伂罗厉声喝道:“开门!你要以下犯上么?”
“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手上怎么会有克制岛上荆棘的秘药?”蚩战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咬牙切齿的发着狠:“难道说,他们早就有入侵黑鲨堡的预备?”
异族内部的权力纠纷,看样子比他想象的还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