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八十七章 九阳荡魔

木道人双手托着这柄剑胚,看着禹馀道人苦涩却又不乏揶揄的说道:“禹馀道友好长的鼻子,这剑胚到手后,贫道小心翼翼的将他藏了又藏、谨守秘密,想不到还是被道友发觉了。”
周天阳光顿时尽入禹馀道人手中,漫天阳光被他以无上法力一把抓得干干净净。可怕的太阳精火在禹馀道人掌心沸腾燃烧,渐渐地,九枚散发出无边阳刚炽烈气息的金色符文在禹馀道人手中悄然凝聚。
清微道人是真的有点不痛快,这两个小气扒拉的家伙,拿件宝贝出来都这么犹犹豫豫的,真以为他清微道人兄弟两个,是他们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便宜打手么?
精血入剑,姬昊骤然感觉到,自己和一个强大的存在发生了亲密的联系。
一道灰蒙蒙剑气从剑匣中飞出,被清微道人那一点精血狠狠撞得粉碎,剑气和清微道人的精血融合,化为一条黯淡的身影轻啸一声,一头扎进了剑胚中。
清微道人突然举起左手龙虎玉如意,重重的往九龙辇的护栏上敲击了一下m.hetushu.com。‘咚’的一声巨响,半边天空都被瑞气紫烟遮盖,一道道祥光犹如天柱,从高空笔直的照耀了下来。
赞叹了一阵,禹馀道人手一指,姬昊藏在身上的混沌剑匣突然飞出。
清微道人眉头微微蹙起,显然他并不喜欢禹馀道人‘趁火打劫’的做法。但是他既然留了下来,而且并没有出言制止禹馀道人,明摆着他也不乐意这么轻松放过木道人和花道人。
清微道人点了点头,斜眼看了看愁眉苦脸的木道人和花道人,皱眉思忖了一阵,手指一弹,他指尖一点紫金色鲜血渗出,犹如流星飞射,将混沌剑匣打得粉碎。
清微道人突然接到禹馀道人示警,急匆匆的从自家道场赶来,帮助木道人平息了这次魔灾。如果就这么空手赤脚的回去,似乎也显得他清微道人太不值钱了些。
光芒呈剑形,造型古朴而厚重,从手柄到剑尖长达八尺一寸,这是一柄超长的长剑。
九团人头大小的漩涡一字儿排开在剑身上,色泽混沌的和*图*书漩涡缓缓旋转着,内部好似蕴藏着某些极其玄妙的存在,姬昊向那九个漩涡望了一眼,就觉得灵魂一阵晃荡,差点被吸出体外。
禹馀道人放声大笑,他谢了清微道人一声,双手向天空狠狠一抓。
再不赶紧把宝贝拿出来……那就怪不得他清微道人要帮自家兄弟讨一份公道了!
无论如何,木道人终归要付出一点代价。
“蕴太阳真意,为降魔而来,此剑当为‘九阳荡魔剑’!”
这柄色泽斑驳古老的剑影手柄长九寸,剑体长七尺二寸,剑身宽一掌有余,剑脊最厚处有一指左右,剑锋光芒闪烁,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这柄宝剑的极度锐利。
姬昊被这股强大的气息一冲,就觉得浑身一阵阵的发紧。
但是现场正好有姬昊这个晚辈在,你木道人惹出了大麻烦,劳动了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师兄弟两个帮他摆平首尾,拿出点宝贝赠送给姬昊这个后生晚辈,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手指轻轻抚摸过剑锋,看着木道人连声冷笑:“你骂道爷是牲m.hetushu.com口,牲口才有好长的鼻子,嘿嘿,这笔账,道爷记下了,你等着,迟早有一天和你算这笔账。不过今天贫道开心,就不和你计较了。”
禹馀道人冷笑得痛快,木道人和花道人则是神色愁苦得差点要哭了出来。
原本要离开的清微道人又留了下来,他坐在九龙辇上,面沉如水,静静的看着木道人和花道人。
木道人、花道人犹犹豫豫的一直不吭声。
轻轻的喘息了一声,禹馀道人额头上一道冷汗流下,他瞪大了眼睛,逐个将太阳真符打入了剑胚之中。鸿蒙剑胚上金光大盛,九个漩涡迅速化为九团炽烈、刺目的金色符文。
万里香风平地而起,吹得下方流焱海动荡不安。
长叹了一声,木道人摇了摇头,双手向前一抓,顿时一道难以形容的光芒在他双手之间浮现。一波波柔韧如水、古老斑驳的光晕从那道光芒中不断扩散开,一道极其雄浑、恢弘的气息充塞天地。
清微道人是不好意思勒索木道人的,以他的身份,收取木道人任何一丝半和-图-书点报酬都有失体统。
木道人和花道人相互望了一眼,神色愁苦得脸上每一条皱纹都要滴出苦胆汁来。木道人愁眉苦脸的耷拉着眉毛,苦兮兮的说道:“可怜我门下道场,尽在贫瘠之地,贫道好容易深入鸿蒙,这么多年来,所得的品质最高的一件宝贝,也就是……”
掂了掂手中剑胚,禹馀道人由衷的感慨道:“四十九道鸿蒙宝禁,而且自带九道先天灵符禁位,好宝贝啊,好宝贝。好,好,好,剑胚虽然成了,却还没孕育出剑灵,更没有孕育出自身剑意,这是极好的事情!”
强忍着灵魂中的畏惧和身体上的不适,姬昊定睛向木道人双手之间的光芒望了过去。
四色剑气顶天立地,禹馀道人站在剑阵中,神态潇洒、雍容从容。
想想也是,木道人不知道修炼什么神通秘法,从一片混沌中招惹了这些可怕的魔头降临。
禹馀道人笑呵呵的一把抓出,这柄造型古朴厚重的颀长长剑就到了他手中。
禹馀道人手指一勾,姬昊胸膛裂开一条大口子,大片精血喷涌,迅速喷http://m.hetushu•com入了犹如一团金色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的九阳荡魔剑中。
禹馀道人向清微道人笑道:“二哥,帮一把忙。这一道混沌剑气是你赏给姬昊的,正好将这一道混沌剑气化为剑灵,还省去了姬昊祭炼的功夫!”
清微道人声色俱厉的呵斥了一声:“两位道友?”
禹馀道人笑呵呵的看着木道人,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如此,我这就去天外,找老师道宫去砸门。哎呀呀,纵放域外魔头肆虐本界,这个罪名,啧啧,想起来就让道爷神清气爽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九颗小太阳悬浮在禹馀道人掌心,这是禹馀道人以无上法力,从盘古世界太阳光芒中凝聚出的九大太阳真符!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他好像被扒去了所有衣衫,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好像肉体都变得和普通凡人一模一样。一柄足以撕开整个世界的巨大神兵高悬虚空,神兵的锋芒正锁定了自己脆弱的身体,随时可以将自己彻底抹杀。
那是一道说不出是什么颜色,好似包容了时间一切色彩,却又混沌一团的奇异光芒。