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九十九章 箭攻

按照雨牧的想法,最好把她生擒活捉,然后交给姬昊去处置。
雨牧皱起了眉头,这不是吃得多不多的问题,而是原则性的问题。
少女见过无数同龄人中堪称俊杰的青年,但是那些高傲的虞族青年,他们就好像养尊处优的郁金香,华贵雍容、美丽无比,却给人一种千篇一律的感觉。
共工无忧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顿了顿,少女轻声道:“金角从来不吃草,她在家的时候,只吃最鲜嫩的果实,偶尔吃点鱼虾换换口味,而且从来不吃生食。她……她吃得也不多。”
少女双手捧着一个精巧的小玉碗,坐在离篝火很近的地方,小口小口的喝着鱼汤。她不时抬起头来,好奇而警惕的,犹如受惊的小鹿一样飞快的向雨牧和风行扫一眼。
长角的马?
但是风行没任何表情变化,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闷头喝汤吃肉。闪烁的篝火照耀在风行的身上,长长的黑影在雪地上摇晃,躁动不安,却hetushu.com又冷寂如雪。
微风拂面,带来的是刺骨的杀意。
‘呼噜呼噜’大吃大喝的雨牧突然停下了吞咽的动作,他很不爽的放下大铁盆,瞪大了小眼睛,瓮声瓮气的说道:“肉本来就不多,有风行抢食,我已经很可怜了。你这丫头吃的不多,照顾你一碗鱼汤,算我做好事……但是请一头牲口喝鱼汤?”
谁知道她来蒲阪做什么呢?
借着火星黯淡的光芒,可以看到一条条急速逼近的黑影。
独角兽浑身长毛一根根竖起,她不安的甩动了一下受伤的那只蹄子,‘哼’的一声喷了一口热气。
“虞族女人啊!”篝火旁,雨牧捧着一个比他脑袋还要大三圈的铁盆,‘呼噜呼噜’的喝了一顿浓汤,吞了十几斤鱼肉片子,手指轻弹盆沿,发出了他和风行独有的暗号。
风行个子高挑,身形瘦削,一裘不起眼的龙皮软甲劲装紧紧裹着身体,透过薄薄的软甲,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匀称和_图_书的肌肉轮廓。他坐在远离篝火的地方,坐在篝火和夜幕的交界处,犹如一头孤傲的野狼,周身充斥着冷漠、肃杀的气息。
箭矢破空,几乎封锁了方圆里许的所有死角。
一道道狂风从风行的残影中喷射出来,掀起了无数的泥浆、雪水,更将篝火搅得粉碎,无数火星混杂着泥浆、雪水向四面激射,火星闪烁划碎了方圆数里的夜幕。
精巧的鼻翼抽了抽,少女摸了摸眉心硕大的黑色水晶吊坠,将它端端正正的放在眉心处,遮挡住了自己眉心那一条漆黑、深邃、好似要吞噬一切的黑线。
但是让一头牲口分享他雨牧大爷烹制的美食!
这简直触碰到了雨牧的底线,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狠狠的站起身来,雨牧指着少女身边的独角兽正要开口,突然他和风行的脸色同时急变。
风行眯了眯眼,一口将铁碗中的鱼汤喝得干干净净,冷淡无情的说道:“吃草。虽然她长了角,但是长角和*图*书的马还是马,虽然天寒地冻的没有绿草了,啃几口枯草也能填饱肚子。”
让这丫头沾点便宜,也没办法,谁让这丫头生得水灵,而且脾气也不像那些异族那样让人讨厌呢?而且风行对这丫头的态度很有点古怪,和他平日的为人很是不同,所以雨牧大爷肚量大,让这丫头吃点喝点也不算什么。
风行则是身体一晃,犹如爆炸一样,瞬间化为数百条残影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唷?怎么会有这么水灵的丫头?小心,别伤了她一根头发!”
这种强大的生命力,这种野性而孤傲的气息,让少女感到很新鲜,很好奇。
他辛辛苦苦炮制的美食,让风行分去一半那是应该的,两人是从小一起相依为命的交情。
他要她吃草?吃那些委顿在雪地里的,黑漆漆、脏乎乎的枯草?
站在少女身边的独角兽瞪大了眼,张大了嘴,用一种很人性化的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风行。
风行看了一眼雨牧在盆沿和_图_书上轻轻跳动的肥胖手指,端着一个铁碗,慢慢品尝着美味的鱼汤,对雨牧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
渐渐的,她的目光就丢开了肉鼓鼓犹如一颗大肉球,体型看上去更像是怪物的雨牧,越发密集的投放在风行身上。
硕大的铁锅喷出一道幽光,带着一锅汤水‘滴溜溜’的飞起,绕着雨牧一个盘旋,数十枚拳头大小厚重凝实的黑色符文从铁锅中喷出,在雨牧身边交织成了一道厚达丈许的铁色光幕。
当雨牧和风行同时做出应变动作时,这些黑影的手上同时多了一张张奇形长弓,一道道微风从弓弦上喷出,大蓬大蓬的箭雨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被微风包裹着犹如毒蛇的毒牙,从四面八方向雨牧和风行的周身要害攒射而来。
数百条风行的残影被箭矢命中,伴随着一声轻哼,点点血花从空气中坠落,还没落地就被箭气绞碎。
“鱼汤很好喝……能再来一碗么?”少女的脸皮有点发红,她不敢抬头,低声咕哝道:和-图-书“我吃得很少……本来一碗就够了……但是,金角也受伤了,她也很饿。”
“金角!”少女拍了拍独角兽的脖颈,耷拉着眼皮,柔声和气的说道:“对不起,金角不是马,她是光之神兽。嗯,我听说,你们对‘光’属性的力量感悟不强,你们可以把她当成太阳属性的神兽。”
风行身上的味道和那些家世不凡的虞族贵族青年迥然不同,他孤傲独立,他冷漠强大,在他瘦削的身上,时刻洋溢着强大的生命力。
少女甚至觉得,就算风行只剩下一根手指、一块碎肉,只要将他埋进肥沃的土壤中,都能长出一个崭新的活生生的风行来。
他说她是一头长角的马?
谁知道她有着什么目的呢?
是啊,这是个虞族的女人。她身属异族,而且来历不明,不管她是什么来路,不管蒲阪北面的那些部族或者沿途的军队都是侏罗兽一样的蠢物,能够不为人知的一头撞到蒲阪来,这少女的个人实力,就绝对不会像她的外表那样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