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五章 四圣齐出

众多天魔距离姬昊还有数百里远,铺天盖地的精神攻击就轰了过来。
他不由得暗自庆幸,幸好自己当年没有拜入清微道人门下,否则以姬昊飞扬跳脱的性格,他不知道被清微道人惩罚过多少次了。
眸子里犹如烈日的强光闪烁,清微道人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小小的兴奋:“坦白说,道友门下的灵鹫山,也是一等一的洞天福地、无上道场,贫道也是羡慕多年了。”
庞大而森严的压力铺面袭来,犹如一座大山狠狠压向了姬昊。
长剑震荡不休,发出尖锐的剑鸣。
四柄宝剑裹挟着滔天煞气从姬昊体内喷出,四道剑光直冲九霄,将天空都撞出了四个巨大的窟窿。四柄顶天立地的巨剑矗立在阵图的四方,放出无铸杀意封锁了虚空、斩断了空间和时间,将这一方虚空彻底封印。
禹馀道人大笑一声,一把抓起姬昊,身体一晃,落在了最后一道剑光下。
禹馀道人清朗中带着十分肃杀的声音从高空传来,虚空被一道凌厉的剑气轰穿了一个窟窿http://www.hetushu.com,身穿大红袍、左手拎着酒葫芦、右手托着一面雷光闪烁的渔鼓,禹馀道人神色森严的从高空一步步走下。
姬昊的太阳道种放出万道金光,他的法力修为突飞猛进,短短一弹指间,姬昊的法力足足提升成了原本的十倍!
姬昊长啸一声,紧急关头他一指盘羲神镜,一道暗沉沉的水波从镜面喷出,清澈、清冷的气息弥漫全身,姬昊倾尽全力催动盘羲神镜,发出了可以抵挡天魔袭击的清净神光。
数十头白羽仙鹤簇拥着九龙辇,这些仙鹤体形硕大,双眸璀璨犹如星辰,周身气息庞大而可怕,每一头仙鹤的气息居然比现在的姬昊还要庞大数倍。
一幅古色斑斓、色泽混沌的阵图冉冉从姬昊眉心飞出,迎风一晃就化为方圆数十万里大小,轻轻的将这一片虚空裹得结结实实。
“一起出手罢!这些魔头,颇有点意思!”
正在和两大魔尊纠缠的禹馀道人‘呵呵’一笑,他翻过身来,随手向姬昊和*图*书一指。
禹馀道人很不客气的盯了木道人一眼:“出手相助?谁愿意出手帮你呢?要不是怕你惹下的乱子祸害了这一方世界的生灵,道爷巴不得看你倒霉哩!”
九龙辇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身穿紫袍,左手把玩着一柄龙虎玉如意,右手轻轻按住一方暗金色半透明印玺虚影的中年道人。
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从高空落下,姬昊曾经见过的花道人拎着一条木杖,神色淡然的从高空飞落。
“道友果然慷慨,也是,道友占了多少好道场,手指缝里漏点好处,就可以造就门人弟子。”
这股足以将姬昊碾压成肉泥的恐怖压力骤然变得春风化雨般温柔温和,一股绵绵泊泊的热力不断注入姬昊的身体,三朵紫色莲花在姬昊头顶‘滴溜溜’一旋,然后迅速没入姬昊身体。
禹馀道人手一招,那道参天碧光迅速化为一柄造型奇古的长剑落在手中,他拔出长剑,手指轻轻一弹,豪气万丈的大笑道:“乖徒儿,小心守在一旁,看为师和你二师伯http://m.hetushu.com出手降魔!”
“三弟所言极是,这些魔头,真正有点意思!”
一个不急不缓、浑厚威严的声音从高空传来,虚空又被破开一个硕大的窟窿,一辆紫气缠绕、瑞气包裹、上方有一片庆云升腾、隐隐可见无数星辰若隐若现的九龙辇从高空飞下。
冷冽一笑,清微道人冷声道:“若是花道友有这雅兴,哪日有空,你我二人不妨赌斗一场?”
正在鏖战两大魔尊的禹馀道人大笑了一声,身体化为一道碧光冲天而起,直冲后来的禹馀道人而去。
清微道人、花道人、木道人身形一晃,分别站在了禹馀剑阵一道剑光下。
魔力所化幻像冲击着姬昊的灵魂,太阳道种外降魔咒文所化禁制不堪重负的剧烈震荡,眼看禁制就要被破开,姬昊就要同时面对数万域外天魔联手发出的攻击。
一道道金色霞气不断从姬昊头顶升腾而起,在他头顶凝成了一朵小小的三尺方圆的庆云。此刻姬昊的法力修为已经颇有几分气象,单单从法力修为上而言,他的道法神和_图_书通已经足以和高阶巫帝抗衡。
而这不过是清微道人看了姬昊一眼,发现姬昊‘持礼甚恭’,对自己颇为恭敬后,随意给姬昊的一点点好处尔!
好可怕的清微道人,如果姬昊对他有丝毫无礼,姬昊毫不怀疑自己要吃一个天大的亏。但是当姬昊表现出了对清微道人的尊敬后,他立刻就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姬昊看着紫袍道人,虽然从未见过,但是一眼看到他,就好像整个天地都在发出巨大的声音,天地共振告诉姬昊——这就是禹馀道人的大师兄清微道人。
他看了姬昊一眼,淡淡的笑道:“只苦了我兄弟二人的门人弟子,我门道场尽是一些荒僻之地,物产贫瘠,门人弟子再用功、再努力、再精进,也比不得清微道友随意赏赐的好处。”
一股浑厚、精纯、绵绵泊泊近乎无穷无尽的道家法力注入姬昊身体,迅速融入太阳道种。
姬昊心中明悟,做清微道人的徒弟,可没有做禹馀道人的弟子这么轻松逍遥。
姬昊肃然,远远的向清微道人稽首致敬,腰身深深的弯和-图-书了下去。
“清微道友何必咄咄逼人呢?”姬昊熟悉的木道人的声音从高空飘落,一道碧光洒下,一座高有万里顶天立地的巨大菩提树凭空出现在半空,木道人盘坐在菩提树的一条树根上,愁眉苦脸的叹着气:“这次,是贫道弄差了,有劳两位道友出手相助!”
天地间杀机凛然,可怕的杀意弥漫虚空,一个又一个天魔怪啸着被剑意碾成了粉碎。
清微道人的九龙辇停在了半空中,他右手轻轻抚摸着那枚印玺虚影,语气森严的说道:“你嫌弃自家道场贫瘠,羡慕我家道场富饶,莫不是想要抢走我家的道场么?”
中年道人生得面如冠玉,面容饱满,双眸光芒闪烁间犹如烈日凌空,让人无法正视。他周身紫气弥漫,一股股难以形容的古老道韵不断从他身上奔涌而出,在距离他八丈一尺远的地方,道韵凝成了无数紫色文字和符箓若隐若现,俨然是一篇篇珍贵至极的修炼典籍。
四人不再啰嗦,齐齐冷笑看了一眼四面八方数以万计的天魔,双手一搓就有道道雷光轰向了四柄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