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零四章 时间逆行

一道人影闪过,少司拎着太司闯入了战场。
那时候,他们只是最普通的巫人,他们稚嫩而弱小,他们对任何巫毒都毫无抵挡之力。
“如果你实在要掺合,你就真的变水鬼罢。”烛龙晷五指微微用力,河伯的颈骨发出不堪重负的碎裂声,河伯痛得眼前金星乱闪,一身强横无匹的水系神力再也无法调动分毫。
他们的修为强大,肉体生命力强横,虽然中了巫毒,但是被削弱了九成以上的巫毒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实质上的威胁。
就在这时候,太司的时间之力扫过了战场,那些正在开弓激射的东荒箭手身体突然一抖。在大概万分之一弹指的瞬间,他们的身体发生了奇异的时间倒流。
一条矫健灵动的身形突然从大河下无声无息的窜出,无支祈拎着一根玄冰凝成的大棒窜到了烛龙晷的身后,双手抡起棒子就朝烛龙晷的后脑勺作势要砸下来。
蛮蛮拎着两柄大锤,重重的从高空坠落,http://www.hetushu.com就听一声巨响,她落下的地方几块巨石被她砸得粉碎,地面裂开了数十条犹如巨蟒的巨大裂痕,巨大的震荡让河面上涌出了高有十几丈的浪头。
正是羿神手中屠龙弓被耶摩杉椰劈碎的要命关头,蛮蛮双眸喷出数丈长的神炎,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左手被炸得支离破碎的羿神。
手中兽腿和酒坛突然化为一缕灰烬飘散,太司的面孔变得扭曲如恶鬼,双眼变成一片惨白,没有任何别的色彩。他低沉的念诵起不祥的咒语,一道道微妙的波纹横扫战场。
白色蒸汽冲了起来,被寒风一卷,就变成了片片雪花飞旋落下。
蛮蛮吐气开声,挥动大锤狠狠向前一顶,羿神的身体犹如风中落叶轻飘飘的飞出,大口大口吐着血一头扎进了沸腾的大河中,被巨浪一卷就不见了踪影。
莲花花苞一样的锤头上,一抹清澈如水的禹馀仙光微微一闪,一股强http://m.hetushu.com得可怕,犹如太古星辰自洪荒星空坠落的恐怖力量顺着锤头轰出,顺着羿神浑身毛孔流进了他的身体,然后迅速流遍了他全身的血管、内脏、骨骼、骨髓,紧接着犹如火山爆发般轰然发作。
河伯、无支祈沉默不语,两人的脸色都黑得好似刚刚被人涂了墨汁一般。
‘咚咚’两声响,莲花锤狠狠砸在了羿神身上。
但是这些箭手的脸上也不断闪过一缕缕五彩斑斓的雾气,他们中了雨牧的巫毒,可是他们都有护身巫宝,这些巫宝帮他们抵挡了九成以上的毒性。
五脏六腑一阵刀绞般剧痛,河伯双手死死抓着胸口的皮肉,难以相信的看着从高空急速坠落的蛮蛮。
‘啪’的一声脆响,河伯的黑色钵盂炸开,化为无数道黑色精光冲回河伯袖子里。河伯又是一口老血喷出,咬牙切齿的面色好不狰狞,他放出的黑色雾气结界,却是彻底的破掉了。
无支祈的动作骤然一僵,他神http://m.hetushu.com色难看的缓缓转过身,看向了站在他身后,身高足足有十丈开外的夸父焱。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柄大锤子,那四四方方密布着无数符文篆刻的锤头,可比无支祈的身体还要大了五六倍。
“猴头,别动,你不见得能打破老烛龙的头骨,但是我的锤子,肯定能砸碎你的脑袋。”
“这两柄该死的锤子,不是祝融氏的手段,是谁?”
三百名东荒精锐整齐划一的化为一滩脓血,‘哗’的一下流淌得满地都是。
两柄莲花锤呼啸落下,禹馀道人亲手布置的强大禁制发动,河伯的钵盂剧烈震荡,喷出的黑雾骤然变得断断续续。
羿神带来了三百名东荒夷人部族的精锐箭手,其中巫帝级的箭手就有三四十人之多,其他清一色都是巅峰巫王级的精锐。这些箭手正在围攻雨牧,铺天盖地的箭雨打得雨牧浑身肥肉乱颤。
“耶,又是你找我们的麻烦?你烦不烦啊?”蛮蛮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法术,直接动用蛮http://m.hetushu.com力撒腿狂奔,犹如一头疯狂的犀牛带起一道风撞向了羿神。
羿神浑身骨骼寸寸碎裂,五脏六腑被轰得支离破碎,身体表面露出了数十条巨大的裂痕,大片血水不断从伤口喷出。
喝得醉醺醺的太司猛不丁的晃了晃脑袋,看着浑身是血的风行含含糊糊的叫道:“欸?有人……欺负你们?”
“小娃娃打架,我们做大人的,就不要掺合了,是不是啊,老水鬼?”烛龙晷的脖子拉得长长的,满是皱纹的老脸凑到河伯耳朵边,黑漆漆的嘴里不断喷出一道道死气浓郁的寒风。
在那一瞬间的功夫,他们的身体恢复到了少年时期,回到了他们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刻。
“烛龙晷……想不到,你有这么强了。”河伯咬着牙,气急败坏的低声咆哮着。
河伯所在的小船突然变成了一缕黑色的灰烬被风吹散,烛龙晷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河伯身后,一层粘稠的灰色烟雾环绕着烛龙晷的身体,正是这灰色雾气瞬间让河伯的小船腐朽崩坏。
m.hetushu.com一声脆响,河伯的钵盂上裂开了大片蜘蛛网一样的裂痕,坐在小舟船头,原本一派自在逍遥的河伯脸色惨变,一口心血从肺腑中涌出,他还没来得及张嘴喷血,带着浓郁腥气的心血已经从他鼻孔里喷了出来。
自内而外,刚猛爆裂的可怕力道轰然发作。这不是蛮蛮的力量,而是禹馀道人随手在蛮蛮大锤上加持的大杀伤力禁制。
不等河伯站起身来,烛龙晷右手五指已经扣在了河伯的脖颈上,冰冷犹如铁棍的手指深深陷入了河伯的颈骨缝隙中,可怕的力量差点抓碎河伯的脖子,让他浑身僵硬不敢动弹丝毫。
河伯嘶声怒吼,蛮蛮大锤喷出高温火焰蒸发了半条大河,后面滚滚河水呼啸涌来,冰冷刺骨的河水和烧得通红的河底剧烈撞击,大片大片的蒸汽不断腾空而起。
但是一声轻哼传来,五龙垚、夸父焱等几个老怪物同时从无支祈身后凭空窜出,夸父焱手中庞大的方头铁锤喷涌着烈焰,他的声音犹如雷鸣一样浑厚,震得无支祈的耳膜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