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三章 河童大军

阿宝收起锤子,笑呵呵的向目瞪口呆的河童点了点头:“不愿杀生,所以用的力气小了些。嗯,看来贫道道行法力还是难以收放自如,原本想一锤毁了你所有禁制,没想到居然还剩下了这么一丝半点。”
渐渐地,一团黑雾在河童头顶升起,黑雾中可见一头形如蛤蟆,却只有三条腿,通体密布着青色肉瘤疙瘩的巨兽仰天嘶吼。
“亿万水族啊,你就算功参造化,你能耐我何?”
河童原本淡青色的肤色骤然变得惨绿一片,一张皱巴巴的小脸上更是绿光大盛。他双眸凸起看着阿宝,龇牙咧嘴的指着阿宝发了一阵狠,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阿宝为人宽厚、温和,就算是对敌人也极少下狠手,一般都是以大神通让人知难而退。
无量水府好似被无数雷霆细细密密的翻了一遍,数千座辉煌壮丽的宫殿楼阁裂开了无数缺口,好些宫殿楼阁崩塌粉碎,返本归元化为一缕缕水汽消融于水中。用水精凝成的地砖更是碎裂了和图书不知道多少,到处都露出了黑漆漆难看的缝隙。
河童冷笑一声,他又是一骨头狠狠砸在了战鼓上。
阿宝慢慢的卷起了袖子,露出了半截儿胳膊,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柄黑漆漆密布着花纹,好像铁匠所用打铁锤的方头锤子,笑呵呵的上前了两步。
“数百年来,我带来这个世界的无数鱼卵、虾卵之类早已孵化,这些娃娃已经长大成军。”
河童得意的狞笑了起来:“宝道人,你当知道,我水族繁衍最是便利不过!”
“上古天庭点兵战鼓,怎会到了你手上?”阿宝看着那面密布着无数风云雷霆纹路的巨鼓,讶然惊叹:“看来,天庭败落,共工氏一脉倒是从天庭掏了不少宝贝出来。”
而且这些水族的修为都很不弱啊,单单看他们的气息,最弱的实力也都突破到堪比人族大巫的水准!
姬昊很奇怪的看了阿宝一眼,神色这么古怪的看自己作甚?
被数十头水族簇拥在正中的河童突然大笑了和*图*书起来,他指着阿宝厉声喝道:“宝道人,你当我还是当年的我?你又拿出这锤子作甚?当年洪荒之中被你三锤重伤,那只是意外。”
身躯矮小、面容狰狞的河童龇牙咧嘴的盯着阿宝发狠,他身体哆哆嗦嗦的,体内不断传来爆豆子一样的筋骨撞击声。淡青色的皮肤下,河童浑身青筋犹如怪蛇一样蠕动着,一股犹如洪荒猛兽的凶煞气息不断从他体内扩散开。
密密麻麻、重重叠叠、一眼望不到边,说不出有几百万、几千万、几亿的水族士兵蜂拥而出,一个个发出野性十足的呼啸声,在河童的咆哮声中,数不清的水族大军迅速结成了一座浑圆大阵。
阿宝、龟灵齐齐微笑,盘泇满怀快意的看着面色难看的河童。
看似普普通通的大锤挥动之后,锤头骤然迸射出无数道黑色幽光,丝丝幽光交织成了一座大山虚影,当头狠狠地砸在了水府一层层的水波禁制上。
河童将巨鼓放在身边,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www.hetushu.com根通体雷光四射长有丈许的骨头,双手抱起大骨狠狠地砸在了巨鼓上。就听得一声巨响,顿时方圆百万里的水域一阵摇晃,恐怖的声浪化为肉眼可见的震波向四周呼啸袭来,姬昊、阿宝、龟灵齐声呵斥,放出禹馀仙光连为一体挡在了面前。
河童龇牙咧嘴的发了一阵狠,他突然怪笑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鼓,轻轻一晃,就看到无量水气注入鼓中,小鼓立刻变成了一面直径三丈的巨鼓。
好好一座辉煌壮丽的宫殿,被阿宝一锤子砸得和烂瓦窑一样。
“这……这么多鱼虾龟蟹?”姬昊头皮有点发麻的看着面前无穷无尽的水族大军。
如山压力呼啸袭来,那巨鼓和大骨也不知道是何等异宝,三人联手放出的禹馀仙光都被震得连连波动,阿宝和龟灵依旧是举重若轻、若无其事的模样,姬昊却被压得浑身骨骼乱响,险险有点坚持不住。
姬昊站在一旁慢悠悠的说道:“河童?河童?这名字有点m•hetushu•com古怪呵……呵呵,打开水府大门,让我们进去罢?自己弄根索子,把自己捆起来,省得咱们多费手脚。另外,那头老乌龟嘴里不干不净的,帮我砍了他的脑袋,我今天把他熬汤喝。”
‘昂昂’吼声震得天地乱颤,四周水波飞溅,姬昊听到巨兽的叫声,只觉得元神道种都一阵不稳。如果不是已经凝聚道种,自带大道奥义维护元神,换成普通人听了河童法相大吼一声,魂灵儿肯定都会被吸出体外。
盘泇也有点色变,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偷偷的关注无量水府,但是她也没想到,这水府中居然藏了这么多外来的水族!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阿宝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姬昊一眼。
但是今天姬昊在场啊,阿宝心知肚明姬昊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儿,落到姬昊手中,河童若是乖乖的吐露口供也就罢了,若是他不知机乖巧一些,怕是难免被姬昊拆碎了浑身骨头。
眼珠一转,说了一番自己都不是很有底气的和_图_书大话,河童冷笑道:“当年被你重伤后,我就投靠了共工氏,现在我是水神共工座下八大重臣之一,你敢违逆你们师门训诫伤我?”
就听一声巨响,方圆数万里的水域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水府上空一万八千重水波禁制,还有禁制中悬浮着的四千九百颗波光荡漾的宝珠,被阿宝一锤震碎了一万七千重禁制,震碎了四千六百五十颗宝珠。
就听得一阵阵呐喊声从水府中不断传来,数千座巨大的宫殿楼阁的大门突然开启,一股股浓郁的先天水灵精华从大门中涌出,无数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水族从宫殿楼阁中一涌而出。
河童的话里面带着几分色厉内荏,更带着几分威胁之意,阿宝‘哈哈’大笑一声,也懒得和他多说,抡起手中大锤,‘呼’的一锤向着水府当头砸下。
“河童,大家也有几分交情,所以今日贫道也不欺你。乖乖束手就擒,把你家主子的图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还能免去你几锤。不然的话,今天你有得罪受。”
怎么会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