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二章 天魔本相

姬昊脑子里闪过了前世道藏对天魔的描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天魔,简直是所有修炼之人最为恐惧的物事,不知有多少大能因为天魔而道基崩毁、道消人亡。
“这是一个万分美好的世界。”那人看着姬昊,淡淡的说道:“如此多的生灵呵,多么鲜嫩可口的猎物。我的族人,都已经等不及了。”
姬昊结了一个法印,轻轻的呵斥了一声。
姬昊身体四周的虚空发生了奇异的重叠嵌套的效果,他身边方丈之地,实则已经变成了数十万里宽广的一方虚空。威力压缩到极致的盘泇太阳悬浮在姬昊头顶,万丈金光照耀虚空,犹如流水一般、毫无缝隙的填满了整个神殿。
无数稀奇古怪的,盘古世界从未见过的花朵在彩光中浮现,冉冉围着他轻盈的飘动,将他衬托得美轮美奂犹如一个梦境。
“真真了不起,居然想出这种妙法破我神通。”
更有淡淡奇香凭空生出,淡香充斥了整个大殿。
龟灵眸子里黑色神光和图书闪烁,她向四周望了一眼,厉声笑道:“师兄,你又弄错了,就这些白骨残骸,却也不是她们的本体。一切尽是虚妄,我们都被自己的双眼蒙蔽了。”
随后她们的皮肤开始一块块的崩塌、粉碎,皮肤下面的血肉开始腐朽、化灰,不多时红颜化为白骨,十几具白惨惨的骨架子悬浮在半空,她们手持七彩流光奔涌的玉琵琶,咧嘴发出‘桀桀’鬼笑声。
那些城墙、大阵、禁制,在天魔面前一如虚设,好些时候根本起不到任何防御作用。
此时所见,以阿宝和龟灵的神通手段,他们居然对天魔素手无策,阿宝只能硬扛天魔攻击,如此狼狈……姬昊不由得联想,难不成这是阿宝和龟灵第一次遭遇天魔么?
单单这个声音就让人心里痒痒的极其难受,你才能从他的嗓音里听到太多太多的元素。
太阳精火填满了整个神殿,任何异样的能量都会引起太阳精火最激烈的反弹,姬昊感受到了大殿的那个角落中,有一个非http://m•hetushu.com同寻常的存在。
定睛看去,这些白骨架子所在的方位,和刚刚那些美人所在的位置,相互之间总有十几丈的位差!
阿宝愠怒轻喝道:“好手段,好神通,居然能蒙蔽我这一对法眼,让我神识都被遮蔽了,居然连你们本体真身在哪里都没弄清,难怪我这宝塔禁锢不了你们。”
姬昊的脸一阵颤抖,这家伙的声音堪称无上魔音,道行稍微浅薄一点的人听到这声音都会元神受创。
十几具白骨‘桀桀’笑着,她们的眼眶里鬼火升腾,两行血泪流下,顺着尖锐的下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她们同时举起手中玉琵琶凌空一挥,顿时玉琵琶化为一条条密布倒刺的骨鞭,轻轻一挥就不断发出‘啪啪’巨响,大片绿色鬼火不断从长鞭上喷出。
满神殿都是金光刺目,随后是清冽如水的太阳精火熊熊燃烧,填满了神殿内的每一个细小缝隙,没有留下任何空缺之处。
太阳之力、纯阳至刚,天然自带破除一切邪祟的hetushu•com力量,对天魔有极强的克制之力。
从婴儿呱呱落地的第一声啼哭,你能听到这个婴儿百年后老死,在坟茔中不安的哭喊。
姬昊用太阳精火填满了整个神殿,就听得一声声凄厉而幽怨的惨嗥声传来,那些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们,一个个僵硬在半空动弹不得。
盘泇太阳悬浮在姬昊头顶,站在远处看似丈许大小的一团火球,体积似乎并不甚大,但是只要靠近姬昊几步,越是靠近他就越发觉得这一团火球的体积庞大无比。
眨眼之间,倾国倾城的美人就变成了嶙峋恶鬼,她们在太阳精火的环绕中凌空飞舞,不断发出勾人心魂的凄厉怪笑。
高墙大院,于他无阻;金汤城池,视为平地;大阵万重,有如白地;无数禁制,好似虚设。
所以在道藏中,专门记载了如何应付天魔的秘法神通,更记载了好些对天魔有克制效果的奇妙法器的锻造秘法;但是前世末法时代,姬昊想要找块合格的材料都找不到,这些锻造秘法他只是记http://m.hetushu.com在心中,却从未锻造过一件。
除了极罕见的专门应对天魔的奇珍异宝,其他诸般宝物任凭你有翻江倒海、移星换斗、破碎洪荒、重演混沌的无上威能,威力再大也对天魔没有任何作用。
一团蕴藏了所有色彩的奇异彩光犹如烟花一样从大殿角落中喷出,无边明光中,一条窈窕的人影冉冉浮现。他的身形兼有男子的阳刚健壮,却又蕴藏了女人的窈窕柔美,皮肤带有婴儿特有的新鲜活力,目光中却充斥着老人特有的睿智和沧桑。
一个清越悠扬的声音悄然响起,好似二八少女清甜的声音,却又好像青年俊男清朗的声音,但是仔细听去,你似乎又能从这声音中听出中年男女的宽厚,以及老年男女的沧桑。
他的面容蒙着一层淡淡的彩光,光芒下他的面容瞬息万变,无数张不同的面孔急速变化着,渐渐的居然凝成了一张奇异的、充满魅力的,却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模样的面孔。
阿宝呆了呆,脸上肌肉狠狠的抽了抽,面皮一阵阵的发红,他咬牙和_图_书切齿道:“真正没脸见师尊了,真正没脸见师尊了。这是何等妖魔,怎生这么厉害的幻术?”
眯起双眼,这人悠悠感慨道:“在无边混沌中搜寻了无数年,终于再次遇到如此生机勃勃的世界,这是我们的幸运……却是你们的不幸了。”
姬昊不再看这些美人所化的恶鬼,他转过身,向神殿的一个角落望了过去。
天魔最厉害的一点,就在于他随心而起,随念而至,哪怕你用无数重城墙、无数重大阵、无数重禁制将自己团团护住,一念不慎,魔头就已经到了体内,元神已经受创。
天魔的可怕,在于无形无迹。
不知其所来,不知其所去,如风而来,如风而去,随心而起,随念而至,不可防,无法防;心灵少有缝隙,就立刻寻隙而入,直取元神,重创道基。
“阁下,可否显出真身让我好好欣赏欣赏?”
他的呵斥声犹如一道雷鸣在阿宝和龟灵耳朵边响起,心浮气躁的两人身体激灵灵一哆嗦,好似一桶冰水从头顶泼了下来,两人身体一阵冰凉,心境骤然一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