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四十八章 斩河童

清澈的水面上风平浪静,清水凝成了一张平台,被烧得焦头烂额的河童蜷缩在平台上,龇牙咧嘴的看着姬昊发狠:“垚伯小儿,你借外力败我,算什么本事?有种松开我,和我真刀真枪的分一个高下,决一个生死!”
“共工大人会第一时间知道我的事情,他会直接去找人皇。用不了一刻钟,我就会安然脱身。因为我无罪,我做错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错,我只是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里培育水族大军而已。”
河童脱离了大蛤蟆形态,回复了人形。
但是脱离了那可怕的太阳熔炉,河童心中的凶悍之气又冒了出来,他很是不忿的看着姬昊,想要激怒姬昊和自己好好的打一场。他眼珠子乱转,盘算着若是姬昊争蠢到松开他身上的禁制,他应该是逃走呢,还是想办法击杀姬昊。
“但是现在,你觉得我还需要隐忍么?共工神族的名头,能吓住谁呢?”
“所以,人皇也拿我没办法。而大家都知道的,历代和*图*书人皇对共工氏、祝融氏两大神族没办法,祝融氏还听人皇调遣,但是我共工氏么,人皇能拿我们怎样?”
一丝丝太阳精火喷出,河童的元神嘶声力竭的尖叫着,痛哭流涕的求饶着,他不断的哀求姬昊他会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但是姬昊丝毫不动容的,一点点将他的元神烧成了灰烬。
这些阴寒刺骨的水光刺进了的五脏六腑,封印了他全身法力,除了能开口说话外,他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冷冷一笑,姬昊手掌一旋,河童的身体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河童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眸子里的得意之色还没有消散,就突然被绝顶的恐怖所占据。
稀稀拉拉的大星悬浮在天空,缕缕幽蓝色星光倒卷而下。
伴随的凄厉的惨嗥声,河童被困在盘泇太阳的核心,被太阳精火烧得浑身烈焰熊熊,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他体内无数年来积蓄的阴寒法力已经全部释放出来,无数水族血气所化的庞大力量www.hetushu.com也被炼化殆尽,现在太阳精火正在一丝一丝的煅烧他的本体。
“报复?我等着。”姬昊笑着向河童摇了摇头,冷冷淡淡的说道:“但是在你报复我之前,老实交代罢,你们怎么发现盘泇世界的?你们怎么到这里的?你们在这里囤积水兵,想要做什么?”
‘嗤嗤’笑了几声,河童傲然翻了个白眼,不屑的用眼角余光斜睨了姬昊一眼。
姬昊挥出九阳戈,一击洞穿了河童的头颅。
“我安然脱身后,垚伯姬昊是吧?不管你出身哪个部落,不管你的祖先源自哪个有名有姓的尊贵姓氏,我会找到你的根脚所在。我会一寸一寸的把你的阿爹、阿翁碾死,至于你的阿姆,还有你的姐妹,你族中的所有女人,我会当着你的面人,慢慢的让她们一点一点的,用最屈辱的方法杀死她们。”
姬昊,小小的人族伯候,他居然敢对自己下杀手?
“我这些年变得很心慈手软。”姬昊看着河童喃喃自语道:hetushu.com“不是因为我真的心软了,而是我知道,没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强横的手段只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所以……我韬光隐晦,这也符合国情嘛!”
他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小的人族伯候,居然敢对他下手?他可是共工神族的八大重臣之一,共工神族,那可是历代人皇都拿他们没办法的强大神族啊!
深吸了一口气,河童眯着眼盯着姬昊冷声道:“我告诉你,未来一段时间会发生的事情。”
河童气得嘴唇发青,他咬着牙冷声说道:“这是第三代共工赐给我的护身灵宝,这是共工神族的物件儿,小儿,你抢了我的宝贝,可要当心共工神族的……”
盘泇笑呵呵的坐在一朵清水凝成的花朵上,眯着眼看着河童。她上下打量着河童,眸子里充满了某种带着淡淡恶意的好奇。
他流着涎水,看着姬昊挑衅道:“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你阿姆么?我会……”
“你不能杀我,你只能将我带回蒲阪,不管你找任何和图书借口,任何罪名,你只能将我交给人皇处置。但是我有什么罪呢?我做错了什么?”
剧痛难当,河童感到自己的魂灵儿都要被烧融了。
一抹清晰可见的虚影从河童的身体内窜出,他怪叫一声想要逃窜,却被姬昊一把抓在手中。
姬昊没搭理河童的哀声求饶,依旧催发太阳精火狠狠的煅烧着他。
他哭天喊地的痛哭流涕,赌咒发誓自己绝对会乖乖的听姬昊的话,绝对不会再有任何别的不该有的念头。到了最后,他所化的身躯巨大的蛤蟆都被炼化了一小半后,盘泇才亲自出手将他从太阳中一把抓了出来。
那女弟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急忙接过匕首谢了姬昊,不停手的把玩起来。
姬昊站在河童身边,把玩着一柄通体透明的匕首,浅浅笑着看着他。匕首很薄,薄如蝉翼,匕首很轻,轻得和风一样,这是一柄功德灵宝,宝光明亮、威力不凡。
远处嘶吼声如雷震天,无数恶鲛还在围攻宝象、空蝉一行,各色玄阴水雷炸裂时www•hetushu•com发出的沉闷声响连成一片,震得四方天地都在摇晃。
一条条极细的水光犹如丝线,在河童的七窍中往来穿行。
当着河童的面,姬昊将匕首递给了龟灵门下六个门人中,站得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喏,师叔也没什么好东西,随手得来的小玩意,拿去玩吧!”
河童被盘泇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他狠狠的瞪了盘泇一眼,又突然想起自己是如何被盘泇犹如巨人戏婴孩一样,轻轻松松就给禁锢住的。这个女人,比阿宝和龟灵加起来还可怕,他急忙转过头去朝着姬昊发狠,再不敢多看盘泇一眼。
姬昊一脚封在了河童的嘴上,将他满口嶙峋的尖牙一颗不剩的踢落。
欺软怕硬到了这种程度,河童也算是独一份了。
“我一个字都不会说,你能把我怎么样?”河童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咯咯’怪笑道:“你莫非敢杀我不成?我是共工一族八大重臣之一,名义上我也是人皇的臣子,你不敢杀我。”
“不说?”姬昊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