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五章 姬昊煮海

‘轰隆隆’一阵巨响,大片大片银蓝色的水波翻滚着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禹馀剑阵封锁了虚空,封印了方圆数十万里的空间。但是七海之水沸腾翻滚,他内部似乎自带空间之力,银蓝色的汪洋充斥了禹馀剑阵分隔开的这一方虚空后,空间居然在急速的向四周扩散。
心地仁慈,见不得流血,但是却能一把火烧得浪头沸腾,将无数水族煮成一锅鲜汤,这手段怎么都和仁慈拉上不关系吧?
横下一条心,河童咆哮一声,将这七海之水往无量水府一洒。
银蓝色的汪洋浩浩汤汤一望无边,水面上水汽升腾,一座座高达万丈的冰山随风飘摇,偶尔几座冰山撞击在一起,顿时高空中飓风呼啸,无数人头大小的冰雹就好像雨点一样疯狂落下。
无量水府自带的重重禁制被灼烧得干干净净,大片宫殿楼阁化为水汽蒸发,除了极少数一些作为大阵核心的宫殿楼阁还勉强闪烁着淡淡的水光,其他的建筑物不http://m.hetushu.com多时就化为乌有。
一眼望去,以姬昊的目力极尽全力,居然看不到河童放出的七海之水的边缘在哪里。
原本四散喷涌的太阳精火开始缓慢的向内收敛,伴随着低沉的啸声,所有的太阳精火凝成了一道直径万里的火柱,金红色的火柱从太阳表面呼啸而下,犹如一柄利剑直插无量水府。
身处盘泇世界,借助世界之力的压制,姬昊可以勉强的运用这颗太阳,犹如普通炼气士驾驭一件超出自己境界的法宝一样,勉强的控制他,调动他的力量。
犹如岩浆一样粘稠近乎实质的红色火焰从天空落下,无量水府上空浊浪奔涌,水府的禁制全力发动,苦苦抵挡着太阳火力的侵袭。
太阳悬浮在无量水府上,姬昊全神贯注凝视着他,将他压缩到只有万里直径。
河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太阳,这是盘泇世界的太阳。
他们所在的水浪已经泛起了蒸汽,无数细http://m.hetushu•com小的气泡不断从浪花中翻滚出来。
第一重浊浪急速被蒸发,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被蒸发一空。
如此神通,河童在这盘泇世界的数百年果然没有白白浪费。
直径亿万里,蕴藏无穷热力。哪怕盘泇世界是水元力占据了统治地位,这个世界的太阳依旧威力无穷,起码姬昊根本没资格操控他、掌握他。
无量水府四周一滴水都没剩下,所有水分都被太阳蒸发。
“垚伯姬昊?我记住你了!这是我多年苦功,掠夺这一方世界的先天后天玄阴之水本源之气,以水神秘法炼成的七海之水。这一点点水包容七海,更是阴寒无比、恒古不化,我看你能把我怎样?”
第一层浪头上的水族被这样的沸水包裹着,他们的甲壳迅速变红,可怕的热力透过他们的甲壳作用在他们的皮肉上,烧得他们皮开肉绽,空气中逐渐有浓郁的鱼汤味飘出。
河童震惊的看着悬浮在头顶的太阳,他声嘶力竭和_图_书的尖叫着,哆哆嗦嗦的指着姬昊说不出话来。
姬昊居然能掌控一个世界的太阳?
盘泇亲自出手封印了这个世界的太阳,剥夺了这个世界的太阳之道,将其送给了姬昊。
无量水府上空,自上而下有数百重浊浪,每一层浊浪上都站满了龇牙咧嘴的水族。
盘泇世界的太阳。
红光覆盖了方圆数十万里的空间,如果不是禹馀剑阵的隔绝,半个盘泇世界的水域都已经沸腾了起来。水府上空厚厚的浊浪一层层的减少,站在第一层浪头上的水族一个个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嗥声。
“我是人皇帝舜亲封的垚伯姬昊!”姬昊面无表情的看着河童:“尔等辱及人皇,罪大恶极,若是皋陶大人在此,你们个个都逃不过断头一刀。吾心仁慈,见不得生灵流血,所以……熬汤就不会有血了。”
四周温度急速下降,不多时就连空气都被冻成了一条条肉眼可见的冰棱。
禹馀剑阵放出四色仙光,剑气纵横包裹方圆数十万里和_图_书,将这片水域和整个盘泇世界隔离开来。‘小小的’太阳悬浮在无量水府上空,放出无边无际的光和热,赤红色的火焰犹如瀑布一样从水府上空倾泻而下,所过之处大水沸腾,瞬间被蒸发成蒸汽。
浪头的温度在急速上升,很快这一层浊浪就变成了沸腾的开水。因为盘泇世界的清水中蕴藏了巨量的玄阴水气,所以盘泇世界的水沸点极高,起码比盘古世界普通的清水高出百倍。
但是第一重浊浪已经沸腾,无数身躯被烧得泛红的水族丢下兵器,哭天喊地的一头蹿下浪头,带着满身的高温逃到了第二重浊浪上。
河童气得说不出话来,阿宝、龟灵眯着眼低着头同样一声不吭。
他在盘泇世界盘踞数百年之久,虽然盘泇世界的太阳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不起眼,但是数百年的相处,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就是盘羲世界的太阳。
哪怕是巅峰巫帝……不,哪怕是巫神级的存在,也不可能说把一个世界的太阳玩弄于掌心啊hetushu.com
开什么玩笑?
一层又一层的浊浪被蒸发,所有蒸汽冲上高空后就立刻不见了踪影。
但是无量水府每一层浊浪上都已经挤满了水族,第一重浪头上的水族窜到了第二重浪头上,这一层浪头上顿时变得拥挤不堪、队列一时大乱。
“该死啊!”河童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他咬咬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蔚蓝色钵盂。形如叶片的钵盂内存着浅浅的一汪水,蓝中带着一抹亮银色,浅浅的一点点水却给人深不见底、一眼望不到边的错觉。
阴寒刺骨的白花花的浪头包裹住了这些鬼哭狼嚎的水族,一些鳞甲坚硬的水族烧红的鳞甲触碰到冰冷的浪花,居然发出了‘嗤嗤’的声响,就好像冰水泼在了烧红的铁板上一般。
姬昊冷哼一声,他手一指,盘泇太阳径直落入了七海之水中。太阳表面烈焰升腾,无量火焰冲天而起,太阳附近的七海之水很快就沸腾起来。
姬昊冷哼一声,向着直径万里的盘泇太阳打了一道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