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六章 神源池

但是共工氏用了这样决绝的手段,逼迫白媃子站了出来,夸娥氏和强良等接平日里为首的神人露出惊恐绝望之色,很显然这是绝大的隐秘,寻常神人根本没资格知晓,却不知道共工氏怎么就这么笃定这件事情。
强良突然一跃而起,带起一道恶风向白媃子扑了上来,他双手握拳,势大力沉的向白媃子小小的脑袋砸了过去。白媃子吓得面无人色,本能的尖叫了一声。
河伯怪笑一声,手中一个黑色玉瓶翻转过来,一道凛冽的寒气呼啸喷出,将开明兽冻成了一块硕大的冰块。沉甸甸的冰块摔在地上,淡黑色的冰块中开明兽身躯颤抖,却再也无力挣扎。
共工氏犹如被雷劈一样急忙缩回手,他干笑道:“是这样么?嗯,你身上这绒毛可金贵得很。赶紧的,嘿,你这绒毛,不会无缘无故的掉落几根吧?嗯?”
白媃子飞快的摇着头,两行泪水从她眼角喷出,随着她猛烈的摇头甩出了老远。
“你就是这一代守门人?”共工氏走到和-图-书白媃子面前,极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好奇的看着她稚嫩的面孔:“乳牙都还没换光的丫头,这等重责交给你,成么?”
神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从他们的交流中可以知道,他们曾经听说过守门人的存在,但是这更多被他们当做一种无稽的说法,并没有几个人当真。
眸子里一抹诡谲的幽光闪过,共工氏讥嘲的说道:“你被骗了。你所谓的责任,所谓的守门人的重责,只是一些不甘心天庭就此永远没落的蠢货自欺欺人的梦幻而已。”
更有一些神人在低声惊呼:“真有守门人?还是白媃子这丫头?她守的是什么门?天庭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
无支祈从斜刺里冲了过来,一棒狠狠的砸在了强良的脖子上。强良闷哼一声,脖子几乎被扫断,身体犹如脱线的风筝一样向远处飞去,他大口吐着血,挣扎了半天也无法爬起。
巨大的宫殿左右分开,一道灰色雾气组成的门户出现在众人和_图_书门前。
相柳怪笑连连,他的几颗蛇头飞撞而出,将这几个神人撞得骨断筋裂远远飞出。共工氏柔声笑道:“一群傻乎乎的小娃娃,还真把这事情当回事了?白媃子,带我去你负责看守的地方,不要浪费时间,好么?”
顿了顿,白媃子低声说道:“您小心些,指甲不要挂断我身上的任何一根毛发。那扇门开启的神印极其复杂,我全身十二万九千六百根绒毛,每一根绒毛对应一个不同的神印,所有神印合一,才能开启那门户。所以整个天庭,只有我这一族人才能充当守门人。”
一个时辰后,开启了一道道复杂的神禁,共工氏一行人带着白媃子来到了一座被混沌雾气环绕的巨大宫廷前。这座宫廷造型古朴,体积巨大,但是整个宫殿浑然一体,没有一扇门户,墙壁上连一条细小的缝隙都没有。
白媃子抬起头来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共工氏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心头的挣扎。
“那,带我去那里。”共工氏极长的手指握住和-图-书了白媃子的脖子,白媃子纤细的脖子还不够他一把抓住的。共工氏轻声笑道:“带我去那里,然后什么都好说。你不会有事,你的朋友们也不会有事,你们的亲人,这些自我封印的老家伙们,更不会有事……好么?”
最终一枚人头大小色泽黯淡的青铜色神印浮现在白媃子面前,她小手一挥,神印悄然飞入了离恨天宫。
夸娥氏分明服下了飨神,浑身麻痹难以动弹,但是此刻他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气,突然一跃而起,指着白媃子尖叫道:“白媃子,不能……”
白媃子站在离恨天宫前,浑身银色绒毛轻轻的晃动着,一丝丝银光从绒毛中迸射出来,化为一枚枚神印开始复杂的组合。
“小丫头,带我去你负责守护的地方。”共工氏温和的对白媃子笑道:“乖乖配合我,你们都能活下来。不然的话,我现在就下令,把这里除了你的活人全部干掉。”
门户上一丝丝混沌雷霆凝成了三个大字——神源池!
数千神人中,突然有hetushu.com三五个神人站了起来,他们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白媃子,你还记得……”
“白媃子!”夸娥氏看着主动站出来的神人,嘶声惊呼了一声。
白媃子身形娇小,面容绝美,若非浑身长满了极细的银色绒毛,她俨然是一倾国倾城的绝色少女。但是细细的绒毛对她的容貌并无太大损伤,反而凭空给她增添了一份极其玄异的魅力。
白媃子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她咬咬牙,缓缓的点了点头。
白媃子哆哆嗦嗦的没吭声,她惊慌失措的转过头,看向了夸娥氏。
手指轻轻的刮动白媃子纤细的脖子,共工氏阴声道:“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现在很想杀几个人。”
众神人中,只有夸娥氏和其他不多的几个神人面露绝望之色,而其他神人更多的是震惊和茫然。
“你的责任,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重要。你的责任,没有他们告诉你的那么重要。”
白媃子张开嘴,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开明兽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他脚下喷出大片明光瑞和-图-书气,托着他的身体向白媃子撞了过来。
冷笑一声,共工氏悠悠说道:“你要说,你的责任有多么重大,关系着多少人的生死存亡?醒醒吧,小丫头,如果这份责任真的这么重大,为什么是你这么一个小丫头来看护这份责任……不是夸娥氏,不是强良,不是开明兽?”
共工氏故作亲热的摸了摸吓得脸色惨白的白媃子的脑袋:“你不想你的阿爹、阿姆死在你面前吧?神灵么,死了就一了百了,什么痕迹都不存在了。你不想你阿爹和阿姆死吧?”
修蛇一声狞笑,他突然窜到了夸娥氏面前,右掌如刀深深切进了夸娥氏的胸膛。手臂穿透了夸娥氏的身体,夸娥氏张开嘴,嘴里只是‘呼呼’出气,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夸娥氏和强良似乎知道?噫,天庭已经衰败,还有什么门户需要秘密设一守门人看护的?这些年的传说,原来是真的?”
白媃子急忙摇头,她向着天庭深处指了指,结结巴巴的说道:“不要杀人,我负责看守的地方,就在离恨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