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七十九章 双强大战

“木道人,道爷敢说,死在道爷手中之人,个个都有取死之道!道爷横行洪荒无数载,从未枉杀一人一畜……这话,道爷敢对天地起誓,你这老贼道,可有道爷这底气?有道爷这胆魄?”
深吸一口气,姬昊举起九阳戈厉声挑战:“是男人的,真刀真枪正面做过,不要在背后胡搅蛮缠。”
木道人没吭声,禹馀道人气壮凌云的话,逼得他无言以答。他想要用言语配合大阵动摇禹馀道人的道心,结果反而是差点被禹馀道人刚猛刚烈、大公无私的气机破了他的心境。
无数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在低声的悲鸣,向姬昊讲述他们的痛苦和失落。
木道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他轻声叹道:“禹馀道友,你只知挥剑斩杀万物,可知被你斩杀的万物当中,有多少无辜?多少不幸?多少悲苦?你,有大罪业!”
禹馀道人放声大笑,他也举起手中宝剑,大声的向木道人挑衅:“乖徒儿说得极http://m•hetushu•com是,木道人,少要用花言巧语乱我道心,这种邪祟手段有甚作用?”
“众生悲苦,苦海无边,唯有贫道慈悲为舟,苦海可渡。”
禹馀道人呵呵一笑,手指一弹剑锋,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冲天而起。
就听一声怒吼,一尊木道人被一剑刺穿了胸膛,吐血从战团中脱出身来。
姬昊看得目眩神迷,禹馀道人看似简单、实则蕴藏大道契机的剑势,以及木道人看似凌乱、实则变幻莫测的招法,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了他,让他整个人和灵都沉浸在了那无穷无尽的奥秘变化中,他自身的争斗技巧,也随之水涨船高。
冷哼了一声,一百零八尊木道人从虚空中显出身形,他们一言不发的挥动手中树枝,身形闪烁踏着曼妙的大阵轨迹,带起无穷天地威煞向禹馀道人扑来。
换成数日前,姬昊还无法看清两人的动作,无法从中提取吸收什么有用的东西,因为他们的动和*图*书作太快、招数蕴藏的奥义也太深奥。
禹馀道人见猎心喜,脚踏剑芒冲了出去,手中长剑轻轻的抹、斩、劈、扫,看似轻而易举的动作,却搅得漫天剑气纵横,打得木道人他们手中的树枝光芒黯淡,无数光点不断的坠落。
长剑放出一丝丝清澈如水的剑光,禹馀道人冷笑道:“你说我杀了多少生灵?道爷杀生,杀得理直气壮,杀得天经地义,洪荒之中无天理,道爷手中长剑,匡正天道,扶持法理,诛恶扬善,拯救无数生灵!”
两个绝顶高手在他面前演绎堪称盘古世界顶级的征战杀伐之术,姬昊从中得到的好处可想而知。
一种强烈的空虚和绝望,让姬昊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一条无底的深渊边缘,巨大的吸力从深渊中不断传来,想要拖住他的身体将他拉入无边的绝望和痛苦中。
又是那种熟悉的苦涩味道。
听了禹馀道人的话,姬昊厉声欢啸:“师尊威武!木道人,出来死战!”
肉身的每和图书一个细胞都苦得在滴苦胆汁水,元神中更是凭空生出了万念俱空、空虚绝望的念头,无端端的就想要横刀抹了自己的脖子,结束这悲惨而没有任何希望的人生。
禹馀道人周身锐气直冲九霄,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柄锋芒毕露的宝剑,放出让人无法正视的剑芒。
清越高扬的剑鸣声震醒了姬昊,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只觉浑身轻松灵动,元神道种也活泼泼的没有任何挂碍在心。他猛地抬起头来,朝着木道人厉声喝道:“木道人,枉你前辈高人,尽弄这些鬼鬼祟祟的见不得人的阴私手段。”
滚滚意念犹如水银汇聚而成的大浪,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用一种所向披靡的气势轰向了姬昊和禹馀道人。无形无迹的意念包裹着他们,侵蚀着他们,不断的向他们的元神和肉身发动猛烈的攻击。
禹馀道人只有一人两臂,只有一柄长剑,随意挥洒却守得水泄不通。
所有木道人的气息连为一体,他们的法力通汇和图书灵动,身处大阵之中,他们的力量得到了完美的演绎,大阵封锁的天地就是他们的掌心玩物,任凭他们随意驱策。
很快一百零八尊木道人团团围住了禹馀道人,一百零八条树枝,其中还混着那条七宝镶嵌的五彩树枝,荡起了漫天祥云看似乱杂杂的拍向了禹馀道人。
禹馀道人和木道人的动作被姬昊一板一眼的看得清楚,不断从中汲取精华,不断补充进他自身的杀伐之术、征战技巧中。渐渐地,姬昊开天、辟地、万物生、万物灭四式也逐渐变得圆润纯熟,变得更加的气息森严、强大而可怕。
姬昊发声大笑,这尊木道人猛地转过头来看了姬昊一眼,思忖了一下,手指一弹,一百零八团琉璃宝珠呼啸着从他袖子里喷出,带着道道雷音打向了姬昊。
但是此刻,姬昊的灵魂本源烙印壮大了无数倍,已经堪比阿宝、龟灵,甚至比他们还要超出了一线,堪比最顶级的洪荒生灵,他的目力和领悟力自然不可和以前同日而语。http://m.hetushu•com
面对姬昊的挑衅,木道人很想一巴掌拍死他,但是禹馀道人护在姬昊身边,姬昊又有盘羲神镜这等至宝护体,想要拍死姬昊,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每一击都好似天崩地裂,每一击都有天劫天罚毁灭众生的大恐怖气息。
猛不丁的禹馀道人大吼了一声‘中’!
巨大的曼陀罗花缓缓旋转着,半透明的花瓣上隐隐有无数的人类面孔若隐若现。仔细看去,在木道人大阵衍化的曼陀罗花上,居然还有一些虞族、伽族和脩族的面孔闪烁。
任凭木道人如何猛攻猛打,孤零零一人的禹馀道人将所有攻击都轻轻松松挡在身体一丈之外。单单从禹馀道人和木道人交手的架势来看,禹馀道人的争斗之术比起木道人强了何止一倍?
听到木道人指责禹馀道人的声音,姬昊顿时心头一颤,无端端的觉得自己好像做了无数的恶事,双手黏满了无辜者的血腥,真正是罪大恶极罪不可赦的罪人,恨不得跪倒在木道人的面前求他帮忙自己洗刷满身的罪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