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一章 闯天庭

硕大的脑袋狠狠地撞了一下地面,撞得地面一阵颤抖,开明兽很是委屈的咕哝道:“没人来天庭告状了,我就没人肉吃了……啊,我们只能猎杀天柱上的飞禽走兽果腹,人间的禽兽,那都是人族的猎物。但是不周山上能养活多少禽兽呢?”
咆哮声震得灰尘四散,篝火都剧烈的抖动了几下。强良急忙拍了一下开明兽的脑袋,低声骂道:“好,好,还有你,嗯,还有你的份儿……你这家伙,不去吃那些面红心黑的恶人,整天和我抢食做什么?”
火星四溅,冰片乱飞,强良的手臂一阵酸软剧痛,身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差点一脑袋撞在了天庭的大门上。他震惊的抬起头来,正看到回复了水猿本体的无支祈龇牙咧嘴的朝着他笑。
一条长达三里的大蟒悬浮在篝火中,被烈焰烤得‘吱吱’直滴油,他不断的舔着嘴唇,‘嗤嗤’的笑着:“有事做好,有人请好,夸娥氏这群大肚皮都跑去吃肉喝和*图*书酒,这天柱不周山上下所有的飞禽走兽,可都是我的嘴里食了。”
大神强良拎着大板斧,盘膝坐在天庭大门前,直勾勾的看着面前一堆篝火。
‘当啷’一声巨响,一根黑漆漆的玄冰大棒当头砸下,正好和强良的大斧撞击在一起。
开明兽深沉的看了共工氏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想……但是,那几个天帝老混蛋陨落时,我答应他们好好的看护天庭,所以,我只能好好的看着天庭。”
共工氏看着开明兽笑道:“开明兽,你也是天庭老臣,我的手不想染你的血。归顺我,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不比守在这荒山野地里吃苦来得好?”
“喔,强闯天庭,的确是重罪,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无支祈不以为然的蹲在一片水云上,龇牙咧嘴的向着强良一笑:“现在就算我强闯了天庭,谁还能定我的罪呢?”
无支祈是洪荒有数的老怪物,上古天庭势力还在和-图-书巅峰期的时候,他就是天下有名的大妖。而强良虽然是天神后裔,却是天庭衰败之后才诞生的后生晚辈,无论是从名气还是实力上,他距离无支祈都有极大的差距。
手中大棒一指强良,无支祈‘咯咯’笑道:“就你这小娃娃?还是……夸娥氏那群整天忙着为人族做零工,从人族手上换点吃食酒水的小崽子?”
强良向一侧跨了一步,开明兽和横跨一步,一人一兽肩并肩的站在了一块,挡住了天庭大门。
天庭虽然衰败,但是天庭的底蕴没人敢小瞧,若是强良和夸娥氏等神人占据天庭重地,开启了天地大阵严防死守,没有千儿八百个无支祈这样水准的老妖联手,根本不可能攻入天庭重地一步。
强良眯起了眼睛,他淡淡的说道:“夸娥氏他们,怎么样了?”
共工氏看着开明兽冷喝道:“愚蠢!”
但是自从异族入侵,天庭凋零之后,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攀爬过天柱,已经http://www.hetushu.com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族通过天柱抵达天庭了。
“聪明!”一片黑云从天空坠落,共工氏带着相柳、河伯和大群身披黑色甲胄的水神一脉臣子,带着怪异的笑容落到了天庭大门前。
无支祈胆敢作出这样的姿态来,只有一个可能——夸娥氏他们出事了。
强良一把抓住放在身边的大斧,快若闪电的站直了身体,二话不说一斧头向天空劈去。
一头体形壮硕的开明兽趴在强良身边,听到他的自言自语,很不快的低沉咆哮了一声。
云烟之间,可见一座造型古朴、神明威严的宫门矗立在一片紫云金霞上,烈烈神威如渊如海覆盖四方,让人望而生畏不敢正视。
开明兽咬着牙骂道:“共工氏……第一代共工就不是好东西,当年真该背后下黑手,干掉你家祖宗。”
一通乱咬啃得强良‘嘎嘎’痛呼,开明兽松开嘴,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多少年没有人来天庭告状了?当年天帝许诺我,我http://m.hetushu.com可以守在天柱半山腰上,但凡那些恶人想要进入天庭告歪状的,我都可以吃了他们打牙祭。但是我有多少年没见过活人了?”
开明兽‘哼哼’了一声,摇晃了一下脑袋。
开明兽耷拉着眼皮,淡淡的说道:“愚蠢?不,老子是忠诚!”
更重要的是,天柱是进出上古天庭最重要的一条通道。
强良舔舔嘴唇,又给了开明兽的脑袋一拳:“好了,有东西吃,就给我闭上嘴。夸娥氏他们出去干活了,起码有好几年回不来,这山上山下的飞禽走兽,可都是咱们两的,够你胡吃海塞一通了。”
“无支祈!”强良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天柱,传说是盘古世界开天辟地的圣人盘古脊椎所化,顶天立地、镇压周天,是盘古世界洪荒星空的枢纽,天地星辰、地脉灵气的运转,都以这根天柱为核心。
开明兽‘嗷嗷’的仰天嚎叫了几声,气急败坏的张嘴一口咬在了强良的小腿上。
但是他突然一跃而起,身躯膨胀到http://m.hetushu.com百丈高下,脖颈上九颗人头浮了出来,朝着天空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上古之时,就算是最孱弱的人族,只要有大恒心、大毅力、不怕死、运气足够好,也能顺着天柱一路攀援而上,从人间直达天庭。故而上古之时,时常有受欺凌的人族去天庭求见天帝,状告祸乱人间的恶神的故事。
中陆之中,天柱之巅,云烟升腾,瑞气万里。
一连串如同雷鸣的咆哮声震得四周云烟乱滚,开明兽眼眶里精光四射,犹如刀锋直刺高空:“滚远点,天庭重地,谁敢乱闯?不怕被满门诛杀么?”
“你想要做什么?擅闯天庭,这是重罪!”强良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紧握大斧看着无支祈严阵以待。
冷冷一笑,开明兽斜睨了共工氏一眼,淡然说道:“当然,你不懂……你们共工一脉,不懂!”
吐了一口吐沫,开明兽看着篝火上的大蟒,嘴角一缕涎水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他言不由衷的说道:“再说了,这些飞禽走兽之类的,哪里有人肉好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