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三章 战魔

渐渐的,禹馀道人手中宝剑就染上了一层五彩光晕,好似被套上了一层五色宝石雕成的剑鞘。
这些域外天魔诡秘难测,果然厉害得紧!
不愧是域外天魔中被尊称为‘老祖’的存在。
“嘻嘻,你的剑,还能用么?”猛不丁的,玉尊娇滴滴的笑了一声:“被本尊连续重击了这么多次,你的剑,怕是越来越运用不便了罢?”
玉尊一出手,姬昊眼前就浮现了无数异象。
一直在旁边袖手旁观的霞尊‘嗤嗤’笑了起来,她扭动着曼妙的腰身,轻轻笑道:“早这样说不就好了么?这一剑的滋味怎样?”
这些光点是一颗颗极其细小的符文凝成,晶莹皎洁、清凉彻骨。
一声尖啸传来,玉尊、霞尊同时腾空而起,化为大片烟霞向禹馀道人笼罩了下去。
少女的表情是纯洁而神圣的,犹如从未沾染过一丝尘埃的,神山之巅最纯洁的白雪。
太阳道种熊熊燃烧,嗅到这奇异的馨香后,道种附近的火焰突然一阵和*图*书凌乱。
姬昊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猛不丁的身侧一阵恶风袭来,‘木道人’拎着那条七宝镶嵌的五彩树枝,满脸都是‘妩媚’的笑容,扭动着腰身扭扭捏捏的向姬昊一击打了下来。
姬昊再向玉尊望去,虽然依旧有海啸一般的邪力破空来袭,但是姬昊的道种已经稳定如山,道种外的那一层脆弱的细微波动剧烈震荡着,艰难却坚韧的抵挡着玉尊邪力的侵蚀。
定下心神,姬昊默诵前世道藏上记载的,专门克制域外天魔的道家咒语。
一口血喷出,刚刚得了木道人分身真灵补充,变得灵性十足的盘羲神镜自行鸣叫一声,他飞到姬昊头顶,镜面朝下悬浮在他头顶正上方,漆黑如墨的镜面内一丝丝奇异的光芒闪烁,随后无数点清澈如水、色泽漆黑却剔透晶莹的光点密密细细的从镜面内落下。
玉尊轻笑一声,犹如淡淡玉烟凝成的身形一晃,瞬间就到了禹馀道人身前。
‘木道和-图-书人’身上邪力冲天,但是姬昊已经轻易不会被他们魔力迷惑,他双眸清澈如水,心境平和冷清,九阳戈带起一道曼妙的弧线,绕过了‘木道人’手中五彩树枝,锋利的戈头狠狠刺穿了‘木道人’的胸膛。
姬昊心头一痛,一口老血喷出老远。
盘羲神镜放出的光点却有取出邪祟的奇效,毒烟不断被逼出,姬昊元神一阵清凉,很快就回复了灵智。轻轻喘了一口气,姬昊周身一道金色火焰闪过,所有毒烟都被太阳精火烧得干干净净。
就是这一件却浑然天成,给人一种上天入地避无所避的错觉。
但是她们的身体是妩媚而火辣的,姬昊清晰的看到了她们身体最隐秘处某些细微的变化,一丝丝让人心魂动摇的气息馨香不断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
光点落在姬昊身上,顿时一丝丝五彩烟雾不断从姬昊体内扩散开来,玉尊出手,姬昊只是望了她一眼,就莫名的中了这蕴藏极大幻力的毒烟。
远远站在www•hetushu.com一片云霞上,玉尊气急败坏的尖叫起来:“这厮厉害得很,和我联手,谁灭了他的真灵,这具法体就是谁的!”
禹馀道人手中长剑挥洒自如,一道清澈如水的青色剑光犹如长蛇,灵动无比的四处穿梭。
姬昊看得瞠目结舌,虽然这只是禹馀道人一具身外化身,却是禹馀道人证道至宝附着真灵所化的分身,拥有莫大神通。这玉尊居然能和禹馀道人相持而不落下风,姬昊怀疑阿宝和龟灵联手,估计都不是这玉尊的对手!
他骇然惊呼,这玉尊还不是向他出手,她主攻的目标是禹馀道人,姬昊只是远远的看了她一眼,居然就莫名其妙的中招受伤!
禹馀道人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抖,就听得一声脆响,剑锋上蒙着的五彩光芒轰然崩解,他随手一剑刺出,就好像小孩子打闹时用木棍嬉戏一样,看似近乎于儿戏的随手一剑刺出。
没有彩光炫目,没有祥云瑞气,唯有一层若有若无的细微波动笼罩在了姬昊的http://m.hetushu.com太阳道种上。这层细微波动纤细而脆弱,却正是域外天魔邪门魔力的克星。
玉尊身上的气息变得极其的诡秘,气息剧烈的波动着,她阴恻恻的说道:“不好受,千万不要被他的剑碰到。刚刚一剑,差点斩灭了我。这厮的剑意……能透过一切虚妄直达本质,正好是我族的克星。小心,再小心,这厮的剑意,极其可怕。”
失去了魅惑人心的魔力,这域外天魔的征战手段也只是普通寻常。
姬昊以开天一击驾驭九阳戈,轻而易举的重创‘木道人’。
他看到大片说不出名字的花朵绽放开来,这些花朵兼有莲花的圣洁和罂粟的娇艳,彩色斑斓的花瓣无风自动,冉冉绽放开的花蕊中,无数皮肤和羊脂美玉一样细嫩凝华的少女轻盈的蠕动着身体,尽情的炫耀着自己万分美好的身躯。
与此同时,姬昊静静参悟禹馀道人手中运剑之法,下意识的挥动手中九阳戈,金光辉煌的九阳戈慢慢撕开空气,同样荡起了一道七八尺长和图书、清澈明丽的寒芒。
透过一切虚妄直达本质,姬昊万分敬仰的看着禹馀道人。
姬昊冷声哼了哼,分出一道神识观摩禹馀道人和两大魔尊的征战,双手挥动九阳戈,向着‘木道人’恶狠狠的杀了过去。
玉尊手中长针带起一缕极细的彩光,不断寻找禹馀道人手中长剑硬碰硬。‘叮叮’撞击声连成了一片,每一次撞击都有一丝丝极细的彩光不断侵入禹馀道人手中长剑。
她抬起右手,一尺长、比头发丝还要细的彩色长针带着丝丝鸣叫急刺禹馀道人眉心要害。长针带起一点极细的彩光,玉尊还轻轻的笑着。
玉尊的身体一僵,禹馀道人高挑的身躯已经和她交错而过,长剑带起一抹剑芒,轻轻松松的划过了她的脖颈。就听一声尖叫,玉尊的脖颈处大片玉色烟霞喷出,她双手捂着脖子,化为一道玉色烟雾瞬间掠出数十里远。
刚刚那一剑粗朴异常,却神妙无比,姬昊已经集中了全部的精气神,却依旧只能看明白那一剑中不到万分之一的精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