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零七章 监管之责

不说其他,相柳何等身份,居然被姬昊当众砍下了两颗头颅。对于相柳而言,这不仅仅是损失了一部分元气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也太丢脸了。
帝舜盘坐在草席上,带着一丝无奈看着姬昊等人。
要不是多少还保持了一份理智,祝融天命恨不得现在就出手斩杀羿神,将这个叛徒抽筋扒皮。
一丝丝毒气被青桑神光净化,空气中的腐烂恶臭缓慢消失,空气重新变得清净怡人。地上被毒液腐蚀出来的大坑停止了扩张,数十名精通土系巫法的大巫站在大坑边念诵咒语,一道道浑厚的大地之力涌来,巨大的坑洞被翻滚的泥沙填满。
姬昊的声音犹如金刀凌空,带着难以形容的凌厉肃杀之气截断了共工无忧的巧言令色:“共工无忧,是男人,就不要说这些漂亮话。相柳偷袭,想要杀我,这就是事实。下次碰面,我会下手杀他,仅此而已。至于羿神么,的确,这是私仇。”
多好的事情,本来开开心心的一次庆祝大典,怎么又变成了这个和_图_书样子?
羿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僵硬的向帝舜点了点头,冷冰冰的说道:“帝舜,这是我十日国内务,和人族大事无关。我要杀风行,这是私仇,按照人族的规矩,就算是您,也无权干涉。”
这一次,干脆连相柳的脑袋都划拉了两个下来,这可真是不得了的事情!
本来好端端的一场祭天大典,用来庆祝人族一次大胜的狂欢典礼,硬是因为一场突然爆发的冲突,变得气氛紧张。无数人聚集在大殿外,静静等待着事情的处理结果。
“你们,究竟为何冲突?”帝舜终于开口了,声音一如既往的稳重、平和:“你们,都是人族俊彦,未来人族的前途、希望,都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上。你们不同心协力对付异族,反而相互拔刀相向……你们,太让我,还有诸位人族长老失望。”
他不由自主的向姬昊多看了一眼,这是第几次了?帝舜记得,姬昊好几次在蒲阪议政大殿参加酒宴的时候,都和别人爆发过冲突。他在和图书议政大殿上殴打过祝融天命,毒打过无支祈……
共工无忧即刻闭上了嘴,向后退了两步,河伯和无支祈一左一右的站了上来,将他护在了身后。确定自己安全后,共工无忧这才指了指羿神:“这是羿神太子和你们垚伯领所属风行的私仇,呵呵,我只是去看热闹的。”
水神一脉有数的重臣,从洪荒时代存活至今的老怪物,居然被姬昊给打伤了。在很多人看来,这无异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被一小娃娃吐了一脸吐沫,不仅仅相柳,整个水神一脉的部族首领都觉得脸上无光。
祝融天命阴沉着脸,神色阴鸷的盯着羿神上下打量着。
大青桑粗达近百里的树干上,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若隐若现。
大殿中的气氛僵硬而凝重,东荒、北荒两大势力隐隐有联手向姬昊施压的征兆,这种局面在过去从未发生过,大殿中的人族大臣们,无不在思索这其中隐藏的某些微妙蕴意。
这株岁数极其古老的老树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边化解相http://m.hetushu.com柳留下的剧毒,一边低声的抱怨着:“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脾气火爆,一个个脾气火爆……唉,有这打架生事的力气,搂着自家婆娘多生几个娃娃多好呢?”
毫无疑问,对祝融天命而言,羿神是叛徒。他居然和共工无忧勾搭到了一块儿,居然一起对姬昊身边的人下手。虽然祝融天命和姬昊的关系也极其恶劣,但是此时此刻,他坚定的站在了姬昊这一边。
帝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姬昊一眼:“私仇么……垚伯,当记得,以人族为重,切不可……”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不给他无忧太子面子,以往就算他无忧太子巧言令色在口舌上占便宜,谁敢这么直挺挺的推翻他的话?只有姬昊,只有姬昊敢这么做。在这一刻,共工无忧将姬昊当成了死敌。
东荒各大部族的代表聚集在羿神的身后,一个个目露凶光的盯着姬昊。
狂欢的篝火还在燃烧,但是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的人群已经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倾听议政大和-图-书殿中的动静。
目光一转,帝舜看向了站在蛮蛮、少司中间的耶摩杉椰,他皱了皱眉,淡然道:“此女,就交于你监管罢。不可委屈了她,但是,也不能让她作出有害我人族的事情来。”
吐出一口长气,羿神挥了一下手,带起一道凌厉的气息冲出了大殿。
姬昊毫不示弱的反驳道:“吓唬谁?谁的脑袋被我剁下来了?你不服,有种和我生死对决,共工无忧,你可有这胆量和我分一个生死?”
共工无忧脸色一阵青红变幻不定,万分怨毒的看着姬昊再也不吭声。
一株顶天立地的大青桑悬浮在半空,色泽碧绿的神光从每一片翡翠般的叶片上洒落,照耀在相柳毒液糟践过的大地上。
共工无忧沉默一阵,无言的向帝舜欠身行了一礼,然后大步带人离开。
轻描淡写的一句撇开了自己的责任,共工无忧指着姬昊冷笑道:“相柳大人好心好意想要劝阻你们私下争斗,你不仅不领情,反而……”
北荒各大部族的首领站在共工无忧后面,以河伯、无支www.hetushu•com祈、相柳三人为首,更是一个个面容扭曲,如果不是帝舜和一众人族重臣在场,他们肯定已经卷着袖子和姬昊干上了。
不等共工无忧和羿神开口,姬昊的语气已经变得极其的凌厉,更带上了一丝凶狠:“不管是谁,想要对我垚伯领的人下手,那就不要怪我们辣手无情。”
大殿中,姬昊面无表情的和共工无忧、羿神遥遥对峙,共工无忧面色阴郁,羿神的神色狼狈,他还不时的咳嗽几声,嘴里喷出的气息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姬昊顿时一愣神,这,帝舜这算是踢皮球么?
姬昊转过身,不卑不亢的向帝舜行了一礼:“帝舜,人家拔刀架在了我们脖子上,我们不得不反击,仅此而已。今日之事,垚伯领所属,并无任何过错。”
共工无忧嗤声大笑,不屑的说道:“垚伯姬昊,你辣手无情,能吓唬谁呢?”
很显然,蛮蛮的两锤重击不是这么好消受的,禹馀道人的禁制给羿神带来了难以修复的伤害。
“下次动手,我会注意,不会再在蒲阪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