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一章 再见祝融

姬昊默然无语。
姬貊和一群金乌部的壮汉忙碌着款待火龙,一坛一坛的米酒送了上来,火龙张开嘴一通牛饮,欢畅异常的一口气干掉了上千坛金乌部自酿的好酒。
“多了很多小崽子。”青茯眯着眼笑得很是欢快:“附近几个大部族,都乐意把族女嫁到金乌部来,这几年成亲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族里的小崽子也越来越多了。”
火山口的上方,一面形如龙鳞,周边有火焰纹路装饰的神镜悬浮在烈烈火光中,不时放出一道道赤红色神光照耀四方。姬昊看得清楚,这神镜内有无数熟悉的山川河岳一闪而过,这面神镜正随时监测金乌岭四面八方的动静,任何人靠近金乌岭,都会被这面神镜第一时间发现。
“阿姆,祝融大人找我有事哩,若是事情不大,我回来吃晚饭,炖几块野猪肋骨,烤几块山芋!”
姬昊转身就走,带起几条淡淡的残影,身体一晃就出了自家院子。
和-图-书昊顿时一阵凌乱,他看着火龙苦笑道:“谁说的?”
火山口中一道炽烈的岩浆冲起来有上千丈高,岩浆顶部一座火焰门户轰然开启。
青茯目光亮晶晶的看着姬昊,异常认真的说道:“算了,你们男人家办事就是不靠谱,阿姆这里认识好些年纪适合的小姑娘呢,等会你就去……”
火龙絮絮叨叨的说道:“还有这面镜子,嘿,反正你金乌岭周边百万里内,有任何动静,主人都会第一个知道,并且通知我们做防范。啧,听说蛮蛮那小家伙要嫁给你哩?”
姬昊大步走进院子里,见到青茯正在忙碌,他放轻了步子,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青茯身边蹲了下来,随手摘了身边一个篮筐里,一株赤炎草上结的果子塞进嘴里。
赤炎草的果实辛辣异常,但是回味甘甜,而且时间越久甜味越浓,最终能从舌尖一直甜到心窝里。这是南荒特有的药草,姬昊在其他地方和-图-书从未见过。
小楼依旧是那座小楼,但是原本的小院扩大了许多,青石铺地的院子里摆满了藤制的篮筐,里面满是分门别类摘洗干净的药草。
阿宝和龟灵留在了金乌部,火龙腾空而起,带着姬昊向南方飞去。
青茯坐在院子里,几个手脚麻利、面容俏丽的少女在她身边打着下手。她面前放着一个硕大的黑玉擂钵,几枚幽幽符文在擂钵表面闪烁,青茯手持一根黑玉捣药杵,正细细的研磨一株‘烈火雷公藤’。
不轻不重的一巴掌落在了姬昊的头顶,一如年幼时,青茯轻轻喝道:“没个样子,这赤炎草的果子用来驱散湿寒之气是极好的,可不能用来做果子吃。”
青茯站起身来,一把拉起了姬昊。
趁着这功夫,姬昊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家中。
他大眼盯着姬昊,咕咕哝哝的说道:“嗯,是我家主人找你。嗯,有酒喝么?我这一路赶过来,气都来不及喘一hetushu•com口,水都没喝一口哩!”
“我家主人派我带了几条小家伙,常年驻守这里。这座火山,也是主人亲自施展神通开辟的。”
火龙理直气壮的看着姬昊:“我家主人说的!赶紧的,蛮蛮嫁人了就好,嫁出去的女人,就不能再回来捣乱的,省得她三天两头扒了我们的了鳞片去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姬昊有点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一声。
烈火雷公藤质地坚硬柔韧,青茯要很用力才能将其碾碎。捣药杵上不断放出一丝丝黑色幽光,封住了药汁中的灵气,使得药力不至于因为捣碎的关系散失太多。
‘叮咚’一声,黑玉捣药杵带起一道寒光,准确的落在了擂钵中。青茯眯着眼,笑吟吟的抬起头看着趴在金乌岭上大口大口灌着美酒的火龙,笑着点了点头。
姬昊‘嘿嘿’笑了几声,接过捣药杵狠狠的冲着已经磨碎了大半的烈火雷公藤下了力气。他的力量可比青茯大了许多,和_图_书黑玉擂钵上符文光芒大盛,就听得‘咣咣咣’几声响,烈火雷公藤被他三两下就捣成了一滩粘稠的红色汁液。
“阿姆……”
姬昊跑得飞快,青茯呆了呆,突然笑了起来:“把捣药杵留下,跑这么快做什么?”
火云蒸腾,大半截身体藏在火云中的火龙甩了一下尾巴,荡起了半天的红色云烟。
姬昊的脸骤然抽成了一团,为什么话题会突然转到这上面来?
“阿姆,我回来了。诶,金乌岭没什么变化么。”姬昊一边捣药,一边很是平淡的说着话。
火龙带着姬昊穿过火门,姬昊第一眼就看到了身披红衣,面色惨白,正在不断咳嗽的祝融氏。
从金乌岭向南三百里不到,莽莽群山中多了一个直径百里的火山口。姬昊记得清楚,这里以前就是一片大山,但是如今这里却多了一个火山口,里面尽是沸腾的岩浆,几条体型较小的火龙正在岩浆中舒舒服服的打着盹儿。
青茯晶亮的目光狠狠的盯和-图-书着姬昊,她举起捣药杵,作势要砸他的脑门。
姬昊站直了身体,青茯用手比了比自己和姬昊的身高差,发现自己的头顶连姬昊的腋窝高度都比不上,青茯又是惊喜又是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哎,我家的姬昊长大了呀,是大人了,不是小娃娃了……嗯,跟阿姆说说,在外面有认识好姑娘么?你和她们到什么程度了?阿姆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咱家姬昊的娃娃呢?”
“有认识漂亮的姑娘么?要是有呢,带回来给阿姆看看……若是没有的话,你认识的那个叫蛮蛮的小丫头就不错呵,出身也好,身板也结实,是个好生养的。”
但是赤炎草的果实蕴藏的火力极其强大,寻常南荒孩童若是吃多了,肯定会被烧得流鼻血,所以从小若是见到姬昊偷偷吃赤炎草的果子,青茯定然是……
有些药草已经被烈日晒干,有些药草却是新鲜采摘下来的,根茎部位还不断有新鲜的汁液渗出,院子里满是略带着苦味的药草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