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三十七章 涂山工地

挥挥手,小老头很豪气的说道:“去给夸娥氏兄弟们说说,地基规模再加大两倍。好酒好肉,每天给他们再加一倍,管他们吃饱喝足,工钱也加倍!总之,我们这涂山城啊,一定要给子孙后代打下亿万年不摇的根基才是。”
肉都是精挑细选的膘肥体壮的牲口和野物,用珍贵的香料精心涂抹了,由擅长烧烤的奴隶精心烹制而成。
夸娥氏也大吼一声,亲自带着所有的神人遁入虚空中,前往涂山智所说的那一块神料矿场。
小老头儿狠狠一巴掌拍在了那男子的脑袋上:“加大两倍规模又怎的?不就是多花些钱财么?要说猛将精兵什么的,我涂山氏不如其他人,要说钱财,除了龙凤两族,谁能和我们涂山氏相比?”
山高千丈,夸娥氏站在山下,脑袋正好和涂山氏的这伙族人等高。大眼内神光闪烁,夸娥氏瓮声瓮气的向一众涂山氏族人说道:“原本涂山城工程就很大,收集神料就很困难。现在又m.hetushu.com要再加大两倍工程,这所需的神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涂山智叟,我们……”
仔细观摩了一下脑海中出现的星图,夸娥氏愕然道:“这距离可不近,加上开采神料的时间,我们往返一次可要大半年的功夫……唔!”
好酒好肉芬芳四溢,夸娥氏等一众神人坐在地上,在众多涂山氏奴隶的伺候下开怀畅饮,放开肚皮大吃大喝,一个个吃得满口流油,一个个无不心满意足的连连点头称是。
一名和涂山老人生得有八九分相似,同样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在一群族人簇拥下,面带微笑的站在远处一座山头上。
几个涂山氏的族人急匆匆的向工地跑去,他们找到了夸娥氏兄弟几个,凑到他们面前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通。
不无得意的打量着规模比当初垚山城庞大了十倍的工地,小老头心满意足的笑道:“大兄果然是豪气,我涂山氏族人众多,又多是金贵之人hetushu•com,不比那垚伯草创基业。所以这城,规模最好再大两倍,嗯,可以多容纳一些族人,多屯扎一些军队才好。”
长啸一声,夸娥氏转过身向数千神人大声咆哮了几声。
不等夸娥氏说完话,小老头儿涂山智笑着摆了摆手,温和的说道:“夸娥氏,我们涂山氏建城,既然下了这个决心,那么一切都要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手段。”
一众身高千丈的神人齐齐仰天欢呼,高亢有力的欢呼声犹如汽笛轰鸣震碎了高空的云层。
烟尘冲天,火光四起,夸娥氏等数千神人脚踏火云,施展神通钻入地下,大块大块的泥土沙石被化为岩浆,顺着开凿的沟渠流去远方。神通广大的神人们直入地下数万里,为涂山氏新建的城池挖凿地基。
一众涂山氏的族人同时侧头看向了小老头,眼巴巴的想要多听听和天庭有关的隐私八卦。
远远传来了牛马嘶吼声,涂山氏的奴隶们驱赶着大牲口,拉着特和_图_书制的大车行了过来。大车上小山一样堆满了烤得焦黄流油、涂满了厚厚酱料的烤牲口,野牛、野羊、猛虎、豹子,各色各样的野物都被烤得浓香扑鼻,那香味随风能传出数十里去。
眯了眯眼,小老头不无得意的低声笑道:“龙凤二族,也只是奇珍异宝比我们涂山氏多一些而已。真要说在人族之间流通的钱财,搞不好我们比龙凤二族加起来还要多呢。”
夸娥氏呆了呆,他一口神气吹在玉版上,玉版炸开,化为一道星光璀璨的雾气钻进他眉心。
“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小老头儿笑呵呵的摇晃着脑袋正要说话呢,前面夸娥氏撒开两条长腿,几个大步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不过,也怪不得他们,怪不得他们啊。上古天庭衰败之后,他们能够恪守当年的盟约,死守在那空荡荡的天庭之中,无事不轻出天庭一步,而且从不和人族争夺生存资源,只是用劳力从人族手中换取食物、美酒和工钱,这些神http://www•hetushu.com灵后裔能铭记祖训,倒也不坏。”
酒也不是蒲阪市集上采购而来,而是涂山氏自家酿造的五谷佳酿,在地窖中储存了百年以上的香醇陈酒。
一众神人大口吞咽了一堆烤肉,一跃而起,脚踏火云风风火火的向天空窜去。
远处山头上,涂山氏小老头儿看着放开肚皮吃喝的夸娥氏等神人,不由得连连摇头。
涂山,涂山氏的根本重地。
“二叔,这是怎么个事情?我们后生晚辈见识少,您给咱们说说呗?”一个涂山氏的青年笑呵呵的向小老头儿行了一礼。
想想似乎的确是这样,夸娥氏这些神人虽然身高千丈、拥有非凡神力,但是仅仅是为人族做工后,换取酒肉美食和一部分玉币做工钱,除此之外,从未听说过有神人在人族的领地上胡作非为的。
他们就连山林中的一只野兔,也从未擅自猎杀过。
什么盟约?什么祖训?
顿了顿,涂山智掏出了一块玉版递给了夸娥氏:“神料的问题么,我这里有一副星图和图书,在星空之中,有一块神料矿场,外人绝不知晓的,里面神料品质极高,储量极大,足够我们涂山城所需了。”
一名涂山氏的中年男子骇然看着小老头儿:“二叔,我们现在的地基规模,已经比垚伯的城池打了十倍。您还要再加大两倍地基?”
“兄弟们,大买卖,大买卖哈,涂山城的规模再增加两倍,我们的工程量可加大了不止十倍哩。这份好买卖,我们得花上十几年才能完工,这工钱足够我们兄弟们以后逍遥百多年了。”
“怎么也是神灵后裔,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看他们狼吞虎咽的模样,这是有多久没好好吃一顿了?”
咬咬牙,夸娥氏拍着胸膛笑道:“不过,承蒙涂山氏如此厚待,如此好酒好肉,咱们兄弟也不能对不起您不是?嗯,路途遥远,我们兄弟们一起过去,多跑几趟就是。”
涂山氏豪富,用来招待夸娥氏他们的酒肉的手面可就比姬昊大了许多。
夸娥氏兄弟几个呆了呆,然后兴高采烈的用力拍打起了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