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六十五章 断后

帝释杀?外面血云上的人是帝释杀?
“摩喉神杖?这是摩喉一族至高传承神器之一!伟大至高的血月啊,你抢了摩喉一族的传承神器?”
太诱人了,实在是太有人了,帝延陀的眼珠里几乎都要伸出小手抓住这根权杖不放。
如臂使指,所有的天地灵气更好似姬昊的奴隶,只要他一个念头,这些天地灵气就会任凭他驱动。
姬昊掏出了刚刚抢来的摩喉权杖,双手握住权杖用力的一杵。
大河的水顺着裂缝灌进了监区,监牢内一片混乱,好些狱卒和看守也顾不得弹压囚犯,自顾自的到处乱奔乱跑,忙不迭的向地面逃去。
“给我定!”姬昊沉沉喝了一声,他眉心竖目一阵光芒闪烁,四周的空间骤然凝固。一片暗沉沉的幽光从他眉心喷出,绕着四周一整盘旋,盘羲神镜将这些空间裂痕一扫而空。
就连站在城墙上大吼大叫的蚩战都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就连他这个镇狱统领都没想到,黑鲨堡的地下居然www.hetushu.com关押了这么多的囚犯,这是得有数以百万计的囚犯吧?
帝延陀、帝洛朗等人趁着这一片混乱,偷偷摸摸的卸掉了身上甲胄,混在人群中扬长而去。
黑鲨堡的地面炸裂开,姬昊浑身翻滚着大片火云从地下冲出。他左手握着摩喉权杖,右手一指,一道直径里许粗细的火柱从天而降,狠狠劈在了血云上。
“噢~不!”帝延陀惊呼了一声:“不,快逃,否则被卷入空间乱流,我们都要完蛋!”
但是巨大的消耗带来的是恐怖的力量,姬昊隐隐觉得,在这方圆万里内,他就是至高无上的神,他能掌控方圆万里内的一切天地灵气的流动,他几乎无所不能!
无数条大大小小的裂缝直通地面,好些囚犯就顺着裂缝冲了出去。
万里方圆内,所有天地灵气尽在掌控中。
以姬昊如此强大的生命力,都被权杖压榨得浑身难受,身体一阵阵的酥软。
姬昊的身体一晃,带起一抹金光瞬http://www.hetushu.com间到了传送阵内。
摩喉一族的摩喉神杖,就能掌控一方天地灵气,封印镇压敌人的一切神通秘法,更能无数倍的增加使用者的法术威力。手持摩喉神杖,甚至能挑战日月境的强者!
每件这种品级的神器,都拥有无上的威能,足以让一个家族亿万年兴盛不衰!
下一瞬间,距离姬昊数百丈远的地方,在黑鲨堡的囚室中,无数空间裂痕乱杂杂的凭空喷出。
“唔,我当然能得到他。”姬昊轻哼了一声,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这根该死的权杖果然威力无穷,但是使用的时候消耗太大。
姬昊丢出了一枚玉符,里面是一个地址,也就是姬昊安排人布置传送阵接应的地方。
这件事情不是他们做的,但是不管是不是他们做的,黑鲨堡崩塌的时候他们在场,这件事情就和他们脱不了关系了。
堪堪看到传送阵闪耀的白光时,帝延陀、帝洛朗还有几个负责帮他‘收购’囚犯的帝氏一族的http://www.hetushu.com长老,已经在一群家族护卫的簇拥下站在了传送阵中。
帝延陀等人看着姬昊手中精光四射的权杖,同时惊呼出声。他们的眉心竖目张开,目光炯炯的盯着姬昊,眸子里尽是几乎疯狂的贪婪。
见到姬昊快步奔了过来,帝延陀急忙大叫了起来:“快,快,我们就要离开了!该死的,我感受到了帝释杀的气息,那个卑鄙、无耻、下三滥的叛徒!”
摩喉一族留在河面上的舰队剧烈的摇晃着,阿伂罗和一众摩喉一族的族人不知所措的看着崩塌的黑鲨堡。
“破!”姬昊右手随意一指,一股无形巨力呼啸轰出,四周监区的所有墙壁轰然坍塌,紧接着黑鲨堡的地基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小岛一侧的岩壁被轰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滚滚水汽被大风卷着冲了进来。
话音未落,传送阵的阵基轰然崩溃,传送阵四周出现了无数黑色的、头发丝一样细小的裂痕。可怕的吸力从裂痕中冲出,帝延陀、帝洛朗等人同时身m.hetushu.com不由己的被吸了过去。
血云上,帝释杀看着这一片混乱,面孔一阵扭曲。
姬昊看到帝延陀他们的身体被拉长,被扭曲,犹如柔软的面团。
黑鲨堡地下监牢的防御禁制轰然崩塌,一座座囚室不断崩毁。
巨响不断,黑鲨堡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半边岛屿突然坍塌,卷起了高高的浪头。
姬昊随手挥动,偌大的黑鲨堡就整个颤抖起来,地下厚重的岩层剧烈的扭曲崩塌,大片囚室被摧毁,无数关押在囚室中的囚犯嘶声怪叫着冲了出来。
帝延陀接过玉符,将地址记在心中,然后一把将玉符捏碎。肃然向姬昊点了点头,这群帝氏一族的大人物们毫不犹豫的,甚至有点火烧屁股的,犹如漏网之鱼、仓仓皇皇的从那巨大的破口冲了出去。
一股可怕的吸力从权杖中喷出,疯狂的吞噬姬昊的精血和精神力量。姬昊隐隐有一种在操控禹馀道人剑阵阵图的相似感觉,透过这根权杖的帮助,姬昊感应到了方圆万里内所有天地灵气最细微的和*图*书变化。
他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攻击!杀光这些不知道死活的东西!”
这种品级的传承神器,只有虞朝三日九月十二分脉最顶级的权势家族才拥有。
姬昊在黑鲨堡昏暗的甬道中快速穿梭。
但是传送阵还没来得及将他们挪移出去,空气中大片血色波纹一阵翻滚,虚空扭曲,传送阵上无数的符文突然裂开了一条条细密的裂痕。
“你们逃吧。相信以你们的实力,逃走不难。”
更多的囚犯顺着大小不一的裂缝跳进了大河中,滚滚河水一卷,就带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向下流淌去。
比如说血月一脉的帝释一族,比如说冥月一脉的梵氏一族,比如说亢月一脉的阿氏一族,只有这最顶级的十二个家族,才拥摩喉神杖这种品级的神器。
“你怎么可能……得到他?”帝延陀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如果不是已经发下了灵魂血誓,生死都被姬昊掌控着,他甚至忍不住要出手抢夺摩喉神杖!
无数的囚犯嘶声嚎叫着涌出了地面,密密麻麻犹如发狂的行军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