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五章 独家垄断

敖礼、凤琴心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了姬昊:“垚伯,你怎么说?”
脚步声响起,姒文命也在一个侍女的带领下走进了小楼,一行人总算是凑了个齐全。
“老家伙,看你鬼鬼祟祟的和条老狐狸一样的,敢抢我们龙族的买卖?”敖礼直接卷起了袖子,露出了两条青筋毕露的粗壮手臂。他双眸喷出尺许长的金光,厉声喝道:“天下还没人敢从我们龙族的碗里抢食的!老家伙,说吧,你想怎么死?剁块呢,还是切条儿?”
涂山老人‘呵呵’干笑了几声,鬼鬼祟祟的上下打量起姬昊。
姬昊心知肚明敖礼所说的材料是什么,自然是建立永固型跨界通道阵基的材料。
这么说来,涂山氏居然还有这个爱好?把自己的族女嫁给那些人族俊彦来攀关系?敖礼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样子这种事情他们没少做啊!
风龙巢自带强大的青木灵气,人族在内长期居住,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神效。所以敖礼会说和_图_书,这是好东西。
敖礼哼了一声,吹鼻子瞪眼的坐在了姬昊身边,扭头向姬昊点了点头:“垚伯,你可真给咱们出了个难题。你要的那些材料,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凑齐。”
敖礼愤然站起身,双手恶狠狠的往面前同样是一块风龙巢雕成的大方桌狠狠一锤:“小鸟儿,你说谁是长虫呢?”
眨巴眨巴眼睛,敖礼向涂山老人望了望,又看了看姬昊,突然拍着脑袋笑了起来:“耶?奇怪,涂山老,你叫人找我来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你居然还邀了垚伯过来,莫非也是想要和他攀亲家不成?垚伯尚未婚娶,是个好女婿人选,但是……”
又过了没一会儿,凤琴心微微挑着下巴,犹如一只刚刚生蛋故而无比骄傲的小母鸡一样施施然走进了小楼。
但这也是上古风龙的巢穴,是被龙族剿灭的异族巢穴,对龙族而言,风龙巢自然就是违禁的物事,极少有人敢在龙族族人面前,大模大样和图书的摆出风龙巢制造的物件来。
似乎是想到了某些有意思的事情,敖礼‘嘎嘎’大笑了几声,大咧咧的端起侍女送上来的茶壶,一口将满壶热茶倒进了嘴里。
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弹了弹,涂山老人淡然说道:“你们龙族,凤族,刮地皮的本领固然是一等一的厉害。但是要说到经营领地,如何将一份出产的领地发掘出百分的利润,这才是我们涂山氏的长处。”
姬昊干笑了几声,也不说话,而是将那块金角八翅吸血蟒皮制成的卷轴摊开在了方桌上。
“涂山老,您这是要抢生意呢?”凤琴心的语气变得很是阴寒。
涂山老人笑呵呵的向敖礼点了点头,温和的说道:“敖礼贤侄说笑了,世间既然已无上古风龙,哪里还有‘风龙巢’这种东西?这,只是银纹青神木罢了。”
“老夫这份家当可不容易,敖礼太子小心,别砸坏了咱家的物事。”涂山老人翻着白眼斜睨了敖礼一眼:“我们涂山氏的家训,九太和-图-书子当是知道的,谁抢咱家一根茅草,那是要烧人家房子才能出气的。”
看来,大家都把永固型跨界通道阵基想得太简单了。
一番计议后,四方人终于拟定了周密的条约,接纳了涂山氏作为新世界的垄断经营人加入,同时涂山氏要承担建立阵基的四成材料消耗,他们也能在新世界的开发中,获取两成的最终收益。
敖礼摆出了穷凶极恶的模样,但是涂山老人却笑得风轻云淡,轻轻的挥了挥手。
一刻钟后,敖礼在一个侍女的带领下,走进了小楼。
涂山老人扫了一眼有点不自在的敖礼、凤琴心,笑着说道:“我涂山氏掺合一手,我们可以承担一定的成本支出,而且我们保证,我们只要垄断那世界的经营权,我们只取其中一部分的利润,整个世界的所有权,我们涂山氏绝不染指。”
敖礼、凤琴心的目光同时被那卷轴上的字迹吸引,两人同时瞪大眼睛,脑袋狠狠一甩看向了涂山老人。凤琴心的动作还柔和-图-书和一些,敖礼的脑袋简直是好像被重锤抽了一记一样,‘啪’的一下就甩了过去,颈骨都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咔嚓’巨响。
用力抽了抽鼻子,敖礼向小楼淡青色带着银色脉络的墙壁望了一眼,大咧咧的笑了起来:“嘿,风龙巢嘿,这玩意儿可犯忌讳。不过,也真是好东西。”
“琴心少主稍安勿躁,敖礼太子嘛……剁块还是切条儿,这话你阿爹,或者你阿爹的阿爹来和我说,老夫还有几分计较,但是你么,火候还差了些。”涂山老人眸子里一抹寒光闪过,慢悠悠的笑道:“老夫并不是和你们抢好处,而是互惠互利而已。”
和敖礼一样,凤琴心向小楼的墙壁望了一眼,同样说到:“哎唷?风龙巢?这可是好东西,可惜那些长虫下手太狠,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居然还有这么大块剩下来?”
不等涂山老人开口,凤琴心又向姬昊深深的看了一眼:“垚伯,您刚刚得了一大块新领地,还得了‘征伐’之权,可是大喜hetushu.com事啊,一定要请我们酒宴的。只是,你什么时候和涂山老有了交情?”
但是他真没想到,以龙族的豪富,他们还和凤族分担了所有的材料耗费,居然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还无法凑齐所需的材料?
姬昊心里一阵恶寒,他瞪大眼打量着涂山老人,突然想起来,如果他没弄错的话,姒文命最后就是娶了涂山氏的女儿?
凤琴心‘嗤嗤’一笑,幸灾乐祸的向敖礼斜了一眼,然后俏生生的向涂山老人行了一礼:“涂山老,您老精神还是这么好呢?您家的那几位姐姐妹妹,有空也让她们去找咱家那些姐妹谈谈心呀!”
敖礼是故意的,姬昊看出来了,这家伙是故意冲着这张方桌下狠手,存心要把这张方桌砸毁。
但是涂山老人出手更快,他笑呵呵的双手向前一伸,两只枯瘦干瘪的手掌轻而易举的托住了敖礼的手掌。‘碰’的一声闷响,涂山老人的双手纹丝不动,敖礼的手背上一条条青筋凸起,面孔一阵扭曲,显然吃了不少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