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六十七章 黑暗神咒

一片幽蓝色的寒气从黑衣人的掌心喷出,三十六片形如龟甲、丈许方圆、薄如蝉翼的玄冰盾从寒气中络绎喷出,排成一线挡在了黑色神光前。
眼睛终于能再次看到东西,几点汗水挂在眼睫毛上,透过水珠,姬昊看到帝释杀浑身光溜溜的站在半空中,无数道雷光犹如毒蛇一样在他身体内往来穿刺。
雷火奔涌中,帝释杀艰难的回过头,大声的咆哮了一声‘闪开’!
帝释杀一言不发,手中弯刀化为一轮黑色圆月高高飞起,然后当头向姬昊斩了下来。
“但是今日所见,真是有趣,有趣,太有趣了。”黑衣人幽幽笑道:“或许,我们都看轻了你,能够异军突起立下这么多大功,你可不完全是依仗姒文命的力量,你很好!”
盘羲神镜主动护主,一道暗沉沉的幽光在姬昊皮肤表面闪过,黑色神光距离姬昊还有比蝉翼还薄的一丝距离,就突兀的消失无踪。
三只眼眸中闪过一抹激动,一抹幸灾乐祸的快慰,以及一种极其和-图-书复杂、极其古怪的情绪,帝释杀柔声说道:“或许你要在我这里多留几天,我需要一点时间,帮你驱散神咒的力量。”
帝释杀猛地抬起头,深沉的看向了姬昊:“垚伯姬昊……居然会是你,怎么会是你?怎么可能?但是,至高的血月啊,是您将这卑贱的土著送到了我的面前么?”
姬昊遍体生寒,浑身寒毛一根根笔直的竖起。
强劲的电流轰击着帝释杀的身体,透过他透明的肌肉和皮肤,姬昊能看到帝释杀的骨骼——黑色的骨骼,通体剔透犹如水晶,透明的骨骼中密密麻麻无数扭曲的符文犹如毒蛇一样蠕动着、追逐着、相互吞噬着。
转过头,黑衣人深沉的看了姬昊一眼,淡淡的说道:“垚伯,厉害呀!这一击,连我分身都无法接下,你却丝毫无伤,真是厉害呀……南荒金乌部,可不能调养出你这样的人才。”
血月一脉,掌血脉诅咒和黑暗力量。
‘嗤啦’一声巨响,神光命中姬昊http://m.hetushu.com的身体。
甚至在他身体内外肆虐,打得他遍体焦糊的雷电,他都感受不到雷电带给他的痛苦。
而且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恶心,姬昊的五脏六腑都因为黑色神光中的阴邪气息在剧烈的抽搐蠕动。如果不是混元太阳幡放出金光照耀姬昊全身,为他抵消了一部分不适,他肯定已经呕吐出来。
或者说,黑衣人将自己视为和帝释杀平起平坐,甚至是超过他一头的存在,面对帝释杀释放的黑暗神光,黑衣人不愿意闪避、更不能闪避。
“朋友,你不该接我的黑暗神咒。”帝释杀体内一片黑光冲出,化为一道湍急的黑色飓风绕着他一阵盘旋,将姬昊招来的雷光一扫而空。他看着黑衣人,无奈的叹息道:“我无法向你解释我的黑暗神咒的奥秘,但是你中了我的神咒,很麻烦,真的很麻烦。”
黑衣人手掌修长、莹白如玉,他的手指形状很有特色,每一根指节都比正常人长了一倍有余,但是宽度却更瘦削www.hetushu.com一些。所以他的手掌挥出的时候,姬昊甚至以为那是一片白玉雕成的修长竹叶。
很显然,黑衣人并不相信帝释杀的攻击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浑身毛孔突然张开,姬昊通体冷汗如雨,粘稠的冷汗附着在皮肤上,让他湿哒哒的好不难受。
他骇然看着帝释杀,刚刚那道黑色神光,给了姬昊极大的危险感,这是足以抹杀姬昊的恐怖攻击。如果不是盘羲神镜,姬昊定然已经被这道黑色神光击杀。
黑衣人‘咯咯’的笑了起来,他艰难的抬起头,向帝释杀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嘿嘿,不用劳烦你了。我这不过是一具分身,就算毁了,于我本体也无丝毫伤损。”
随后就是邪恶,无比的邪恶气息扑面而来,那种凝聚了世间一切最邪恶、最污秽、最无法形容的黑暗面的邪恶气息,让姬昊眼前一阵阵泛黑,看不见任何东西。
黑衣人的身体一抖,大片黑气从他头顶喷出,他的身体就好像冰雕的人像被太阳暴晒一样,一寸寸、http://www•hetushu•com一分分的矮了下去,黑气越来越多,他的身形也越来越委顿。
盘羲神镜将那道神光弹射了出去,或者是凑巧,或者是盘羲神镜的本源意识有意这样做,黑漆漆的神光无声无息的划破虚空,径直射向了帝释杀身边站着的黑衣人。
黑色神光射来的时候,姬昊面前已经浮现了雷霆、电光、烈焰、寒冰、飓风、黄土六重护盾。但是黑色神光一闪而过,六重姬昊全力激发的护盾被一击洞穿。
顿了顿,黑衣人的头顶黑气越发浓郁,他的身形也变得更加矮小:“一直有人说,你别有师承,我起初还不信,五龙垚也好,烛龙晷也好,他们那几个老家伙,能教你什么呢?”
‘嗤’的一声脆响,三十六片玄冰盾被洞穿,黑色神光的体积也缩小了六成左右,剩下的四成神光狠狠打在了黑衣人的胸膛上。
黑衣人轻轻的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丝不屑,甚至是带着一丝恼怒,他伸出了右手,悍然向黑色神光抓了下去。从他的动作中,姬昊感受到了强hetushu.com烈的自信以及对帝释杀的不满!
黑衣人一步一步向后倒退,原本挺拔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从他胸膛内不断发出奇异的‘咕咕’怪响。
姬昊回想关于虞族贵族的情报,很显然,帝释杀专修的就是黑暗诅咒之力。他的黑暗神光汇聚了最深沉的黑暗和邪恶的力量,姬昊这样的实力被神光稍微碰触一下定然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他的衣衫内空荡荡并无一物,只有一缕缕寒风不断的飘了出来。
帝释杀的面孔扭曲,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很古怪的微笑。
‘咔咔’笑了几声,黑衣人的衣衫裂开,化为无数黑色冰晶飘散。
姬昊举起了摩喉权杖,幽幽笑道:“被认出来了?啧,刚才那人对我的事情这么了解,他是谁?”
寒冷,刺骨的寒冷,姬昊被黑色神光接近的时候,首当其冲的感觉就是从骨髓里、从灵魂深处泛出的阴寒。那种寒冷让姬昊浑身僵硬,一时间动弹不得。
手一挥,帝释杀的右手一道黑光喷出,一柄其薄如纸的黑色弯刀被他紧紧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