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三章 占天庭

这里是天庭外围神禁的核心,高达数百里、方圆数万里的通明宫内每一样陈设都华丽辉煌,而且体积异常壮大,都是为那些身高动辄数里、十几里甚至是身高百里的上古神灵所设。
所以上古天庭的每一座建筑,虽然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打理过,但是所有的宫殿楼阁纤尘不染,不见丝毫的破败。而且每时每刻宫殿楼阁中的神禁威力都在不断的增强,整个上古天庭的威能都在不断增加。
强良和开明兽被一群共工氏的战士抬在肩膀上,听到共工氏的喃喃自语,强良突然开口讥笑:“终于回来了?当年,可是你们背离了天庭!”
鲜血不断从脸上喷出,开明兽哀鸣一声,再没力气说话。
每一座宫廷,每一处大殿,每一间楼阁,每一处苗圃,诸般建筑,都有一道一道色泽各异的神光从天而降,将这些建筑笼罩在明丽的神光中。
这些神光色泽各异,神光顶部有无数形如璎珞的彩色流光宛如瀑布一样轻盈落下,这是天地凝hetushu.com成的神奇造化之力,天地大阵夺取天地菁华,化为造化神光时时刻刻滋养这些宫殿楼阁。
共工氏麾下的众人不敢吭声,依旧是用无比敬畏的目光看着前方笼罩在一道道奇光异彩中的天庭。
向后窜出了数十步,眼看着甬道上只是云烟升腾,并没有任何其他变故,共工氏的老脸骤然一沉,阴晴不定的冷哼了几声,气急败坏的向四大重臣低喝了一声:“慌什么?有什么好慌的?一切尽在本尊掌控之中,不过是……不过是……区区一座没人掌控的死物而已。”
所以共工氏吓得转身逃跑,这四个老怪物也是紧跟着共工氏疯狂逃窜,一个个丑态百出,真的是说不出的狼狈,平日的体面和威严全都翻为画饼。
共工氏小心的走到了通明宫的帝尊宝座边,将禁牌放在宝座前硕大的金色长案上,咬破舌尖将一缕精血涂抹到长案上浮现的一块神符上,然后念诵起一道复杂的咒语。
“天庭……历代先祖在和图书上,我族今日终于回来了。”虽然故作镇定,但是共工氏的身体依旧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一刻钟后,通明宫微微一颤,天庭最外围的一重神禁被共工氏彻底纳入掌握。
就在共工氏等人面前,一片片紫色、金色、青色、绿色,诸般七彩琉璃色泽的云烟上,一座座造型古朴却不失华美,威严端庄却又不失灵巧,每一个细节都美轮美奂,每一片砖瓦都充盈着天地道韵的宫殿蔚然矗立。
就连共工氏,也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无比贪婪、无比狂热的看向了天庭的一重重宫阙。他背着双手,故意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他藏在袖子里的双手,两只比寻常人长出了一大截的手掌已经用力握紧,指节都用力过猛变成了惨白色。
一缕黑色幽光在共工氏的瞳孔深处不断向四周扩散开,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将整个天庭都吞下去,彻底咀嚼粉碎后变成共工氏身体的一部分。
开明兽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冷冷的说道和-图-书:“祝融氏世代为人族大祭酒,火神一脉帮人族斩妖除魔,帮人族披荆斩棘,为人族开辟生存之地,故他们受人族世代供养。你们共工氏除了发动水灾,逼迫那些弱小的人族部族供奉你等,你们还……”
就连河伯,虽然他也是上古天庭册封的正儿八经的水神之一,但他也不过是‘地方神职’,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是没法比的。河伯当年进出天庭的机会也极其有限,他对天庭也是充满了憧憬和畏惧。
天庭大门开启,相柳、修蛇、河伯、无支祈,四位共工一脉的重臣同时屏住呼吸,目露奇光向前方祥云瑞气环绕中的宫殿楼阁望了过去。
不仅是共工氏,他身边的四大重臣也是惊呼一声转身撒腿就跑。
上古天庭并非人力建造而成,而是开天辟地的时候,盘古世界的天地自然生成了这一方建筑。这是一方世界天道意志造化所成,或者说,上古天庭就是一件威力庞大之极的开天辟地功德灵宝,而且在盘古世界的www.hetushu.com所有功德灵宝中,上古天庭绝对排名第一,任何灵宝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修蛇在大门口被一雷劈掉了大半条命,到了天庭内若是挨了一雷,岂不是真个要被劈死了?
共工氏还是正儿八经的上古水神共工一脉的后裔,但是无论相柳、无支祈和修蛇,那都是上古有名有姓的大妖魔头,他们虽然壮着胆子闯入了天庭,但是他们对天庭实在是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强良冷声道:“祝融氏离开天庭,是为人族大祭酒,为人族散播火种,受人族世代尊崇。他们是火神一族,人族先祖若是没有火种,根本无法繁衍生息,他们离开天庭,却是天帝都准可的!”
淡淡的云烟萦绕在甬道上,浑然一块的甬道犹如宝珠琉璃熠熠生辉,上面雕刻了无数珍禽异兽、奇花异草的花纹,其中一龙凤两族的身影最为常见。
共工氏冷哼了一声,他咬着牙说道:“总之,天庭现在是我的!是我共工一脉的!以后天庭就是我共工一族的基业,光耀万代,恒hetushu•com古不易。”
刚刚修蛇在大门口被一道五彩神雷劈得焦头烂额,肉身受到极大伤害,他们可不想用自己的身板尝试天庭的各种神禁。而且用屁股想都能知道,天庭内各处要害之地的禁制,肯定比大门口的禁制要强得多。
在共工氏他们面前,是一条宽百里,长达万多里的金色甬道。
共工氏手持禁牌,带着一众下属小心翼翼的顺着甬道向前行走,不多时他们就走过万多里甬道,进入了甬道尽头上古天庭的第一重‘通明宫’。
共工氏深吸了一口气,轻描淡写的说道:“当年的事。祝融氏能离开天庭,为何我共工氏不行?”
开明兽正在数落共工一族的丑事,无支祈突然狂吼一声,一棒子抽在开明兽的脸上,打得开明兽满口利齿喷出,半边面孔都凹陷了下去。
仰天狂笑了一阵,共工氏猛地大步向前冲出了几步,但是前方雕龙刻凤的宽敞甬道上大片云烟骤然喷出,共工氏吓得犹如惊弓之鸟,忙不迭的转身向后倒退了数十步,差点退出了天庭大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