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零三章 卷入

夸父焱坐在屋脊后面,雄壮的身躯比其他人高出了一大截。同样老没正经的夸父焱挤眉弄眼的向烛龙晷笑道:“我们夸父族的姑娘不错呵,虽然体格大了一些,但是嫁给这娃娃也不坏。嗯,管吃饱喝足就好。”
议政大殿前广场,蛮蛮拉着少司的手,霸道而蛮横的分开拥挤的人群,到处凑着热闹。
五龙垚轻哼了一声,他手指轻轻一弹,一道极细的火光激射而出,遥遥飞到了远处人群中蛮蛮和少司身边,然后悄然炸成了一片极其黯淡的火光。
太司融合了烛龙命珠,他得到的是时间之力。和少司不同,太司的时间之力和他融合的速度比较慢,但是融合的程度很高,以至于现在太司随时处于一种极其微妙的状态。
少司融合了烛龙命珠,她得到了空间之力,可以撕裂虚空四处挪移。
蛮蛮则是双眸突然喷出一道烈火,酒劲上头,浑身蛮力奔涌的她怒声喝道:“打不死的共工无忧,他怎么敢欺负我们的人http://www.hetushu.com呢?”
这不是空间上的距离,而是太司和他们并不身处同一个时间。
而且,哪个人族部族的好汉子,愿意娶一个胳膊比自己腰身还要粗的媳妇?
少司冷哼了一声,面颊通红,同样有点酒意的她一把抓住了太司的衣领子,拎着他身体一晃,直接撕开空间瞬移了出去。
但是他们的手距离太司往往还有好几尺远,空气中就荡起了极其细微的波纹,一种寻常人无法察觉也无法理解的力量隔绝了他们和太司,他们能看到太司,但是他们永远无法靠近。
议政大殿的屋顶上,一个高高隆起的屋脊后面,烛龙晷、五龙垚等几个老怪物蹲在那儿,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一壶酒香醇烈的老酒。
篝火旁,有人族各部族的首领带来的族女,这些爽朗大方、充满活力的少女和蛮蛮一样,尽情的在篝火之间穿梭嬉戏。偶尔也有美貌的少女注意到太司,她们会带着满脸醉酒www.hetushu.com的红晕,兴致勃勃的冲上来邀请太司共同狂舞欢乐。
烛龙晷气得举起手要打五龙垚,另外几个老怪物嘻嘻哈哈的挡住了烛龙晷,一个个很没正经的嬉笑着。
‘嗖嗖’两声巨响传来,蛮蛮身体还在半空中,她的莲花锤就化为两颗火流星激射而出,狠狠砸在了河伯的黑色钵盂放出的黑色雾气上。
看到人群中太司摇摇摆摆的身影,烛龙晷突然长叹了一口气:“这娃娃,别的都好,就是这脑子有点问题。你们谁家有合适的丫头,给他凑合凑合?”
这个篝火旁抢一块肉,那个篝火旁抢一坛酒,反手将一个想要趁乱在少司身上占便宜的壮汉打飞,然后又是飞起一脚,将一个醉醺醺凑上来向自己示爱的青年踢掉了满口大牙。
“呵,河伯。这里是蒲阪,不是他们北溟大荒……这里,更不是他河伯的水府治所。”烛龙晷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他低声咕哝道:“共工氏行事越发的横行www•hetushu.com无忌了,他从哪里来的底气呢?”
几个老怪物眸子里都有精光闪烁,他们的脑袋凑在一起,低声的咕哝起来。
有时候,有些喝得兴致上来的大汉会伸手去揽太司的脖子,想要招呼他一起同饮一碗。
“和龙凤两族合作,咱们要给他们撑腰呢,不然以他们两族的本性,什么好处都要被他们刮走哩。”烛龙晷把玩着酒壶,轻声说道:“一个和盘羲世界一样的,世界。”
议政大殿前的广场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蛮蛮起跳的地方,地面凹陷下去足足有三寸深,无数巫符在光洁的地面上亮起,地下深处传来了细微的符文碎裂的声音。
两柄莲花大锤凭空闪现在蛮蛮手中,烈焰从锤头上喷出,蛮蛮微微蹲下身体,然后身体犹如跳蚤一样蹦了起来,娇小的身躯划出一道湍急的弧线,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雨牧、风行被围的地方砸了过去。
蛮蛮和少司正在人群中玩得开心,突然一抹淡淡的火光亮起,她们同时听到了五龙垚www.hetushu.com的声音。
夸父族的族人体格庞大也就罢了,他们的肚皮就好像无底洞一样,喝一口水能够让大河断流,吃一顿饭能够吃光一片草原上的牲畜。
基本上,除非是极其罕见的特例,没有任何一个人族部落愿意和夸父族通婚。那不是娶媳妇进门,那是娶了一个无底的饭桶进来,一个小型部落会被硬生生吃破产的!
五龙垚等几个老怪物探出头,向太司望了一眼,然后同时摇头。
一团高有数里的红色蘑菇云腾空而起,那条大河半边河水骤然蒸发,露出了干巴巴的河底沙滩。
屋顶上又是一通不正经的相互笑骂。
他身处这个空间,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但是他和其他人总是相隔了一弹指的时间。他或者存在于一弹指前,或者存在于一弹指后,他存在于过去和未来,却就是不存在于当下。
所以那些想要邀请太司喝酒的人,总是很郁闷的看着自己和太司之间永远隔着一个遥不可及的距离。
嘀咕了一阵子,烛龙晷突然脸色微微一变http://www.hetushu.com,他举起左手五指,五根手指上分别有一缕灰气喷出,细细的气流在他的掌心中缠绕成了一个造型复杂的巫符,一个细细的声音轻轻的从巫符中飘出。
五龙垚说得很干脆:“这娃娃……也就少司是他亲妹妹,所以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不然他早就饿死了。咱们家的丫头凑合给他,是给他做婆娘呢,还是给他做娘呢?”
少司微微一愣,迅速向着不远处那条大河的方向望了过去。
太司左手拎着一条兽腿,右手拎着一坛老酒,紧跟在少司和蛮蛮身后,犹如梦游一样摇摇晃晃的行走着。他双眼翻白,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动作极其机械的抬手吃肉喝酒。
嬉笑了一通后,烛龙晷收起了笑脸,手指一弹,一层淡淡的灰气笼罩住了众人,低沉有力的说道:“文命和姬昊他们提起的事情,你们总有个结果了吧?”
但是太司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少女们的邀请被他无视,他轻飘飘,犹如幽灵一样从这些少女身边掠过,没有一个人能碰到他的一片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