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章 禁牌

没有引动的飨神毫无杀伤力,但是用特定的药引子将其引发后,就能对神灵造成各种可怕的杀伤,这几乎是世间已知的,唯一能对神灵起作用的毒剂。
修蛇放声大笑,他看着丝毫动弹不得的神人们,冷声说道:“大话,等着以后再说吧。要不是留着你们有用,还要从你们体内抽取新鲜的精血,你们吃下去的飨神就不仅仅是让你们浑身酸软无力,而是把你们变成一滩脓水。”
“这是罗睺吞天大阵,上古天庭有数的大阵。”修蛇慢慢的走到了夸娥氏面前,同样身高千丈的他狠狠一脚跺在了夸娥氏的面孔上。
共工氏站在黑云上,河伯、相柳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三人驾云快速到了夸娥氏身边,修蛇收起笑声,急忙也凑了过来。
用力的晃了晃脑门,修蛇一跃而起,带起一道黑气冲到了玄天龙舟上。在甲板上前后梭巡了几圈,修蛇突然放声笑了起来:“居然是巡天龙舟?哈,居然是这种功德灵宝!”
“逃!m•hetushu.com”夸娥氏突然大吼了一声,他嘴里喷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神光,神光中是一条形如巨龙的飞梭。一声龙吟,飞梭喷出一道霞光吸附住了他年纪最小的胞弟,化为一道红色飞虹向中陆世界的方向遁去。
“我们,什么时候吃下的飨神?”夸娥氏凝视着修蛇:“我们这些日子,并没有乱吃东西。”
“该死的修蛇,你想要挑战天庭么?”一尊神人愤怒的咆哮着。
神灵的身体乃天地生成,几乎能免疫所有毒剂。
“涂山氏的烤肉味道不错吧?”修蛇得意的狞笑着:“飨神的药力发作之前,滋味还是很鲜美的。你们有没有察觉,你们吃的烤肉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格外鲜甜的味道?”
“可惜,可惜,只是一条普通货色。如果是一元、两仪那些有名号的旗舰……嘿,那种旗舰早就被打得稀烂了,怎么可能留到现在呢?”修蛇兴奋得手舞足蹈:“这条宝贝,是俺的了。嘿嘿,以后http://m•hetushu•com他就是我的座舰,威风堂堂、威风凛凛哪!”
这种名为飨神的药剂并无固定的配方,也没有固定的效果,更没有固定的药引子。配方可以千变万化,效力更是稀奇古怪,药引子更是随心所欲任何施为。
唯有飨神可以浸润神灵的身体,沁入神灵身体最细小的部位,和神灵的身体融为一体。
上古天庭曾制定禁令,严禁飨神流传。不仅所有配方都被销毁,就连飨神的主材料,那种原本寻常可见的药草,都被上古天庭花费大力气斩草除根。
幸好修蛇配制的飨神药性只是让夸娥氏他们浑身酥软无力,让他们浑身提不起半点儿力气。如果是某些恶毒的配方的话,夸娥氏他们想到天庭古籍中记载的,那些极其恶毒的飨神带来的恐怖结果,他们无不头皮发麻。
数千神人酥软在星空中动弹不得,但是他们一个比一个嗓门大,齐齐开口冲着修蛇破口大骂,更有人赌咒发誓,他一定会把修蛇千刀万剐,和图书把他切成肉片后下汤锅炖了吃。
但是夸娥氏他们居然服用了飨神,而且还是以睡神香为药引的飨神。
虚空中,数十条黑色星芒突然收敛,巨大的黑色光幕中露出了一条通道,一团黑色水云翻滚着,快若闪电般从那通道窜了进来。黑云刚刚冲进来,数十条黑色星芒再次闪现,又将通道彻底封锁。
所谓飨神,是以神为飨。
一众神人同时怒吼出声。
这是一种本无害处,很寻常的药草,却有着极其强大的包容性和变异性,拥有千变万化的奇特药力。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精通药剂的上古木神,以飨神为主要材料,调制出了一系列可怕的药剂。
轻轻的笑着,共工氏伸手向夸娥氏身上一抓,夸娥氏的身体突然一阵颤抖,伴随着低沉的‘嗡嗡’声,一块流光溢彩色泽犹如琉璃的金色令牌从夸娥氏胸膛中飞出,带着一道弧线落入共工氏手中。
共工氏背着手,眯着眼打量着夸娥氏,突然笑了。
飨神也被称之为,有史以http://m.hetushu•com来最难以捉摸的药剂。
夸娥氏和众多神人脸色惨变。
共工氏笑得很是灿烂,他淡淡的说道:“做什么?做点我历代先祖都想要做的事情,做点我北荒子民无数年来都想要做的事情,做点让我心情愉悦的事情!”
修蛇本体巨大无匹,他的肉体力量更是强得骇人。单纯论肉体力量,修蛇是少有的在洪荒中可以和上古龙族对抗的强大存在。无数年的潜修,修蛇的实力突飞猛进,一脚跺下夸娥氏的面骨碎裂,数十颗珠玉一样闪光的大牙纷纷飞了出来。
但是四面八方三万六千颗罗睺星的属星放出无数黑色星芒,化为大网将这一方星空封锁得密不透风,飞虹重重撞击在黑色星芒上,溅起了无数道刺目的火光,却始终无法突破封锁。
夸娥氏冷冷的看着共工氏,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共工氏……你想要做什么?你花了这么大力气,把我们引来这里生擒活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数千条带着芒刺的星光犹如章鱼触手www.hetushu.com一样缠绕了上来,绕着飞虹轻轻一卷。就听得可怕的碎裂声响起,赤红色的飞梭被搅得稀烂,夸娥氏最小的兄弟从飞梭中摔了出来,被一道星光狠狠一抽砸在了胸膛上,打得他吐血飞回了夸娥氏身边。
夸娥氏厉声吼道:“共工氏,这是出入天庭的通行禁牌……共工氏和祝融氏一般,已经背离了天庭,你居然敢强夺天庭禁牌!你,你,你触犯天条,罪该万死!”
涂山氏?涂山氏居然在给他们的烤肉中加了料!涂山氏想要干什么?难道说他们邀请自己兄弟们为他修建涂山城,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么?
自身鳞片所化的靴子底冰冷、坚硬,密布着无数锋利的凸起。修蛇踩着夸娥氏的脑袋,用力的践踏着,夸娥氏的面孔被弄得血肉模糊,露出了下面金灿灿犹如黄金铸成的骨骼。
飨神,很普通寻常的名字,对天庭众神而言,却是可怕的禁忌,最恶毒的存在。
狠狠给了夸娥氏的脑门一脚,修蛇摇晃着身体,高达千丈的身躯缓慢的压缩到了丈许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