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一章 无量水府

不仅如此,从高空俯瞰下去,围攻宝象、空蝉他们的恶鲛,居然隐隐是六六一组,每三十六人又成一组,然后三十六个三十六人组成的小阵再次重叠成一个大的阵势。
“他的名字是相柳么?我记住他了。”盘泇清清冷冷的笑了笑,美眸中闪过一缕凌厉之色:“若是单单击杀恶鲛也就罢了,但是他们居然还用秘法掠夺此界的本源之力,这就由不得我惦记上他们。”
姬昊定睛看去,果然在门口牌坊上有一块匾额,上面端端正正写着‘无量水府’四个大字。
他们被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脖颈被割开,一丝丝粘稠的带着荧光的浆汁不断从伤口喷出,如烟如雾被那些水生灵药不断的吞噬进去。
宝象、空蝉他们的压力飙升,就算宝象不断催动金色宝杵,空蝉不断催动本体法相,他们的金刚法阵也被压制得节节败退,金色的宝光不断发出细微的碎裂声,他们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每一座宫殿,和_图_书每一座楼阁,全都是用各色各样的水之精华压缩成实质凝聚而成。对盘泇而言,这些水之精华就是这个世界的精血,她说有人在用秘法掠夺这个世界的本源之力,并没有半点儿虚妄。
远远看去,有无数重白浪翻滚围绕着这座牌坊,隐隐可见众多身披重甲的奇形水族在白浪中若隐若现。
太阳不见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多的一丝半点阳和之气连带着太阳一起消失了。
对恶鲛们而言,这一切变化对他们无疑是一剂大补汤。
更让姬昊咋舌的是,在这些苗圃四周还悬挂着数量庞大的恶鲛和灵鲛。
刺骨的寒气充斥虚空,而且寒气越来越浓郁。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大水也变得寒气升腾,没有了太阳之力的中和,原本看似普通的清水,正变得粘稠,寒气越发浓郁,好像有无数细小的冰粒子在清水中凝聚。
本性凶残又没有灵性的恶鲛在嘶声咆哮怒吼,而那些通了灵智的灵hetushu.com鲛们,则是默默流泪,不时发出几声悲戚绝望的抽噎声。
“相柳的毒液,的确是世间绝毒。”姬昊很认真的看着盘泇:“他最是克制数量众多的敌人。”
深深的水下,一朵幽生神花悄然绽放开,当神花凋零时,一条通体白色透明,犹如冰块凝成的蛟龙从崩碎的光点中窜了出来。
以他们的修为,虽然不在盘古世界,他们依旧能清晰的感知到盘泇世界的巨变。
‘嘎~’!
原本这些恶鲛犹如野兽一样疯狂的扑击和进攻,虽然他们手持不少的神兵利器,但是他们进攻的时候杂乱无章,没有丝毫的秩序可言。
“这里就是那些外来者的巢穴。”盘泇向前轻轻一指:“这些年来,‘我’指挥恶鲛对他们发动了上百次的进攻,但是那头九头蛇的毒液太可怕,每次都损失惨重。”
盘泇的身体微微哆嗦着,她看着苗圃中的景象,咬着牙低声说道:“要不是拿相柳的剧毒无奈hetushu.com,又怕流毒祸害了整个世界,我自身真灵又无多大法力,我早就毁了这无量水府!”
牌坊上的法禁极其厉害,姬昊一眼望去,起码看到了上万重威力巨大的禁制,他自忖没有盘羲神镜护体的话,若是不小心陷入牌坊的法禁中,最多坚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会被炼成血水。
大群大群身躯黯淡,显然用秘法点化的水精呈各种鱼虾蟹状,慢悠悠的在宫殿楼阁中往来行走。
盘泇坐在了蛟龙背上,带着骑乘星豚的姬昊一行人向前疾驰。行走了没有几里地,一个巨大的无形漩涡出现在他们面前,将他们一口吞了下去。
姬昊等人向前望去,前方一片灯火通明,好一处洞天福地般的洞府正悬浮在水中。
但是在太阳消失后,这些实力突然飙升了一大截的恶鲛们,他们好像突然开窍了一般,进退之间突然有了无数的章法,他们排成了整齐的军阵,犹如训练有素的战士组阵对宝象他们发动了进攻。
这个世http://m.hetushu.com界的太阳消失了,天空变得漆黑一片。
数百颗稀稀拉拉的幽蓝色星辰在天空浮现,没有了太阳的压制,一道道极其精纯、宏大的玄阴之气从星辰中坠落,水面上无数恶鲛欢天喜地的嘶声吼叫着,张开大嘴疯狂吞噬这些幽蓝色的气息。
盘泇真灵恢复,她获取了以前的所有智慧和战斗经验。
巨大的欢喜还没消散,一直以来让他们不舒服的太阳就不见了,空气中到处充斥着让他们精力充沛、力大无穷的阴寒之气。天空星辰倒垂,一缕缕精纯的玄阴之气越发浓郁,到了最后简直犹如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宝象和空蝉一行人无比苦涩的看着四周突然急速运动起来的恶鲛。
如此一层层的重叠上去,数以百万计的恶鲛组成了一座复杂而变化多端的大阵,粘稠如浆糊的蓝色寒气在大阵中往来穿梭,寒气流动时无声无息,将所有恶鲛连成了一个整体。
在牌坊后面,是一片绵延数万里的宫殿楼阁。
一团散沙的恶鲛www.hetushu.com开始组阵进攻,宝象和空蝉他们有得是乐子了。
就在前方不到百里的地方,先天玄阴水精凝成了一座上下九层,左右十八开间的幽蓝色牌坊。无数颗玄阴精华凝成的宝珠镶嵌在雕龙刻凤的牌坊上,组成了一座繁复的法禁。
宫殿群中有面积巨大的苗圃,里面种植了无数的水生灵药,这些灵药都被秘法催动,都犹如水蛭一样直接扎根在清水之中,不断吞噬这个世界的水之精华为己所用。
一阵天旋地转后,姬昊一行人在极其遥远的一片水域中冲了出来。
凄厉的尖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数恶鲛双眸闪烁着深蓝色的凶光,整齐划一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宝象和空蝉等人。
宝象、空蝉和他们的同门脸色变得极其悲苦。
刚刚所有的恶鲛们心头剧痛,他们感受到对他们极其重要的一个存在消失了。但是紧接着无穷无尽的欢喜从他们灵魂深处涌出,对他们更加重要的一个存在突然诞生了。
他们抬起头,呆呆愣愣的看着黑漆漆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