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六十五章 剑阵诛魔

龟灵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黑色的水袖上一条整齐的裂口清晰可见。她颇为惊诧的看着姬昊苦笑道:“姬昊,师姐这件法袍虽然不是什么太好的宝贝,却也是天地生成的灵物。以师姐的道行修为,居然被你一击斩破,你这一身神通法力究竟是怎么修来的?”
姬昊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难怪我有神镜护体,还被打得五劳七伤不断吐血,感情是师兄和师姐的大神通!”
姬昊默然,看着龟灵破损的袖子,他也有点面皮发红。
四道巨大恢弘的剑光从四周向内一合,姬昊、阿宝、龟灵,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出重围的祝融氏分别站定了东南西北四大阵门。
金乌烈焰袍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这件禹馀道人亲手为他锻造的法袍接连受到重击,最终承受不住连续的伤害,硬生生被这次的攻击打得粉碎。
又是一道恢弘庞大的恐怖攻击传来,姬昊胸膛命中一击,盘羲神镜急速闪烁,帮助姬昊挪移开了大http://www•hetushu•com半的攻击力道,但是还有小部分力量结结实实轰在了他身上。
坐在万花丛中的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禹馀剑阵,他身体一晃就化为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奇异存在想要破空遁走,但是四色剑光向内一合,就听得一声惨嚎,祝融峰顶的无边彩光骤然崩毁,连带那人的声气都被剑光彻底碾成粉碎。
神殿已经被阿宝三件至宝合一的力量摧毁,天空只见浓郁的彩色霞光,无数金色透明的曼陀罗花漫天飘飞,每一朵曼陀罗花上都有一位倾城倾国的美人载歌载舞,放出无穷魔力动摇道心。
那些站在金色透明曼陀罗花上的飞天魔女齐声哀鸣惊呼,她们纷纷被天空落下的剑芒命中,妖娆的身躯被洞穿,迅速燃起了熊熊大火,几个眨眼间就被烧成了灰烬。
姬昊气喘吁吁的跪倒在地,胸腹之间剧痛难当。
祝融氏的脸色骤然一变。
阿宝厉声喝道:“龟灵师妹,姬昊师弟,刚刚这厮本体显http://m.hetushu•com化时,我们就中了手脚。他本体显化后,我们一切攻防,都被他用来对付我们!若非师尊在姬昊师弟身上暗藏了一道救命的剑意,怕是我们都沦陷在无边幻象中不得解脱!”
他双眼发直,脑筋一片混乱,眼睛里只看到那人窈窕迷人的身姿,耳朵边只能听到那些载歌载舞的飞天魔女的歌声、乐声。九阳戈一次次的全力劈出,姬昊感觉自己就好像一枚柑橘,正不断的被压榨出体内最后一点点汁水。
姬昊深深的呼吸着,体内磅礴的生命精气犹如怒海狂澜一般掀起老高,肉身上的伤势急速的愈合。一道金光从盘泇太阳内喷出,化为恢弘热力流转全身,黯淡的太阳道种再次恢复到光芒万丈。
阿宝和龟灵都颇为狼狈,但是比起姬昊的状态还是好了许多。
有盘羲神镜护体,更有金乌烈焰袍保护,姬昊依旧被那人可怕的攻击打伤。
阿宝和龟灵神色颇为狼狈的看了姬昊一眼,齐齐苦笑不语。
金乌烈焰袍中和图书的剑意不仅仅唤醒了姬昊,更是让阿宝和龟灵精神抖擞,浑身气息变得越发凌厉难当。
摇摇头,那人冷笑道:“若非这道剑意,你们已经自相残杀而死。可惜,可惜,真是可惜了。”
祝融氏颇有点欢喜的笑着:“当年先祖曾有手书留下,说禹馀道人这剑阵有屠天戮地、诸神灭圣的大威力,昔日先祖也曾为副手主持过一方阵门,今日能亲身体悟这剑阵威能,实在是痛快,痛快!”
无数道金色光芒从姬昊体表散开,姬昊呆呆的看着崩毁的金乌烈焰袍,心头一震酸涩难当。
那人惊讶的歪了歪脑袋,笑看着姬昊妩媚一笑:“哦?你们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招数?让我看看可好?刚刚这小娃娃的剑气颇有几分神妙,这女娃娃的法宝也很有几分威力,甚至你这小家伙的招式也颇为不凡,但是不过如此……你们还有什么招数?”
甚至禹馀道人亲手炼制的金乌烈焰袍也在衣摆衣袖等边角位置出现了裂痕。
虚影的怒吼声配合金乌烈焰袍中那一和-图-书缕可怕的剑意,姬昊突然清醒过来。他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彻底看清了四周的情景。
姬昊冷哼一声,他一跺脚,一道色泽混沌斑驳的阵图从他体内飞出,喷吐着无边混沌之气迅速笼罩了方圆百万里方圆。四道剑光从姬昊体内喷出,迅速站定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随后无数剑芒从天空犹如雨点一样落下。
围困祝融峰顶的无边彩光刚刚崩毁,一阵阵急促的警钟声就远远传来。
堪称恐怖的杀伤力透过盘羲神镜和金乌烈焰袍,击碎了姬昊的血肉,打断了他的骨头,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姬昊浑身没一个地方不痛的,脑袋里更是昏昏沉沉,太阳道种光芒黯淡,犹如风中烛火随时可能熄灭。
一声怒吼在姬昊的神魂空间中传来:“醒过来!你们这群不争气的小家伙!”
尤其是阿宝,他有三件至宝护身,如今虽然身上宝光黯淡,可是起码仪容端正,不像姬昊这样灰头灰脸。龟灵也祭出了压箱底的宝贝,她从盘泇世界得了好几件奇珍异宝,如今这些宝http://m.hetushu•com物悬挂在她头顶,放出大片水波烟气护住了全身。
时间急速流逝。
痛,前所未有的剧痛。
虚影站在灰色的圆碟上,周身幽蓝色的神光闪烁,两眼中的蓝色神光更是犹如雷霆一般喷出数十里远。他站在姬昊的神魂空间中厉声怒吼,巨大的吼声震得姬昊神魂空间摇摇欲坠,震得太阳道种的光芒几乎彻底熄灭。
最后一片残破的衣角也在姬昊手中化为金光飘散,一缕藏在金乌烈焰袍深处的剑意突然直冲云霄,姬昊眼前一花,他好似看到了一座剑气组成的大山矗立在面前,无法言喻的恐怖剑意纵横虚空,所过之处万物都被化为虚无。
姬昊同样冷笑道:“既然我们没死,那么死的就该是你了。”
那人盘坐在万华环绕的花丛中,很是有点惊奇的看着姬昊头顶那道弥天极地的剑意。他轻声叹道:“如此剑意,怕是已经快要摸到毁灭一切的杀伐之道的极致了,再进一步,那可就真不得了。”
“妖孽,死来!”姬昊怒声长啸,九阳戈再次带起一道强光狠狠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