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五十七章 金身宝体

大汉一睁眼,姬昊就看出了他眼眸的异样。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大汉闭上了眼睛:“你,能耐我何?”
祝融氏摇摇头,不再在这些话题上浪费时间,他身体一晃,绕着几根蟠龙火柱转了一圈,残影闪烁中,他从一根火柱后拖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白脸汉子。
喝了两口酒,祝融氏指着大汉冷笑道:“也不知道这厮究竟如何闯过了外面大阵,已经到了这神宫门外,奈何这神宫的门禁是我祝融氏先祖设下,正确的开启办法唯有历代祝融口口相传。”
“您有拷问他么?”姬昊看了祝融氏一眼。
大汉的血肉筋骨全都是五颜六色清澈透明,他的肌肉犹如粉红色的水晶,血光好似青色的宝石,骨骼就好像金色的琉璃铸成,至于他的五脏六腑更是色彩分明,一块块宝光闪烁好似宝珠美玉镶嵌,没有半点儿血肉之躯的味道。
大汉目露凶光的盯了姬昊一眼,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依旧是一个字都不说。
姬昊看着面无表情http://m.hetushu.com的汉子,沉吟了片刻,手掌闪过一抹幽光,禹馀道经中有一门震荡元神的秘法被他使了出来。这门秘法用在生灵身上,可以将生灵的灵魂元神直接震得脱离体外,就可以放手擒拿。
“噫?”姬昊惊讶的看着大汉,通过秘法反馈,姬昊清晰的感受到,这大汉防御自身元神的神光,似乎也是外力生成,和他的眸子一样,给人一种不怎么真切的感觉。
“无知小儿。”大汉终于开口,他的声音刚硬和冷冽,就好像两块冰冻过的宝石震荡发出的声音。
只是不知道,这汉子的眼眸究竟有什么神通。
祝融氏轻轻点了点头。
指了指头顶神宫天花板,祝融氏冷声道:“这座神宫是专门用来镇压蚩尤的绝境,除非是火中的精灵,否则任何生灵到了这里,伤势永生永世不能回复一丝半点。所以我把他丢在了这里。”
摇头晃脑的叹了一口气,蚩尤闭上了眼睛,含糊的咕哝道:“这破地方,一滴和-图-书水都没有,我想要蓄点口水,我容易么我?”
祝融氏站在一旁,他又掏出了一个酒葫芦,往嘴里灌了几口酒。浓郁的酒香味飘散开来,蚩尤猛地转过头,瞪大眼无比饥渴的盯着祝融氏。
果然,祝融氏是知道禹馀道人的存在的,祝融神族自有传承,相关的记载没有流散。人族虽然已经极力的在销毁一些上古的资料,但是他们的努力影响不到祝融神族。
姬昊掏出一柄锋利的玉质短刀,刀锋上一抹寒气森森的银色符文闪烁,刀尖用力的划开了大汉的皮肤。
“脾气古怪,又臭又硬又爱护短的禹馀啊?”蚩尤瞪大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由衷感慨道:“早说你是禹馀的门人,我和你浪费口水做什么?”
姬昊蹲在了大汉身边,手指轻轻的按了按大汉淡金色的眸子。
银白色的皮肤下,一片奇光异彩荡漾了出来。
闭上眼的蚩尤又睁开了眼睛,很是好奇的看着地上的大汉。
‘嗤嗤’声响,姬昊觉得自己不hetushu.com是在切割皮肉,而是在切割铁板,这大汉的皮肤极其坚韧,姬昊用尽了全力才将他的皮肤切开。
姬昊手指拂过大汉的一颗眼睛,一丝淡淡的气息飘出。姬昊不由得低声惊叹了一声——这汉子的眼眸并非天然生成,而是和他的太阳道眸一样,是有人用大法力、大神通炼制的法眼宝物。
碎金色的眸子里不见瞳孔,却和好些昆虫一样,里面细细密密的尽是闪光的复眼。无数六角形的复眼整齐的拼凑在一起,就组成了这个大汉淡金色的眼球。
‘咚’的一下将这四肢软塌塌的白脸汉子往地上一丢,祝融氏双手如钩,‘嗤啦’几下就将他身上残破的龙皮软甲撕得粉碎,露出了他身上白皙如银的皮肉。
姬昊走上前两步,凑到这个身高一丈六尺,通体银白色,皮肤细腻犹如羊脂玉,隐隐还带着一丝润泽珠光的大汉身边。他上下打量着大汉,而大汉也睁开眼,一声不吭的上下打量着姬昊,淡金色的眸子里不时闪过一抹冷厉的神光。
m.hetushu•com“他们不知道正确的开解方法,用了一种极其高深,我都看不懂的破禁秘法想要破开神宫门禁。正好被我堵在门口一通大战,逃走了两个,只有这厮倒霉,被我打断了四肢生擒活捉。”
大汉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脩族宗匠用各种珍贵宝石铸造的人形傀儡,一点儿人味都没有。
“当然,你当我是心慈手软的人?”祝融氏又喝了两口烈酒,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是没用。这厮好似不会感觉到痛,我用尽了手段,拿他没什么办法。”
“不要浪费力气了。”祝融氏神色冷厉的看着蚩尤:“我这女婿,是禹馀的弟子。你当年也和禹馀他们交手过,应该知道他和他的门人弟子的脾气。”
轻轻的哼了一声,祝融氏眯了眯眼:“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吾等神灵乃天地精华所生、天地大道的化身、世间极尊贵的存在,他们怎么就能如斯骄傲,看不起我们呢?”
但是似乎也知道祝融氏是绝对不会分他一口美酒的,蚩尤的眼珠都快从眼眶和-图-书里跳出来了,他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指了指大汉的脑袋,祝融氏沉声道:“但是对于灵魂方面,我们神灵天生的神魂与身体融为一体,所以我们对灵魂方面的造诣不高,没办法直接拷问他的魂魄,所以带你来,也要看看你有没有办法。”
姬昊抬头看了看祝融氏。
姬昊看看祝融氏,没吭声。
姬昊默然不语,禹馀道人的两位兄长之所以如此骄傲,怕是还真有骄傲的理由。
“阿爹。”姬昊很小心地叫了祝融氏一声。他很好奇,祝融氏对禹馀道人究竟是什么看法?
‘嗡’的一声响,大汉头部放出一道厚重凝实的彩色神光,姬昊的秘法被神光震碎,没有任何效果。
“禹馀是好人,能拜他为师,是好事。”祝融氏笑了笑,很认真的说道:“还好是他,如果是他的两位兄长……嘿,嘿嘿,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是先祖留下的话说得明白,他们很骄傲,不怎么看得起我们这些天地神灵。”
“你很有意思。”姬昊看着大汉笑道:“我动手,还是你自己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